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筝》中的信仰为何让人感觉别扭?

鹿野 2018-01-13 浏览:
当下《风筝》等谍战剧丢掉了普通劳动者,无视社会主义新中国实现了人民群众当家做主的事实,把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的原因简单归结于几个精英人士的“信仰”带来的“洪荒之力”时,路子就已经完全走错了,也严重违背了基本的历史事实。或者说,这种历史观本身就证明了他们并不真正信仰共产主义。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风筝》中的信仰为何让人感觉别扭?

近来,电视剧《风筝》大热。一些人欢欣鼓舞,认为《风筝》当中突出了对信仰的追求,但是更多的人却总觉得有点儿别扭,感觉其中主人公的信仰似乎没有道理。但是不管怎么说,“信仰”的确是现在影视剧里越来越多的一个主题。笔者也想就此简单的谈谈自己的看法。

一、信仰从来不等于高尚

现在社会上不少专家与果粉经常说一句话:“共产党有信仰,国民党也一样有信仰”。更有不少基督徒动不动得意洋洋的表示:“我有信仰,你有吗?”

然而,这种将“信仰”简单等同于“高尚”的调子是十分荒谬可笑的。列宁曾经在《社会主义与宗教》一文当中指出过,在资本的统治下,宗教的实质是剥削者对于劳动者一种残酷的精神压迫,“信仰”的广泛流行就好像毒品的广泛流行一样。一旦摆脱了这种所谓信仰的束缚,劳动者就解放了一半:

【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宗教是一种精神上的劣质酒,资本的奴隶饮了这种酒就毁坏了自己做人的形象,不再要求多少过一点人样的生活。但是,奴隶一旦意识到自己的奴役地位,并且站起来为自身的解放而斗争,他就有一半已经不再是奴隶了。现代的觉悟工人,受到了大工厂工业的教育和城市生活的启发,轻蔑地抛弃了宗教偏见,把天堂生活让给僧侣和资产阶级伪善者去享受,为自己去争取人间的美好生活。】

从历史上看,绝大多数坏事儿恰恰是那些“有信仰”的宗教信徒们干的。比如说当年英国的清教徒刚到美洲时饥寒交迫、难以生存,是那些没有什么宗教信仰的印第安人出于淳朴的感情帮助了他们。然而,这些有信仰的基督徒反过来便对印第安人实行了种族灭绝,表示印第安人的帮助其实不过是上帝的恩赐,上帝还指示他们应该消灭印第安人这些不信仰基督教的人。把印第安人杀的差不多之后,这些有信仰的基督徒还设立了一个感恩节每年进行纪念上帝的功绩。试问,今天社会上那些单纯为自己小日子打算而没有什么信仰的人,有几个能干出这种事来?

再比如说,中国近代史上那些“有信仰”的国民党死忠者所干的罪行同样令人发指。像中央苏区一共只有300万人口,红军长征之后竟然有80万人被国民党死忠信徒屠杀。在抗日战争期间,花园口淹死的人数远高于南京大屠杀,抓壮丁逼死得人数远高于被日军打死的。在国民党溃败之时,几乎每一个城市都有一些国民党死忠的信徒企图在逃离前把城市工厂和基础设施统统炸毁。正是由于这些国民党死忠信徒的努力,才导致了旧中国几十年人口不增长的奇迹。

《风筝》中的信仰为何让人感觉别扭?

《风筝》中的信仰为何让人感觉别扭?

至于国民党上层那些三民主义与基督教的双重信徒,干出来的事儿就更加令人匪夷所思了。比如说,蒋介石有一句名言:“中国亡于帝国主义我们还可当亡国奴……若亡于共产党,则纵肯为奴隶亦不可得。”更有甚者,宋美龄在接受电视节目采访时居然公开表示支持美国人用原子弹炸平大陆,这可绝不是出于自己小日子盘算的普通人能干出来的事儿:

【蒋夫人适在美国,在电视新闻中,有记者问蒋夫人,美国若以原子武器炸中国,中国人民将有何种反应?夫人答日,中国人民久苦于共产“暴政”,“将会欢迎美军之动用原子武器”,云云。这次电视访问,笔者便在当时的电视节目中,亲见亲闻。其时华裔小区对此一新闻之反应,见仁见智,也颇为热烈也。
陈冠任著,《蒋介石在台湾 揭秘蒋介石退居台湾后的真相》东方出版社,2015.04,第323页】

所以说,信仰从来不等于高尚,甚至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有信仰的人比没有信仰的人要卑劣得多,不但可以肆无忌惮的干出种种令常人匪夷所思的罪行,干完之后还自鸣得意。当然,这并不是说没有信仰只为自己的小日子打算就是应该被推崇的,关键是信仰什么,信仰的对不对。

二、共产主义从来不仅仅是一种信仰

方志敏烈士在就义之前有一句名言:“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也就是说,共产党人绝不是为信仰而信仰,为了寻找一个精神寄托而信仰共产主义,而是因为共产主义说的对,是科学,是真理,所以才去信仰。这句名言虽然很简短,却明确的划分了共产主义信仰与过去一切信仰的区别,所以也遭到公知们特别忌恨,作为攻击的重点对象。

正是这个缘故,真正的共产党人从来不会脱离科学空谈信仰。我们之所以要信仰共产主义,是因为共产主义揭示了人类社会历史特别是近现代社会的发展规律。概括的说起来,就是以往的一切阶级社会虽然存在剥削阶级与被剥削阶级的巨大鸿沟,但是在小生产的条件下,二者之间仍然是存在着较大流动性的。相反,到了近代资本主义社会之后,社会化大生产形成了密不透风的罗网,几乎堵死了一切普通劳动者的上升通道。资本攫取剩余价值的规律导致普通人承受的生活压力越来越大,最终无可避免的引发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的暴力革命。也就是170年前《共产党宣言》中所说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