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总统,请远离这批汉学家

郑若麟 2018-01-11 浏览:
马克龙总统为法国政坛的中国观带来了一股相对清新的空气,这是令人欣慰的。但如果马克龙总统真要将中国视为一个机会,笔者建议:首先,他要远离上述法国的这批汉学家,防止他们以个人的偏见来影响自己的对华认知。

在法国总统马克龙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同时,他的政治自传《革命》中文版也将在中国出版。引人注意的是,在这本书中,马克龙称:“中国领导人从未忘记,法国是第一个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西方大国。”他还写道:“我们必须改变对中国的看法。如果我们能够放弃成见,调整做法,中国对我们来说不但不是威胁,反而是机会。”

说句老实话,这是法国最高领导人罕见的、相对比较清醒的表态,但也是政治并不那么“正确”的。因为马克龙口中的“成见”,多少年来在法国一直是属于对中国的“政治正确”言论。

对华“成见”源自两大类

法国对中国的成见可说是数不胜数。比如“中国是专制体制” “中国没有思想言论自由”“中国没有人权”“中国人说话大声”“中国人做生意不讲信誉”“中国人雇用童工”“中国人吃狗肉”……这些还属于常规成见,有些成见说出来可能很多国人不敢相信。比如成见之一:“中国的儿童不知道天空是蓝的!”为什么?因为污染!这句话可是法国著名的环保专家、前环境部长尼古拉·于罗亲口在法国BFM TV电视台上说的。

法国人对中国和中国人的成见首先源于无知。我在法国时经常应邀参加法国的一些电视节目辩论,有时会被一些怀着深深成见的问题所惊倒。比如有一次主持人问我:“尽管中国人根本不知道退休是怎么回事,但我还是想知道,你怎么看法国的退休金制度?”于是,我花费了大量时间来解释,中国人不但有退休金和养老金,而且有的并不低。当我问主持人,中国人没有退休金的“成见”是从哪里来的,他回答说,“应该是这样的啊!没有想到中国人也有退休金……”然而,我看得出,他并不相信我所说的。

其次源于文化和意识形态。一方面,法国在18、19世纪追随英国入侵中国之后,对中国人产生了根深蒂固的成见。中国人不仅是“不信上帝的异教徒”,而且还是“黄祸”的来源。法国的“黄祸”一说基本上就是指人口众多的中国人。法国几千万人口就已经打遍欧洲,他们害怕“四万万中国人会组成一支人数众多的军队、从而压倒法国白种人、进而统治世界”。以己度人,法国因此而害怕“黄祸”。

另一方面,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法国开始对中国形成新的意识形态成见,将中国视为 “异类”。认为当时西方已经打赢了一场冷战,下面的征服对象就是共产党中国。当时法国上上下下都认定中国是一个专制社会, “是一所大监狱”。法国知识界尤为偏激,甚至将中国人列为某种“低人一等”的种族。在法国,种族歧视一向是遭到全社会批评和谴责的。尤其是歧视犹太人或黑人、阿拉伯人,会遭到全社会的抨击,但歧视中国人却是“正常”的。比如在公开场合说nègre(黑鬼)那就将会被群起而攻之;但说chinetoque(绝对带有歧视性质的“中国佬”)却没有任何问题。我亲见一名法国喜剧演员在电视上这样说中国人。

正确认识中国不是难事

当时,法国社会上明显地弥漫着一种对中国和中国人的蔑视。而这种种成见的形成,可以用“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来形容。其中有三大因素起着决定性作用:

一是法国媒体常年对中国怀有偏见式的报道,这种例子已经不胜枚举。

二是法国部分汉学家多年来对中国的歪曲性解说,使得法国民众对来自中国的一切信息都从负面角度去理解。我只要举出一系列法国汉学家的名字,法国人、生活在法国的中国人就都会发出“会心的冷笑”。比如瓦蕾里·尼凯,当时她在法国国际关系与战略研究所担任中国问题专家。她在1997年至2004年连续七年在该所年鉴上预测“中国即将崩溃”;而这七年恰恰是中国发展速度最快的七年。她的严重错误使得该所所长气得拍案而起,最终让她走人才算了结。

2012年我在法国出版了一本正面介绍中国改革开放的书《与你一样的中国人》,让我意想不到的是,遭到几乎所有反华汉学家的一致反对。这批汉学家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有人说,“中国并没有那么坏……”

第三大因素则与电影有关。电影作为对历史的一种再解释,对民众形成对一个国家的印象有着非常重要的、潜意识的影响。法国经常引进中国的所谓“异见电影”,这类电影都有一个特点,传递中国负向信息特别多。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郑若麟
郑若麟
文汇报高级记者、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