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立波被控重罪之随感

鹿野 2018-01-11 浏览:
在鼓吹个体自由高于一切的调门之下,自由悄无声息地蜕变成了为少数精英群体所垄断的特权。甚至在精英群体当中,自由也分成了不同的等级。像周立波在中国可以肆无忌惮的攻击谩骂,因为他是强势者,但是到了更强势的洋大人面前,他就又变成了弱势群体,只有在铁窗里享受“自由”了。试想,如果要是美国那些有钱有势的大资本家,周立波犯的这点事还算是个事儿吗?

这个作家周立波也是一个讽刺与幽默的大师,但是和今天的那个滑稽演员不同。其写的讽刺情节没有一丝一毫的低级趣味,也没有半点对于普通劳动者的鄙薄,更不是对于崇高理想的恶意攻击解构,而是采取栩栩如生的描绘,让大家会心一笑的轻松,指出常见的一些不良现象与风气,塑造出对进一步提高社会道德水准的追求。像《分马》当中就是如此讽刺老孙头爱吹牛的毛病的:

【小猪馆叫道:“老爷子加小心,别光顾说话,——看掉下来把屁股摔两半!”
老孙头说:“没啥,我老孙头赶了29年大车,还怕这小马崽子?哪一号烈马我没有骑过?多咱看见我老孙头摔过交呀?”
小儿马狂蹦乱跳,两个后蹄一股劲地往后踢,把地上的雪踢得老高。老孙头不再说话,两只手使劲揪着鬃毛,吓得脸像窗户纸似的煞白。马绕着场子奔跑,几十个人也堵它不住,到底把老孙头扔下地来。它冲出人群,一溜烟似地跑了。郭全海慌忙从柱子上解下青骒马,翻身骑上,撵玉石眼去了。这儿老孙头摔倒在地上,半晌起不来。】

那么,为什么这个周立波被树立为经典作家的事实现在很多专家也颇为陌生,至于普通人几乎更是将其遗忘了呢?说到底,作家周立波被冷落的原因和滑稽演员周立波被捧红的原因是一致的,都是亲西方公知与资本势力的舆论操纵。

在作家周立波去世之后,人们对他的评价是“首先是一个忠诚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然后才是一个作家”。的确,作家周立波的作品在乡土味儿语言方面不如赵树理,在宏大的社会分析方面不如柳青,但是其饱满的爱国主义与社会主义激情却又是另外两人难以比拟的。和今天那些文艺作品一写到新中国就是充斥着黑暗与压抑不同,作家周立波经常在小说当中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在社会主义的新中国,广大劳动群众会有那么多的欢乐?像《山那边的人家》中就有这样一段文字:

【姑娘成了堆,总是爱笑。他们嘻嘻哈哈地笑个不断纤。有一位索性蹲在路边上,一面含笑骂人家,一面用手揉着自己笑痛了的小肚子。她们为什么笑呢?我不晓得。对于姑娘们,我了解不多。问过一位了解姑娘的专家,承他相告:“她们笑,就是因为想笑。”我觉得这句话很有学问。但又有人告诉我:“姑娘们笑,虽说不明白具体的原因,总之,青春,康健,无挂无碍的农村社里的生活,她们劳动过的肥美的翠青的田野,和男子同工同酬的满意工分,以及这迷离的月色,清淡的花香,朦胧的、或是确实的爱情的感觉,无一不是她们快活的源泉。”】

试想,假如今天再宣传作家周立波文学成就的话,亲西方的专家与公知们几十年如一日丑化新中国与社会主义的那些谣言不就全都破产了嘛?只有让滑稽演员周立波取代经典作家周立波,才能够遮蔽那一个时代亲历者的真实记录。

当然,那些人充斥着黑暗与压抑的感觉也并不完全是谣言。毕竟随着广大劳动者的解放,地主资本家与他们雇佣的文化精英们的确失去了为所为欲为的天堂。说到底,人们的立场不同,对于同一事物的评价就必然迥异。

三、两种不同的自由

立波是英语“自由”(liberty)的意思。和现在不少公知们宣称新中国与中国共产党践踏自由民主不同,自由与民主一直是中国共产党创建新中国的旗帜。像作家周立波原名周绍仪,“立波”是他为表达追求自由的精神给自己起的笔名。著名的歌曲《团结就是力量》当中更是有如下的词句:

【向着法西斯蒂开火,
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向着太阳,向着自由,
向着新中国发出万丈光芒!】

不过,社会主义宣传的自由从来不是抽象的个体自由,而是建立在阶级解放与民族解放基础上的集体自由。只有将千千万万普通劳动者组织起来,才能够推翻国际资本的阶级压迫与民族压迫,争取到属于广大民众的自由与民主。

相反,西方资本宣传的“普世价值自由”则是所谓个体的绝对自由,要求人们摆脱一切社会集体性组织去追求个人自由,即所谓“组织不可靠”。这显然是一种绝不可能实现的空想。正如列宁在《党的组织与党的文学》当中指出的,自由不可能脱离社会而存在:

【绝对自由是资产阶级的或者说是无政府主义的空话(因为无政府主义作为世界观是改头换面的资产阶级思想)。生活在社会中却要离开社会而自由,这是不可能的。】

但是,这并不是由于资产阶级愚蠢和天真。而是因为他们非常明白这样一个道理:一旦瓦解了劳动者的集体组织,那么他们的统治就稳固了。因为一个劳动者绝对不可能对抗一个有钱有势的资本家,但是全社会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者团结起来,资产阶级乃至一切剥削阶级就不可能再统治下去了。还是那句话,团结就是力量。

于是,在鼓吹个体自由高于一切的调门之下,自由悄无声息地蜕变成了为少数精英群体所垄断的特权。甚至在精英群体当中,自由也分成了不同的等级。像周立波在中国可以肆无忌惮的攻击谩骂,因为他是强势者,但是到了更强势的洋大人面前,他就又变成了弱势群体,只有在铁窗里享受“自由”了。试想,如果要是美国那些有钱有势的大资本家,周立波犯的这点事还算是个事儿吗?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