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芳华》到《风筝》

师伟 2018-01-26 浏览:
《芳华》和《风筝》是一丘之貉,都在用文艺的形式在制造谎言,妄图颠覆美好的东西。以前毛主席讲“利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如今“利用电影反党、是一大发明”、还有“利用电视剧反党、是一大发明”。《芳华》是在胡说建国后的历史,《风筝》则更进一步、胡说建国前和建国后的历史了。文艺界乱象,可见一斑。

从《芳华》到《风筝》

2017年上半年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大热,一时间赞誉之声四起,被誉为“尺度最大的反腐剧”,中间夹杂着老戏骨们抱怨小鲜肉们酬劳过高,引发了一波又一波的话题。

很多网友私信建议我写写这个剧,但我觉得可以再等等,等冷下来再写会更好,因为人在激动的情绪中是无法客观分析事物的。

现在终于可以写一写了。

如何评价《人民的名义》?结论我先不讲,先说明一下什么是文艺——毫无疑问影视是文艺的一种。

同所有的文科定义一样,文艺有多种描述、毕竟专家们要靠炒作概念来吃饭嘛。

网上较为流行的解释是这样的——文艺 Literature and art:文学和艺术(含表演艺术),是人们对生活的提炼、升华和表达。文艺是陶冶人的人格及其生态的载体、是人心灵的养分。为人类的教育与发展不间断的提供参照。人类社会通过对文艺的传承和提炼,不断提高文明的高度。

坦白讲这个定义偏啰嗦、偏抽象,但我们仍然从中得出结论:好的文艺是帮助受众产生积极的、向上的、乐观的情感的,因为文艺是人们对生活的提炼、升华和表达,要来自生活但高于生活。

也就是通常人们希望文艺让自己更加愉快、更加进步——道理很简单、没人愿意耗费时间花钱买罪受。

现在依据以上标准,你觉得《人民的名义》怎么样?

很简单,如果你看完《人民的名义》后对反腐更加有信心,那就是一个好剧;如果你看完《人民的名义》后对反腐更加失望(剧中好干部是少数,领导们裙带发达、盘根错节),那就不是一个好剧。

从《芳华》到《风筝》

所以说得更加精炼一些,好的文艺符合这样的整体框架标准:凤头、猪肚、豹尾。

具体讲开场靓丽、引人注目,过程翔实、言之有物,结尾有力、催人上进——这是我们老祖宗对好文章的评判标准,同样可以拿来检验文艺作品的成色。

也就是看文艺作品的正确方法是首先搞清整体上是如何构建的、在传递什么样的价值观、受众被如何影响了,其次再看细节才是有意义的,否则就盲人摸象了。

这套东西以前我们很熟练,现在被美国人学会了、反而被我们的文艺工作者丢掉了。

不信的话看看美国大片,哪个不是在鼓吹美国光明伟大?哪个不是在宣传美国是地球的领导?哪个不是在政治正确?

即便类似《第一滴血》这样揭发美国黑暗的片子,虽然原著小说结尾是兰博死了,然而受众更广泛的电影给兰博安排个光明的结尾、而不是让兰博死掉或到残废了到什么城市去蹬三轮给警察打,暗示整个美国社会还是在维持公平正义的。

从《芳华》到《风筝》

而我们的导演们在拍什么?《菊豆》、《活着》、《无极》、《归来》、《金陵十三钗》、《我不是潘金莲》等等,总之,怎么黑暗怎么来,怎么说中国不行就怎么来,怎么打击中国人信心就怎么来,怎么讨洋人欢心就怎么来。

当这些伎俩被人抱怨的时候,就恶狠狠地咒骂观众垃圾——

从《芳华》到《风筝》

好了,以上我们解释了如何评价文艺作品,现在来看看《芳华》。

首先,从整体上而言,你觉得《芳华》传递了什么样的价值观?或者说你看完《芳华》有什么样的感觉?

是不是觉得那个年代很荒唐?

是不是觉得参军入伍没意思?

是不是觉得为国战斗不值得?

是不是觉得芳华年代被糟蹋?

是不是觉得整个社会不公平?

……

我说得没错吧?

那你觉得这是个好片子吗?

其次,看细节。

《芳华》改编自严歌苓的同名小说,严歌苓1958年出生在上海的一个书香门第,12岁考入成都军区歌舞团跳芭蕾,15岁就追求有妇之夫(一位30岁的军官)、为此写了数百封情书——这个注定失败的追求被她称为“时代的痛楚”,此后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1986~1989),然后远走美国、打工读书,1992年嫁给美国的一个外交官,日后入籍美国、从事她的写作生涯。

网上有不少对严歌苓个人的溢美之词、散发着浓浓的小资情调,然而稍有历练的人都能看清严歌苓的本质:怨妇!

看看面相、有感觉吗?即便是不懂面相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哀怨、失落——

从《芳华》到《风筝》

严歌苓的经历其实就是因爱生恨、成为怨妇,很像金庸《天龙八部》的中的马夫人。

是的,从小生活在上海的文艺家庭、12岁就到了军队,如果顺利发展的话、前途不可限量,然而因为没处理好个人感情,人生高开低走、远遁异国、哀怨腹诽,这不是怨妇是什么?

一个人看世界的方式跟社会地位、经历很有关系,所以毛主席说:每个人都在一定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

固然有人能突破阶级的限制、但这种人少之又少。

就如张爱玲作为一个汉奸婆子只能写虚幻的风花雪月、市井流俗、看事情只能在生理的角度(所谓“到女人心里的路通过XX”,具体自己查去吧),眼光不可能到民族大义、心怀天下的高度。所以张爱玲只能写《色戒》这样的东西,不可能写出歌颂抗日志士的作品。

显然严歌苓作为一个怨妇只能把她最美好的文工团岁月写得下场悲惨以自慰——你看,大家都没好下场,所以现在我也这样也是正常的嘛!

来源 : 微信公众号“现代质量”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师伟
师伟
中国质量协会学术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