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火中烧:川普白宫秘闻》说了啥(二)

大超 2018-01-12 浏览:
正是在弗林的事上,笔者看到了老川王“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气质,也真正体会了本书标题“怒火中烧”的些许味道。弗林最终因为对副总统撒谎而被解雇,而在伍尔夫看来,弗林压根就没有向彭斯汇报的必要,因为他对老川王的影响力显然更大。解雇弗林是川王的无奈之举,其中多少带有“霸王别姬”式的悲凉,但谁又能说这一解雇不算变相的保护呢?离开白宫的弗林成了如今华盛顿潜在的最有权力者,但“通俄门”这把枪却依然顶着老川王的脑门,至此,老川王成了真正的寡人,独守着“白宫”这座孤家。

《怒火中烧:川普白宫秘闻》说了啥(二)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开年大戏《怒火中烧:川普白宫秘闻》仍在上演。本文将第5至8章放在一起,接力三木兄,这里为各位看官奉上“第二弹”,笔者未曾跨过作者伍尔夫君进行小心求证,姑且根据该书内容加以重述——毕竟,仅从书中内容来看,川王白宫里每天发生的事,绝对是比戏精彩,比小说还丰富呐。

伍尔夫君第6章标题为“在家”(At HQME)。且说天下甫定,老川王自己第一件要做的事是搬家。乔迁本应喜迎人,奈何总统责任重,入主白宫的特朗普笑没哭多。老川王客串总统,对新家的初体验如何呢?

对此,伍尔夫君指出, 老川王的第一反应是“嫌弃”——对其他沉浸于普通政治生活的总统来说是“高迁”的白宫官邸与川普塔相比不过尔尔,仆人、保安、侍从、顾问,白宫有的,塔里统统都有,所以当总统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怒火中烧:川普白宫秘闻》说了啥(二)

老川王的第二反应还是“嫌弃”,毕竟在塔里住了三十多年,虽然一直保持着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风格,但好歹高端大气上档次,相比之下,1817年重建的白宫只做了小修小补和些许设备更新,著名的“啮齿动物问题”更是让这座老宅的历届主人不胜其扰,甚至是吓到弹起。有羡慕川王旅馆老板技能的友人好奇他为啥就不重新建一个白宫,但似乎川王自己已经得上了“搬家综合征”,果然不是自己的地盘就是各种不适应,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川王也是没法任性地大拆大建嘛——与纽约地标川普塔相比,落差不是一点点。如果说还有第三反应,那便如川王自己参演过的电影《小鬼当家》一般:一边怕得要死,一边还要说“我玩得起”。

据川王的竞选干将凯丽安·康威(KellyanneConway)讲,川王自己舍小家、顾大家,毅然放弃了纽约川普塔舒适的家,努力与新家“融为一体”(part ofthis great house)。伍尔夫君的这段描写实在精彩,古往今来万人之上的在位者,日常起居中不经意流露出的“总有刁民想害朕”心理也不过如此:在白宫里,他缩回他自己的卧房——自肯尼迪白宫时代以来总统夫妇分房而居还是头一遭(尽管梅拉尼娅到目前为止也只在白宫里待了一丢丢时间)。在最初几天里,加上已经摆在那里的电视机,川王又订了额外的两台电视,给卧房门加了道锁,因此还跟坚称有权进入卧房的特勤处谈崩了。他痛骂为他从地板上拾掇衬衫的后勤员工:“如果我的衬衫在地板上,那是因为我想让它待在地板上。”然后他又强制颁布了一系列新规矩:任何人不得触碰任何东西,尤其是他的牙刷。——这里伍尔夫君不厚道地加了话外音,吐槽川王长期害怕被人下毒,因而喜欢吃金拱门——没人知道(好嘛,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他要来,而食物都是预制的,相当安全。

更有甚者,他对自己的内务亲力亲为,会亲自通知内务部门换床单,并且他要亲自撤床单。——这谨小慎微,也是没谁了。为了自我调节小情绪,老川王在除了和国师班农共进晚膳的时间里,习惯于6:30窝在床上啃芝士汉堡,盯着三台电视机屏幕,跟朋友煲电话粥求安慰。——这里又响起了伍尔夫君牌话外音,能自拍、能发推、能求助场外观众的手机,才是老川王连接世界的真正依托。老川王经常打电话跟一小撮朋友吐槽,最经常打给汤姆·巴拉克(Tom Barrack),巴拉克君位同起居注官,专司记录川王焦虑指数,制表比较之。

《怒火中烧:川普白宫秘闻》说了啥(二)

老川王客串《小鬼当家2》剧照

为了照顾老川王搬家闹出的小情绪,也为了缓解“观之不似人君”的尴尬,白宫众人不可说没有开足马力,川王自己也难得忧中见喜。开门第一喜是成功任命大法官尼尔·哥萨奇(Neil Gorsuch),哥萨奇君成功扛住了挑剔的媒体,仅凭这一点,就足以成功圈粉老川王。这位保守立场坚定、诚实、拥有法律和司法金牌信誉的新晋大法官就是一个行走的发光体,令老川王的星星眼里容不下其他,更是忘了自己在任命之前根本不知道哥君姓甚名谁,忘了曾不离不弃、差点海誓山盟的卢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还在眼巴巴等着川王兑现“苟富贵,无相忘”的诺言呢,结果朱君不但没当成大法官,连国务卿的美梦也被雷克斯·提尔森(Rex Tillerson)给敲碎了,更不要说国师班农与大内总管普利巴斯从中作梗,妥妥做实了老川王“嫌贫爱富贵,抛弃糟糠妻”的渣男形象,隔着文字,笔者都能感受到来自朱利安尼的浓重的怨妇气了。——但那又怎样呢,对川王来说,高兴就好。

来源 : 经略网刊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