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总结与2018年展望:拉美进步主义继续与新自由主义较量

阿德里安·索特罗·瓦伦西亚 2018-01-12 浏览:
2018年将是确定帝国主义右派的力量和进步的或反对资本主义的左派的力量之间激烈碰撞的一年,后者主张建设符合在世界各地区和国家范围内人民和无产阶级的战略利益的一个新世界,它们可能引导或建立进步类型的现状,实施新的发展主义色彩和社会介入国家的政策,或者说推动具有新的征兆的反对资本主义和反对帝国主义的计划,也就是说组建社会主义类型、自由的和社区的新的经济--社会构成。

2017年是政治--战略摆动的一年,相对地说在全球规模上暂时倾向于右翼的力量。但是在国际领域对于反对体制的力量和左派来说总结是更加积极的,比如在叙利亚由于俄罗斯的支持政府取得了胜利,在伊拉克实现了从本国的土地上根除称为“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它曾威胁要分裂两个国家;以某种方式阻止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朝鲜的恐吓挑衅。曾经设想会出现一个战争的场景,让世界紧张,现在以任何方式在等待之中。

中国重新确认它的世界经济大国的地位,从2010年起成为第一个工业--制造业大国,那一年中国取代了美国的这个地位。通过新的丝绸之路复兴这个历史悠久的国家公元前一世纪发生的第一次贸易革命。中国计划在未来成为世界的经济中心之一。

另一方面,在美国特朗普做到将占居民1%和囤积国家财富的一半以上的亿万富翁的税收改革强加于人,这对大多数劳动者不利,他们不得不放弃被奥巴马医改法案中被剥夺的很有限的福利,有2100多万人失去了这项保险的保护,加上有4000多万人已经被排除在这项社会保险制度之外。凌辱的隔离墙,“圣地的城市”,自由贸易条约的未来都推迟到了2018年。这些将由这位富豪重新推动,为了他所代表的垄断的虚拟资本阶级的利益。由于帝国总统的职务提供的保护,第一种情况(隔离墙)将会获得通过,第二种情况将会解散那个城市,关于自由贸易条约将会重新谈判,如果不符合他的战略利益将会被废除。

拉丁美洲的选举年和争夺中的势力

在拉丁美洲,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制服了得到美国支持的国内和国际反对派的政变图谋,这部分是由于成立了全国制宪大会。在巴西保持了政变的政权,在洪都拉斯是右派的保守政权,在秘鲁、阿根廷、危地马拉和墨西哥保持极右的政权,在其他的因素中当然有北方大国的“许可”。

2018年在拉丁美洲地区的一些国家将举行总统选举、州长和市长的选举:巴西、哥伦比亚、墨西哥、哥斯达黎加、萨尔瓦多、巴拉圭、秘鲁和委内瑞拉。在拉丁美洲的选举棋盘上不同的政治力量将进行争夺,这不会成为例外,而是规则,美国的干涉和影响将使天枰的倾向对它有利,在这个领域将出现两种场景:在那些候选人表明先进立场的国家,某些人被称为“进步分子”,其选举的趋势是将取得胜利(比如在墨西哥和巴西),将再次出现由大众媒体公司、接近这些媒体或由它操纵的社交网络指挥的第四代战争。

最大的未知数之一是巴西,尽管在那里所有严肃的民意测验表明卢拉(前总统)在2018年10月的选举中将会胜出,甚至是在第一轮投票。但是,他的头上还悬着重要的司法调查,法官塞尔希奥·莫罗因腐败案判处他9年监禁。设在阿莱格里港的第四大区第八地区审判庭在进行二审,将决定是否批准在一审中对卢拉做出的判决,此事可能阻止卢拉在十月份总统选举中的候选人资格。这是很有可能的,因为在像洪都拉斯和阿根廷这些国家发生的情况一样,在巴西司法权力的不公正和黑社会式的操作也可能批准莫罗法官对卢拉的判决,以便开辟道路可能将一名能延续现政权的候选人、基督教社会党的极右分子贾伊尔·波尔索纳罗作为候选人而强加于人,或是让右翼的“温和的生态主义者”马丽娜·席尔瓦成为候选人。我们必须在浸透这个国家的政治—机构制度的腐烂、腐败、危机和逍遥法外中间等待结果,这个制度的代表就是政变分子特梅尔。

洪都拉斯的模式

试图强加于人的有所不同的换届模式是最近在洪都拉斯采用的模式:1,选举的舞弊;2,强制实施戒严中止对个人的保障;3,对抗议运动进行镇压;4,政府、政变分子候选人和极右派进行的国际宣传工作,以便让外国的政府和美洲国家组织一类的国际机构承认选举的“获胜者”;5,使用司法权力在右派操纵的法庭支持选举的舞弊;6,消耗民众的斗争直到它可能解散。尽管必须指出,反对以最近大选(2017年11月26日)中可能的“获胜者”、反对独裁联盟的萨尔瓦多·纳斯拉利亚为首的军事独裁的力量仍保持动员的状态,揭露政府进行的选举舞弊,要求进行新的总统选举。

墨西哥的选举和选举舞弊的可能性

我们可以说这是可以期待的2018年将在墨西哥实验的洪都拉斯模式:面对右翼的政治力量(革命制度党、国家行动党和民主革命党)的下滑和一股“进步的”力量的上升(它要求“自由的胡亚雷斯式的革命的民族主义”),后者与其他一批力量和政界、文化与学术界的人士一起提出洛佩斯·奥布拉多尔作为总统候选人,所有严肃的民意调查都认定他将获得总统选举的胜利。但是在2017年圣诞节之前,正当公民们准备过平安夜的时候,12月15日墨西哥国会以多数票通过了“国家安全法”,授权佩尼亚·涅托总统在发生抗议和国内动员“威胁”国家秩序的时候,使用军队对人民进行镇压。这确实是将官方的候选人、前财政部长梅亚德先生强加于人的唯一方式,梅亚德是个技术官僚,是亲近华盛顿的“墨西哥芝加哥男孩”家族的精英成员。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