论荣剑先生的“相由心生”

杨昭友 2018-02-07 浏览:
按照荣剑“相由心生”的观点,生的美的,一定心地善良,善良就能得善终。顺此逻辑,我查了历史上的美男子:史书记载,潘岳因发动政变阴谋败露,与晋朝有名的依靠杀人越货发财的大富豪石崇一起被诛灭三族。唐朝的张昌宗、张易之兄弟并无才能,只会阿谀奉承,陷害忠良,做武则天的“面首”,天网恢恢,二张兄弟还是恶有恶报。常说以史为鉴,意思就是拿历史当做镜子,来看看现在。今天我拿这历史的镜子,照了包括荣剑先生在内的几位美男子,也难免为几位悲从中来。

朋友转来荣剑先生近日写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国家的面相》,副标题是<右派很帅,左派很丑?>。并举了几个例子:"比如司马孔戴几位左翼人士,和贺卫方教授许章润教授张千帆教授相比,颜值真不在一个等级上。不说歪瓜裂枣和高大帅这类修辞对比,就拿陈佩斯和朱时茂演的小品说事吧,谁做导演,都会把司马孔戴这几位派去演陈佩斯那类的角色,而贺许张教授,即使穿上坏人的服装,那也是朱时茂说的,怎么看也是一个地下党员吧。"

论荣剑先生的“相由心生”

我这里不评论荣剑先生所列的几个人是美是丑,只佩服荣剑先生火眼金睛,居然看出贺、许、章、张等美男子是地下党,这比称“第五纵队”雅致多了。这才是荣剑先生文章的价值所在。

从荣剑先生的语气来看 ,先生应该是在美男子行列。荣剑对左深恶痛绝,因为左就必然丑,如果自己长得丑,那不无地自容了?所以结论,荣剑先生是美男子。

按照荣剑“相由心生”的观点,生的美的,一定心地善良,善良就能得善终。顺此逻辑,我查了历史上的美男子:

一,潘岳(安)。人们常用“貌比潘安”来夸赞一个男人的美貌,潘安俨然成了千古美男的“代言人”。“相由心生”,潘岳一定是积了大德,才能有如此美貌,有大德之人必有好报。然,潘岳的结局怎样呢?史书记载,潘岳因发动政变阴谋败露,与晋朝有名的依靠杀人越货发财的大富豪石崇一起被诛灭三族。

二,唐朝的张昌宗、张易之兄弟,身材修长,皮肤白皙,姿态优美,音乐技艺多数通晓。其实张氏兄弟并无才能,只会阿谀奉承,陷害忠良,做武则天的“面首”。按荣剑先生“相由心生”的逻辑,如此美貌之人,也是积德之人,也能善始善终。可是天网恢恢,二张兄弟还是恶有恶报。神龙元年(705年),张柬之、崔玄暐等人率领羽林军迎接皇太子李显进宫,到迎仙院处死了张易之、张昌宗,他们的哥哥张昌期、张同休、从弟张景雄都在天津桥斩首示众,万民欢欣雀跃,将他们的尸体一块块地割下来拿走,一个晚上就割光了。获罪流放贬官的几十人。

看来不是相由心生,而是恶有恶报。

常说以史为鉴,意思就是拿历史当做镜子,来看看现在。今天我拿这历史的镜子,照了包括荣剑先生在内的几位美男子,也难免为几位悲从中来。

论荣剑先生的“相由心生”

荣剑先生说李鸿章暮气沉沉,而伊藤博文气宇轩昂,目光如炬,令人生畏。话题一转,谈到今天,却说具有“三个自信”的是恶相,哈日舔美、祸乱国家的反而是善相;对美国鬼子怒目圆睁是凶相,对美国鬼子笑容可掬,是慈眉善目,是美男子。恐怕汪精卫也没有如此理直气壮。

笔名“千钧棒”的作者发表了《评荣剑、邓聿文围攻周新城——兼谈消灭私有制问题》,这本是学术争论,结果,也被引申到相由心生上:“再回到右帅左丑这个话题,前几天我写了几篇文章,批评周新城教授的消灭私有制论,也评论朝鲜问题,谁知引来一位名叫“千钧棒”的左客文章,字里行间都是杀气腾腾,充满文革语调,非将我打倒不可,再踩上一只脚,让我永世不得翻身。有朋友转来此人的文章,我回复说,这人就是一个懦夫,连真名都不敢署,心地猥琐不堪,怎么可能会有一个人样!”

“千钧棒”是法名,是用来震慑妖魔鬼怪的,魑魅魍魉闻之丧胆,唯恐避之不及,哪里还敢迎战?所以除了诅咒只有诅咒。至于用笔名,就“心地猥琐不堪”?鲁迅、巴金、茅盾都是大家熟知的笔名,难道这些大师在荣剑眼里也“心地猥琐不堪”?当今有个笔名叫“方方”的,在文坛上非常活跃,荣剑先生不是把她也一起骂了吧?

附荣剑原文链接:http://t.cn/R8mCnfp

【杨昭友,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战士杨昭友”】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杨昭友
杨昭友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