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承晋:是“劝诫”美国“让渡”网络霸权,还是“说教”中国放弃网络主权?——“三视角”理论基点的孰是孰非、大是大非

牟承晋 2018-01-25 浏览:
2016年8月,《三视角》一文的作者就在“第四届中国互联网安全大会闭门论坛”发表了《三视角下网络主权的对立统一》演讲。2017年12月,美国国防大学《棱镜》期刊几乎是与《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同步出台发表了这篇文章,应该不是巧合。一方面将中国列为主要对手,一方面赞誉中国女将军一年多前的“三视角论文”“代表了《棱镜》杂志的最高成就”。典型的“大棒加胡萝卜”,充分显示美国从未放弃威慑中国的战略与笼络、策反中国的策略并举。美国挑起中美对抗已成一触即发之势,有人竭力为美国背书。难道不是吗?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共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牟承晋:是“劝诫”美国“让渡”网络霸权,还是“说教”中国放弃网络主权?——“三视角”理论基点的孰是孰非、大是大非

中国信息安全杂志全文翻译转载了美国国防大学《棱镜》期刊(2017年12月出版)刊登的《三视角下网络主权的对立统一》一文(以下简称《三视角》),并介绍说:“这是《棱镜》杂志历史上首次刊登来自中国的网络空间秩序和治理观点”,美国哈佛教授玛丽莎(小布什、奥巴马时代白宫网络政策协调官)“非常恳切地请求……将该文章作为论文推荐给美国国防大学《棱镜》期刊发表”,“该论文被《棱镜》主编称为代表了《棱镜》杂志的最高成就”,“美国联合参谋部副主席保罗J席尔瓦将军 (General Paul J. Selva)特意为本期杂志写了前言。”[i]

这其中,被美国人盛赞的《三视角》一文作者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原总参某部的退役女少将。美国方面,玛丽莎(Melissa Hathaway)是美国波托马克政策研究所(Potomac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的主要成员。波托马克政策研究所是美国研究网络空间威慑理论的重要智库,一贯主张美国政府应清晰地划出“红线”,明确宣示网络威慑政策,并曾为小布什政府出谋划策,提出“量体裁衣式威慑”(tailored deterrence)概念。

保罗J席尔瓦(GeneralPaul J.Selva)上将,是奥巴马任总统时提名的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美国部署核巡航导弹的坚定支持者,他认为,“无论你用何种衡量指标夸大核武器的重要性都不为过”。

隶属于参谋长联席会议的美国国防大学,是1976年创建的美国最高的综合性军事学府,主要任务是对美国的国家安全重大问题进行专业军事教育和研究,培训贯彻国家防务政策、履行指挥和参谋职责、制订国家战役计划、管理国家安全资源的高中级专业人才。

笔者对《三视角下网络主权的对立统一》一文的观点存有质疑,在此与文章作者商榷。

一、“三视角”是基于多元前置“假设”的假设

“三视角”理论首先质疑网络主权问题。文章作者承认“网络主权问题在网络空间国际规则中有着特殊的重要性”,随即笔锋一转提出,“如何才能让传统主权这个概念在网络空间全球化时代以更加科学的内涵和表达获得最大公约数和认同度?” 作者推出了一个网络空间全球化时代存在传统主权和非传统主权的“创新”命题。

传统主权和非传统主权的定义、概念、联系与区别是什么?作者没有说。她是假设网络空间存在着传统主权和“非传统主权”这一对矛盾么?她应该清晰地告诉我们,什么才是“非传统主权”?传统主权和“非传统主权”是不是矛盾体?其矛盾的症结和焦点究竟是什么?

她说,“‘三视角’理论是从国家、国际、国民‘三点’出发,引出三个边界条件,在稳定的三角形共视区内将网络空间分成‘三层’——基础层、应用层、核心层。”这个由社会科学范畴将我们导入自然科学领域的思路,是“科学”的对应推论?还是她的又一个假设?

她说,国家、国际、国民是网络空间的三大行为体。可是,“三大行为体无论处在哪个时代,从来就不是平等共存的。就国家而言,强国与弱国、大国与小国、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存在太多的不平等、不平衡,不能笼统地混为一谈。从国际来看,国际化只是全球化的一个方面,各国经济、政治、文化的包容共存,全球化与反全球化的对立并存,是当今国际社会的普遍现象。国民更是由多民族、多信仰、多文化、多层次、多追求、多理想的人类群体组成,不可一概而论。

她应该明白,三大行为体是构成网络空间上层建筑(包括政策、法律和控制权等)的必须和必然要素,并不是构建与发展网络空间经济基础(如围绕数据资产衍生、发展、强化的网络技术物理结构基础层、应用层与核心层)的直接条件。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相互作用、相互影响,是对立统一的矛盾,但无论如何,上层建筑不等于、也不可取代经济基础;经济基础如果混搭在上层建筑的框架与范畴之内,冠以上层建筑同等的层面以及存在与发展的条件,必然直接滋生腐败。

看来,她的“三视角”理论,一是假设网络空间存在传统主权和“非传统主权”,假设网络空间存在“主权”矛盾;二是假设国家、国际、国民三大行为体的平等共存,网络空间技术物理结构分成了基础层、应用层与核心层,并假设存在三大行为体与“三层”技术物理层面的“结构性”矛盾;三是假设在前述主权矛盾的假设和结构性矛盾的假设前提下,“三视角”理论是(主观而不是客观)存在的;因而一系列矛盾假设得出了“假设”的结论:“三视角是解决矛盾的重要途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牟承晋
牟承晋
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