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立波被控重罪之随感

鹿野 2018-01-11 浏览:
在鼓吹个体自由高于一切的调门之下,自由悄无声息地蜕变成了为少数精英群体所垄断的特权。甚至在精英群体当中,自由也分成了不同的等级。像周立波在中国可以肆无忌惮的攻击谩骂,因为他是强势者,但是到了更强势的洋大人面前,他就又变成了弱势群体,只有在铁窗里享受“自由”了。试想,如果要是美国那些有钱有势的大资本家,周立波犯的这点事还算是个事儿吗?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周立波被控重罪之随感

这次是真的了!美国《世界日报》当地时间1月9日报道,周立波被控五项罪名,包括二级非法持有武器、非法持有枪械、四级非法持有武器、七级非法持有管制药物及违反交通法规。这五项罪名中有两项为重罪,若罪名成立将面临至少3年半到15年监禁。虽然说要比之前网传的41年监禁少了一大半,但是也不算一个很轻的罪名了。

不过,周立波先生大概看不到网上对这一事件的评论了,因为他早就关闭了自己微博的所有评论功能。笔者不知道这是什么缘故,但以网上在周立波犯事儿之后的“喜大普奔”氛围加上他自己一再宣称的要对攻击污蔑性言论诉诸法律来看,恐怕是担心如果不关闭评论的话需要告的人太多,会不知道该告谁吧。

一、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人或多或少是有同情心的,中国人更不缺乏这一点。早在2000多年前,孟子就提出了“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的论断,并认为这是一切美好道德的开端。可是在周立波犯事之后,中国人的同情心似乎悄然消失了,流行的是“立波有难,八方点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恐怕还是因为另一句老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周立波是作为一个滑稽演员而闻名的,还自居咖啡式的高雅喜剧,然而我们却在他的作品当中看不到一丝一毫的高雅意味,反而充斥着粗俗下流的低级趣味。例如,其有一个著名的段子如是说:

【把十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放荒岛上,三个月后,见男人们做了一顶轿子抬着那个女人在玩耍,女人娇媚动人、面若桃花!再把十个女人和一个男人放荒岛上,三个月后,见女人们围着一棵椰子树,有往上丢石头的,有拿果子逗的,那个男人瘦得像猴子,抱住树死也不肯下来!】

但是,这倒并不是说他以高雅自居没有一点儿道理。其作品虽然一点儿也不高雅,但是心灵却“高雅”到了极处,一味的向往着民国范儿模式的精英统治,对于广大普通人则只是挖苦与鄙薄:

【我根本不屑上春晚的舞台,春晚的观众都是农民。我不想让那么多农民认识我。】

那么,周立波先生这种人怎么能走红呢?说到底还是近年来西方化公知们对舆论话语的掌控和随即流行开来鄙视崇高、推崇极端个人主义等风气。其走红的实质不过是在日常生活中普及公知化的意识形态,实现西方模式下那种“去政治化的政治”。而且这并不仅仅是一个孤立的个案,很大程度是带有普遍性的。

譬如,周立波先生对于雷锋精神的恶意攻击与不久前上演的冯氏电影如出一辙:

【雷锋同志不平凡的一生,一共扶了300多个老奶奶过马路;
雷锋的伟大就在于他做好事从来不留名,全写在日记上。】

再比如说,其对于集体主义和组织化的攻击也类似于十年前流行的“看了《集结号》,方知组织不可靠”:

【组织是什么?
“组织”就是:
在你遇到困难时,他说无能为力;
在你遇到不公时,他说要正确对待;
在你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他说要顾全大局;
在你受到诬陷时,他说你要相信组织;
在需要有人做出牺牲时,他说组织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当需要有人冲锋陷阵时,他说是你的坚强后盾;
在你取得成功时,他说是组织培养的结果。】

当然,这些人屁股的选择也证明了脑袋里的意识。很多人可能从一年前他在美国犯事才知道,周立波早就把孩子送到美国了,本人也早就做好了在美国“安享晚年”的准备。这也是当下中国很多名人流行的做法,即把中国仅仅当成一个临时捞钱的地方,西方世界特别是美国才是永恒的家园。

可惜的是,西方世界却偏偏不给这些在中国赚得盆满钵满的人面子,除了榨干他们身上的油水,看待他们也无非像他们看待普通群众。我不禁想起了著名女作家王安忆写的小说《叔叔的故事》。那里面讲了一个右派分子本来是因为耍流氓被打成右派,结果却成了政治资本在80年代混的风生水起。然而,这位满口公知腔调的高级知识分子真正到了西方世界这一自己的理想国之后,却因为又一次调戏妇女被抓了起来。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20多年,但是小说中讽刺的这种现象与周立波何其相似?

对待这种自恃高人一等的亲西方知识分子,如果说他们是自作自受未免略有一点儿不厚道,还是用毛泽东主席的评价吧: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

二、另一个被遗忘的周立波

其实,在现当代文学史上还有另一个著名的周立波。现在很多人宣称,当代文学史中缺乏经典作家,也应该树立起一个像现代文学史那种“鲁郭茅巴老曹”模式的经典作家系列。然而历史上,当代文学史当中并不是没有经典作家序列。像1979年出版的《中国当代文学史初稿》认为当代文学史上有12人可以被称之为“经典作家”。其中小说家三人,他们就是赵树理、柳青和周立波。

作家周立波的文学成就是异常巨大的,他在解放前书写的《暴风骤雨》曾经荣获斯大林文学奖,也是最经典的土改小说之一,新中国成立以后书写的建设小说《铁水奔流》、合作化小说《山乡巨变》和战争小说《湘江一夜》等杰出作品,更是经常在文坛上引起巨大震动。其诸多作品如《分马》、《娘子关前》、《山那边的人家》曾长期被入选语文教材。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他23岁才开始自学外语,但是却和赵树理、柳青一样是中国文学史上少数几个能够用外语写作的作家,还翻译了肖洛霍夫的名著《被开垦的处女地》。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