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总结与2018年展望:拉美进步主义继续与新自由主义较量

阿德里安·索特罗·瓦伦西亚 2018-01-12 浏览:
2018年将是确定帝国主义右派的力量和进步的或反对资本主义的左派的力量之间激烈碰撞的一年,后者主张建设符合在世界各地区和国家范围内人民和无产阶级的战略利益的一个新世界,它们可能引导或建立进步类型的现状,实施新的发展主义色彩和社会介入国家的政策,或者说推动具有新的征兆的反对资本主义和反对帝国主义的计划,也就是说组建社会主义类型、自由的和社区的新的经济--社会构成。

进步的政府的危机在于在资本主义制度的限制内自我堵塞,因此成为制度的矛盾本身:世界经济危机的受害者,原料出口价格的下跌,社会计划所依靠的财政收入下降,生产的停滞,其后果是增加贫困、失业和犯罪等。

最富有戏剧性的情况是委内瑞拉的形势,那里存在三位数的通货膨胀率,必需的产品明显供应不足,只是由于保持国家向家庭提供社会援助的中等速度,情况才没有变得更坏。尽管形势严重,通过国家向私人企业提供外汇,保持一个进口的系统,没有将银行国有化。因此,作为玻利瓦尔进程敌人资产阶级的购买力保持没有变动,这个资产阶级曾进行破坏和支持政变。

拉美进步政府已经经历15年,拉丁美洲国家继续是原料的单一出口国家;资本主义的经济由寡头精英们控制,劳动者阶级突出的问题是就业匮乏,工资低,失业和非正规劳动的指数很高,其结果是贫困,公共服务、医疗和教育的质量低下,暴力的指数缺乏。总之,我们的国家变化很小。

这次在蒙得维的亚辩论的另一个问题是主观的因素或阶级的觉悟,这种觉悟的建设有助于劳动者阶级在通过工会和代表大会一类的机构(如智利阿连德时代工业带的做法)在保卫自己的利益时采取独立的政治行动。

但是在这方面进步政府也犯了“自杀性错误”,不允许独立人士的活动和在阶级的机构内进行民主的辩论。相反,把“客户的操纵”放在优先地位,削弱了为反对资本主义的变革进程提供力量的民众的行动,这也间接地削弱了自己。

这里重温历史上第一次工人革命(俄国革命)胜利的领导人列宁的教导是合适的,在20年代特别艰难的情况下,他采取了一整套对俄罗斯的资本家有利的措施,但是在这里设计继续确定将那个进程作为社会主义进程的界限:“这场革命是社会主义革命。消灭土地的私人所有制,引入工人的控制,银行的国有化,是引向社会主义的其他许多措施,仍然不是社会主义,但是这是把我们大踏步引向社会主义的措施。我们不对农民和工人承诺很快成为一个丰富的国家,但是我们说:被剥削的工人和农民密切的联盟,坚决的斗争,不萎靡不振,因为苏维埃政权将我们引向社会主义”。

(本文原载2017年12月27日厄瓜多尔拉美社网页文章)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