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字塔社会”的黑如何标本兼治?

孙锡良 2018-02-04 浏览:
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再进一步推进,又可以得出新的良性改革要求:中国必须想办法在溶化塔底的同时调整塔顶,让两头变得越来越小,让中间变得越来越肥,最终变成一个橄榄状或者说椭圆状。即便是橄榄型社会,仍然会有少量黑恶势力,美、日、欧等国家的中产已经超八成人口,黑社会仍然存在,不可能灭绝。未来的展望:当整个国家的人口都居于圆形系统结构时,理想主义时代才可认为得以实现,黑恶方能真正绝迹。

“金字塔社会”的黑如何标本兼治?

前几天,有关“打黑”的事情,我写了篇文章,有些人说我用“打”字不合适,说应该用“扫”,说打的范围小,扫的范围大,扫黑可以扫干净。

怎么讲呢?我认为这些朋友可能中了孔乙己之毒。用个“扫”字就意味着下决心要除干净?你信,我不太信。

一个国家,黑恶势力分布及数量多少一方面与民主法制有关,更大的方面则跟社会结构有关。民主法制的民意集中度越高,黑社会势力越弱,民主法制越脱离人民,黑社会越猖獗。社会结构对黑社会分布及治理有着更大的影响,如果要做到最大限度根治黑恶势力,我们必须首先分析清楚当前中国的社会结构。

总体上讲,社会结构分三种:

一种是哑铃型结构,两头大,中间细,这类结构是最坏最病态的结构,一般只在某些小国出现;

一种是橄榄型结构,它是较为理想的结构,一般发达国家都呈现这种形态;

一种是金字塔型结构,发展中国家多呈这种结构。

中国,目前应该属于标准的金字塔结构。

再对中国金字塔进行粗象分层,应该是:

塔顶:超过500万人占据着金字塔最顶端,这部分人的流动资产都超千万,它由商人、官员、亦官亦商和部分非官非商组成。这部分人不只是手握财富,还掌握着规则、法律、政策、舆论主导权。

塔中:如果按国际标准,西南财大统计的中国中产阶级人数只有2亿多人口,但中国人民大学按自己的统计方法统计出来的中产人数远比这个数据高,接近可达5亿人。不管哪个数据准确,总之,中国中产以上的群体不占人口多数。

塔底:扣除上面两部分人,剩余的也就是塔底的组成部分了,绝对超过8亿人口,这部分人的庞大规模构筑了一个非常牢固的金字塔底。

在“金字塔社会”的基础之上,我们再分析中国黑恶势力的分布与治理就比较有现实意义。

我个人是这样分析的:

中端:金字塔中端的部分属于比较和谐的中产群体社会,这个阶层中内含的黑恶人员相对微小,绝大部分人都追求健康、和谐、安逸的生活,综合素质平均水准较高。

底端:“低级暴力型黑恶”沉淀到塔底,这类黑常常表现为能力相对较低、手段相对暴力,最大的危害通常集中在底层群体,属于底层人之间的互黑互害,面很广,其危害毒性向金字塔上端的扩散性不强。此类黑简称“低级黑”。

顶端高级隐蔽型黑恶”升华到金字塔顶,这类黑通常表现为能力相对较强、手段更为奸诈、毒性更为深远,有时甚至是举着“大旗”放黑毒,它引起的危害具有向下层沉降性,多数不是顶端互害,它施害的对象是中层和底层。此类黑简称“高级黑”。象泛亚、e租宝、钱宝网、各类大贪官、各类神奇帝国等都属于高级黑范畴。富人增多,并不是坏事,它代表中国经济及社会发展的物质进步,但这里面隐含了相当多欺骗陷害中低层人的“高级黑”,中国人绝不能仇富,但也不能容忍权贵黑恶。

在准确对黑恶性质进行分类以后,打黑或扫黑就可以制定不同的方案,简单讲,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实现标本兼治:

普式治标法:见一起,打一起,即所谓的“扫”,老百姓见不着的就很难打,百姓若不举,官方是很难穷究的,执法力量和执法成本都是制约。治标是治本的前路,是必经之路,不可或缺。

针对“低级黑”的治本法从战略上制定底层人向中产阶级扩容的路径,底层黑虽有天然之恶,但更多还是因为底层的困境未得到根本改善,中产阶层黑恶较少的相对柔性就是比较好的明证。如果继续扩大两极分化,让金字塔底不能快速溶化的话,即使把基层政府和警察累死拖垮也不会有多大改观,顶多只有短期效应。我对农村近些年出现的所谓文化复兴不抱太多正面评价,我也不主张国人有过重的乡村繁华情结,我感觉目前的农村文化复兴主要表现为家族文化、迷信思想、黄赌毒、陈俗婚丧喜事等封建糟粕文化,而不是传统中国文化的优秀成分,这类“复兴”本身就会带来大量的农村封建式黑恶。因此,我认为再次振兴农村的提法值得商榷,我希望农村规模能尽快萎缩(这与很多留恋乡村的同志截然不同),规模萎缩并不与爱护真正的农民相抵触,未来对农村的建设思路应该是小而精美,而不能再重复大而空洞,妥善规划“农民市民化”应该坚定有力,不必搞进二退三。

针对“高级黑”的治本法反官场腐败、反资本腐败、反法外“创新”三管齐下。反官场腐败力度看起来大,但还不敢说全面彻底;反资本腐败有些苗头,但没有铺开,更没有严打,前面的路还很模糊;反法外“创新”暂时还没有人关注,相当多的金融创新其实就是骗局,当创新的地位太高时,黑恶也可以混杂其中,甚至还可能被保护,已经表现为层出不穷的欺骗性。

综合起来看,打“高级黑”的难度远超打“低级黑”,随着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塔底在不断地演化递升为中层,底层变小的过程也是“低级黑”萎缩的过程。但是,“高级黑”则相反,越高速发展,越是失衡性发展,塔顶还会不断膨胀,部分中层会挤进塔顶,这样,即使有打黑,“高级黑”还是有可能不降反升,只是表现更为隐形,它的危害面还是顶层之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孙锡良
孙锡良
中南大学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