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总结与2018年展望:拉美进步主义继续与新自由主义较量

阿德里安·索特罗·瓦伦西亚 2018-01-12 浏览:
2018年将是确定帝国主义右派的力量和进步的或反对资本主义的左派的力量之间激烈碰撞的一年,后者主张建设符合在世界各地区和国家范围内人民和无产阶级的战略利益的一个新世界,它们可能引导或建立进步类型的现状,实施新的发展主义色彩和社会介入国家的政策,或者说推动具有新的征兆的反对资本主义和反对帝国主义的计划,也就是说组建社会主义类型、自由的和社区的新的经济--社会构成。

这个候选人一旦当上墨西哥总统,统治阶级、国际资本和政府将完全保障邪恶的积累和对劳动超级剥削的模式无条件地延续下去,它具有原教旨主义—新自由主义—依附—新殖民主义的色彩,从35年之前就在墨西哥进行剥夺。当然,这是得到美国政府认可的,它已经选择了一名不是“反对美国的”的候选人,证据是美国国土安全部长约翰·克里对此事发表的声明:“这个时候在墨西哥‘存在许多反对美国的情绪’。如果选举明天在墨西哥举行的话,很可能有一位左派的反对美国的总统。对美国来说这不可能是好事情。”(2017年4月6日《宇宙报》)好吧,首先要问的是,对墨西哥人来说什么是好事情?其次,对墨西哥人来说在美国发生什么事情是好的?

美国国土安全部长这种干涉主义的判决对所有具有反对美国经历的政治--选举事件都可能普遍发生,按照他的说法,这威胁美国的战略利益,在世界上任何地方和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永远推动一名接近美国的候选人、政党或力量。

不存在进步的或不进步的周期,而是力量的对比和阶级斗争

总之,在世界的、地区的和国家的范围内,2017年的事件确认并不存在一个进步的周期或其他类型的周期的论点,如同在拉丁美洲的辩论中断定的那样。不存在政府和进步的力量的耗尽。在进行选举的时候,存在阶级斗争和国家范围内的力量对比;但是并不存在必定无疑的机械的周期强制确定社会、社会阶级和社区的进程和趋势,像有时让我们所相信的那样。比如美国帝国主义这个旧的单边主义者和单一的中心,如果它在叙利亚、伊拉克的军事运动中没有遭到失败,或是处在乌克兰管辖下的克里米亚重新并入俄罗斯时遭到失败,那里可能有一个亲美国的政府。或是美国发动对委内瑞拉的干涉,如同特朗普所宣传的那样,他忽视了国际力量对比现在的性质是多极的和多中心的,在这里一些拥有能够破坏地球几次的核武器的大国在相互作用。

美国的优势地位在下降

美国已经不是世界的火车头;部分继续是这样,但是因为它需要推动其他的大国和世界经济。已经不存在“美国例外论”,也不存在“美国生活方式”和“福利国家”,不存在像罗斯托或弗里德曼等保守派所要求的风格。今天在美国国内所描绘的是出现了贫困、极端贫困、失业、超级剥削和劳动的匮乏化;阶级和种族的暴力实际上已经扩散到所有的城市和社区;毒品的消费、犯罪和数十万人被监禁在私人的监狱里,作为大资本的一项交易因此获得大量丰厚的利润。让成千上万人眼花缭乱的海市蜃楼已经结束了,他们从自己贫穷的欠发达和依附的国家逃出来,现在美国亲身经历如同在他们自己的国家遭受同样的痛苦,但是作为没有证件的移民遭遇种族主义、排外和劳工安全的问题,最后面临身体或精神死亡的处境。关于欧洲松散的民主我们可以说同样的事情,它陷入制度的危机和解体的进程中(英国的“脱欧”和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事件),面临高失业和劳工与社会的匮乏;右倾化,没有进步的社会变革的前景,左派的影响不大,特别是反对资本主义以建设一个新的社会、经济和文化超越资本主义性质的秩序的革命影响不大。

2018年将是确定帝国主义右派的力量和进步的或反对资本主义的左派的力量之间激烈碰撞的一年,后者主张建设符合在世界各地区和国家范围内人民和无产阶级的战略利益的一个新世界,它们可能引导或建立进步类型的现状(委内瑞拉和玻利维亚),实施新的发展主义色彩和社会介入国家的政策,或者说推动具有新的征兆的反对资本主义和反对帝国主义的计划,也就是说组建社会主义类型、自由的和社区的新的经济--社会构成。

(作者阿德里安·索特罗·瓦伦西亚是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拉丁美洲的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和社会学家)

(本文原载2018年1月3日西班牙《起义报》,魏文编译)

链接一:

拉媒:2018年拉丁美洲开放的选举形势

赫拉尔多·萨尔科维茨   魏文编译

2018年对于拉丁美洲来说,将是高度紧张的选举年。对很有分量和影响的场景的确定将标志着重新设计地区的政治地图。

2018年将带来下列国家选举的议程:巴西、委内瑞拉、墨西哥、哥伦比亚、巴拉圭和哥斯达黎加,此外在古巴将产生新的国家元首。在选举中的争夺将预定最近几年重新有活力的保守派的霸权是否巩固,或者说是否开辟可能重新推动进步力量的道路。

“所有战斗之母”

在新的一年,主要的重心无疑将是巴西和委内瑞拉。在南方的大国,前总统卢拉占有舞台,成为主要的得到支持的候选人,他自己和其他人都这样认为。甚至《圣保罗之页报》--当地寡头的代言人--报道,投票给卢拉的意图超过受访者35%。超过退役军人贾伊尔·波尔索纳罗20个百分点,此人是世界极右派发展的另一个象征,被称为“巴西的特朗普”。在巴西独裁政权统治时期建制派拷打迪尔玛(前总统)时,他宣誓成为陆军上校,他特别歧视黑人。其他提名的候选人还有马丽娜·席尔瓦(右翼“温和的生态主义者”)和赫拉尔多·阿克明(巴西社会民主党)。现任总统米歇尔·特梅尔的政党(巴西民主运动党)没有提出自己的候选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