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火中烧:川普白宫秘闻》说了啥(二)

大超 2018-01-12 浏览:
正是在弗林的事上,笔者看到了老川王“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气质,也真正体会了本书标题“怒火中烧”的些许味道。弗林最终因为对副总统撒谎而被解雇,而在伍尔夫看来,弗林压根就没有向彭斯汇报的必要,因为他对老川王的影响力显然更大。解雇弗林是川王的无奈之举,其中多少带有“霸王别姬”式的悲凉,但谁又能说这一解雇不算变相的保护呢?离开白宫的弗林成了如今华盛顿潜在的最有权力者,但“通俄门”这把枪却依然顶着老川王的脑门,至此,老川王成了真正的寡人,独守着“白宫”这座孤家。

另一件让川王找回场子的事,莫过于他自创的“总统战略与政策论坛”(the president’s Strategic and Policy Forum),论坛表面上由黑石大佬史蒂芬·施瓦茨曼(Stephen Schwarzman)牵头,聚集了一大批CEO和商业巨头,如伍尔夫君所指,论坛汇集了一大票“美国曾经伟大”(when-America-was-great)时代的巨头,媒体和科技公司根本插不进脚;而实际上,论坛的主意来自驸马爷库什纳,借此为自己谋一个可以和商业大佬们碰头的平台。对老川王自己来说,论坛的作用与皇家“苏州街”无异,白宫众人也乐见其成,所谓“营造一个让他觉得舒适的环境,创建一个气泡,让他隔绝于卑劣的世界”,他当然享受这种“众王之王”的感觉,携白宫全部大员出席,或正襟危坐作励精图治状,或在椭圆办公室内忙着指挥热情的观众合影,决定谁入镜,谁消失,“假装微服私访”的把戏玩得不亦乐乎。

好景不长,莫名出现的“浴袍事件”让老川王所有故作端庄的努力一秒破功。2月5日,“假新闻”、狗仔队《纽约时报》披露了老川王白宫故事一则,大致是说登基半月,老川王夜半着浴袍游荡于宫中,还没法搞定灯座开关。消息一出,川王瞬间炸毛,化身“雪姨”,怒斥媒体,据伍尔夫君描述,其状大略如下:有本事造谣,就开门把话说清楚呀!凭什么历届总统都不喷,偏偏要来找朕茬?光拿浴袍来说事,为啥不提朕当天从墨西哥人手里抢回了价值700万美元的就业机会?老川王义正言辞,头可断,血可流,尊严不可丢 (dignity isso important)。

此外,感受到世界的深深恶意,老川王再次煲电话粥向友人求安慰,在接下来的48小时内不停追问:浴袍何物?朕乃人中之龙,非池中之龙,岂愚夫愚妇口中“深夜浴袍男”?舆论如是,吾辈之哀也!再者,怀揣“总有刁民想害朕”的想法,老川王开始在白宫内抓内鬼。伍尔夫君指出,川王登基半月,白宫众人手中各有一份检举内鬼的名单,争相在自己被曝光之前,先把别人捅出去。至于“浴袍事件”本身,一说泄密者是国师班农,自诩为国王的“树洞”,却婊气十足地到处告密;一说川王之所以悲伤逆流成河,源头也还是自己,总之尚无定论,一时间人人自危。

《怒火中烧:川普白宫秘闻》说了啥(二)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伍尔夫君书中第8章名为“组织结构图”(ORG Chart),恐怕他自己都把自己逗笑了——川普白宫的组织结构图?开玩笑,还有这种操作?伍尔夫君一语“好的管理贬低自我”微言大义,然而对于白宫众人来说,真相是必须适应老川王“突然间的自我”。老川王家搬得不开心,后院里也是没得清静。朝廷正值用人之际,一众打江山的兄弟也需要封赏,老川王一边希望继续做“我爱人人,人人爱我”的自己,一边又怒斥被操控传闻,试图推行军事化管理,强调自己终极大boss的绝对地位。然而能跟着他进白宫的,个个都不是省油灯,一时间白宫三分,普利巴斯、班农和库什纳之间的互相鄙视成就了一出宫斗大戏。

《怒火中烧:川普白宫秘闻》说了啥(二)

根据伍尔夫君描述,笔者手绘的白宫“组织结构图”

关于国师班农君及其背后的金主莫尔西,作者伍尔夫君已经在前四章里毒舌吐槽过,后面还有更精彩的互撕情节,笔者在这里不做回溯,亦不剧透,姑且说说一入白宫就几乎被打入冷宫的大内总管普利巴斯和驸马爷库什纳。

普君仕途,可谓一路坎坷,如伍尔夫所说,此君被踢出白宫已成为白宫众的共识,唯一的分歧在于这件事何时发生才不会让老川王觉得太尴尬。而普君自己也似乎一直在怀疑人生,甚至是在胜选后的过渡期内,他都在怀疑自己能不能挺到川王的就职典礼,到了真正领大内总管职,他又开始怀疑自己能否在川王的军事化管理下熬过一年,遂给自己立了个小目标:挺过6个月。

至于老川王自己,伍尔夫不客气地指出,人家是根本不在于有没有“组织建设”这种操作的,川王自己就可以分饰幕僚长一角,将媒体秘书升为首席幕僚,然后再将媒体秘书也变成奴才和替罪伴读(a mere flunky and whipping boy),继而扶植分封自己的一众亲友。但同时,川王又越来越喜欢普利巴斯,因为其没啥存在感,在必要时又能成为合适的沙袋,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但诸位看官也不能忘了老话:咬人的狗都不叫。普君背后站的可是共和党在国会的大佬保罗·瑞恩(Paul Ryan),后者操控的可是实打实的立法权,根本不屑于国师一党的小把戏。普君在白宫里就像个受气的小媳妇,抱怨政治新手没经验,更不满新家极品亲戚多,免不了要回国会建制派的“娘家”哭上一哭,而事实证明,娘家硬气还是很管用的。

来源 : 经略网刊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