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问西东》为何不讲清华真正的脊梁?——被其遮蔽的清华历史与精神

程清 鹿野 2018-01-29 浏览:
这部影片所颂扬的历史和传递的亲美、亲蒋精神并不是清华主流进步人士的历史和精神,恰恰是清华主流进步人士长期与之斗争并试图彻底改造的东西。如清华朱自清教授拒绝吃美国食品,最后饥饿重病而死。从一二九运动中走出来、浴血奋战、为中华民族探索出真正民族独立解放道路的蒋南翔、熊向晖等志士,都比沈崇诲更具有代表性,更能代表民国时期进步清华学子的面貌与精神。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无问西东》成为近期媒体追捧的对象,据说是当年向清华大学百年校庆的献礼。然而,许多清华校友并不买账。

我们知道,清华大学的成立背景暗含美国对中国人的精神控制,即与生俱来带有“买办性”,对此,但凡是正常的中国人都会有所反思,乃至如被鲁迅先生称为“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的梁实秋都对“清华是于耻辱的状况和惭愧的心情中建立的”这一现象表示要有所“警惕、心寒、惭愧”。一百多年来,广大清华进步学子和进步教授一直在同清华的“买办性”做斗争,由此产生了另一种可歌可泣的民族的、自强的、革命的清华精神,这与美国所希望塑造的亲美、崇美、媚美、殖民地化的清华精神根本对立。

《无问西东》最让许多清华校友失望的地方在于,影片浓墨重彩地渲染了后一种精神:美国大兵形象高大,协助清华爱国学子抗日,美国传教士救助贫民,带领中国穷苦孩子唱赞美诗后雨过天晴……清华爱国学子的报国途径,无论精神上还是器物上,似乎都只有作为美国的跟随者这一条路。

显然,影片遗忘了清华的蒋南翔,遗忘了熊向晖,遗忘了姚依林,遗忘了宋平,更遗忘了属于清华人主导的轰轰烈烈的一二九运动,遗忘了中国人自己独立的抗战和救国之路。

《无问西东》为何不讲清华真正的脊梁?——被其遮蔽的清华历史与精神

一、《无问西东》采用了国民党编造的文宣

在遗忘大量清华进步人士和进步运动的同时,影片讲述了一位国民党富家子弟沈光耀在美国军队训练下热血报国的故事,突出了这位国民党精英后人的出身优越,才智卓绝,忧国忧民,最后悲壮赴国难——撞击日舰。影片中民国时代的画面阳光、明亮,这与新中国的画面阴暗、昏黄形成鲜明反差,似乎诉说着清华的灵魂在那动乱的时代。

沈光耀的原型是抗战中牺牲的飞行员沈崇诲,清华校友,父亲沈家彝先后担任晚清刑部官吏和民国大法官,祖父沈味兰为张之洞幕僚。

事实上,沈崇诲并没有撞击日舰,而是驾机“失踪”在日军当天的交战记录中,并无日舰被中国战机撞击的记载。从台湾公布的抗战史料来看,将沈崇诲列为失踪人员,下落不明,可见国民党军方也不认可沈崇诲的撞机说。如今南京市政府官网的“抗战英烈录”提及沈崇诲时,已改变了撞击敌舰说:

【“轰炸任务执行完毕后,904号机失踪,事后判定为牺牲。沈崇诲牺牲之后,衍生出其驾驶飞机冲击敌舰的传说并且广为人知。”】

《无问西东》为何不讲清华真正的脊梁?——被其遮蔽的清华历史与精神

沈崇诲驾机撞向日本“出云号”军舰,是国民党为提振士气而编造的文宣。撞舰事迹被拍成《笕桥英烈传》等电影,新闻报刊大量传播,国军高级将领白崇禧等多次引用,甚至在1960年写进了台湾的小学教材。直到2015年的民国空军纪录片《冲天》,仍然含混地叙述沈崇诲“撞击”(而非撞沉)了“日本军舰”(未提是出云舰)。

可见,沈崇诲在国民党文宣中的地位,与黄继光、邱少云、狼牙山五壮士、毛岸英等烈士在中共宣传中的地位相似,其中重要的区别是,后者的故事都是真实发生、确切可考的,而前者则存在杜撰。但是,在今天的媒体报道中,沈崇诲被大肆宣传鼓吹成“中华民族真正的精英”、“脊梁”,而邱少云等人的事迹不但长期被一些公知大V竭力否认,甚至扣上“挂炉烤鸭”、“烤肉”等名号予以谩骂戏谑。这些公知媒体,一碰上国民党抗战文宣,就失去平日所自我标榜的思想独立之精神,其鲜明的政治立场和卑劣的学术品质令人叹为观止。

《无问西东》为何不讲清华真正的脊梁?——被其遮蔽的清华历史与精神

沈崇诲作为抗战中牺牲的作战人员,固然值得纪念。但把国民党编造的文宣写进清华校史,甚至拍进电影作为清华民国历史的一个缩影广为宣传,也是对牺牲人员的一种抹黑和亵渎。至于电影为什么要采用这一早被辟谣的国民党文宣,恐怕与其想要传达的“美国中心”、“精英至上”等中心思想有关。

《无问西东》为何不讲清华真正的脊梁?——被其遮蔽的清华历史与精神

二、《无问西东》所遮蔽的清华主流进步学子的历史和精神

要真正反映民国时期清华学子所展现的思想独立与民族大义,要宣传清华学子为中华民族探索出路所做的贡献,并非无人物可写,也并非无重要运动可叙。只是如果照历史真实去讲述,恐怕总要点明中国共产党人的贡献,总要讲透美国与国民党对清华爱国学子和爱国运动的破坏性作用。这是否是《无问西东》所要回避的呢?

在美国的主导下,早期清华大学对于爱国学生运动的镇压是比较严厉的,像长期在清华的潘光旦就曾回忆说:

【学校与外交部主管人,在对付学生运动时,总是拿这一层来挟制积极参加运动的人,停止或延缓他们出洋的“权利”。这对学生运动无疑地起了有力的分化作用。例如1921年初,清华学生为了响应城内各大学的某一次运动,曾决定不出场应学期考试,称为“同情罢考”,为此,1921与1922两级学生都受到了缓一年出国的惩罚,即前者展缓到1922年秋,而后者到1923年秋,才许放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