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呼“波斯之春”的人,无知且阴暗

胡一刀等 2018-01-04 浏览:
中东阿拉伯之春至今已有5年,这5年中东国家政权分崩离析、人民痛苦呼号、恐怖主义流毒世界的事实,显然还没有给这些人一个教训。他们只是潜伏下来,等待下一个可供他们“带路”,可供他们为颜色革命吹拉弹唱的爆点。所以,不管这个国家的国情如何,民众有怎样的诉求,示威属于什么性质。只要是不属于西方世界,不采用西方政体,不是西方盟友的国家,生乱生变,对这些人来讲都是“喜讯”。但他们的想象,不是伊朗的历史和政治现实;他们的期望,也不符合绝大多数伊朗人民的诉求。

伊朗的骚乱还在继续,它将如何收场,我们尚不得而知。对这场突然而起的骚乱,有太多混乱的,甚至是胡说八道的解读。

伊朗的政治、历史文化及宗教都比较复杂,大概没几个中国人能搞明白。但不懂并不妨碍一些人不负责任地瞎说。还有不少人为伊朗的骚乱欢呼,尤其暴露出他们的无知和阴暗。

骚乱,并非颠覆

关于这次伊朗“新年示威”的起因,一直众说纷纭。最初在马什哈德爆发的示威,有人说是因为民众上街抗议鸡蛋涨价引发,有人说是保守派人士因为抗议鲁哈尼政府关于“女性不再强制要求佩戴头巾”的决定而引发的。

至于这次伊朗“新年示威”活动的规模,不少人说这是十年来伊朗最大规模的全国性自发抗议活动。而且还有人说示威已经演变为对伊朗政教合一制度的颠覆,社交媒体的“颜色革命”已经爆发。

欢呼“波斯之春”的人,无知且阴暗

首都德黑兰大学生聚集抗议

不错,这次示威已经导致近1000位平民被捕,总体死亡人数超过了20人。但是示威民众的诉求非常复杂,并没有一致性的明晰的政治目标。最初是保守派人士(马什哈德是伊朗保守派重镇)抗议经济多年来没有的到改善,之后确实有一部分人对目前伊朗的政治体制表达不满,但还有很大一部分参加游行的人是支持政府的人士。

根据伊朗国家电视台报道,在1月1日这一天,支持政府的集会在伊朗多地举行。全国大约1200座城镇举行年度集会,以纪念“击败”2009年总统选举后的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支持政府的民众挥舞国旗,举着伊朗最高领袖大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的头像。

欢呼“波斯之春”的人,无知且阴暗

支持伊朗政府的民众游行

所以,这次波及伊朗全国的游行示威活动并不都是反对政府的,而是相互对立的两个人群,伊朗政府真正担心的是这两个人群的对立抗议活动不要失控,如果演变成暴力流血冲突就会给国家带来巨大的混乱。

另外,从示威人群的规模和性质看,与2009年伊朗大选候选人穆萨维要求取消大选结果引发百万人予以支持并上街游行相比,两者也有差距。与2009年的那次游行相比,此次抗议规模相对较小,也显得更加零星分散,缺乏明确的领导者。

从目前看,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警察和民兵对示威总体显现克制,防止出现强硬举动刺激民意。眼下,德黑兰等部分地区局势得到控制,当局表现出很高的组织、动员和掌控能力。如果没有其他意外事件刺激局势走向恶化,事件应该不至于掀起颠覆性后果。

“元旦喜讯?”

“刚敲响新年钟声,网络便传来喜讯,伊朗警察执行国际警察条例,拒绝向人民开枪,脱下警服,站在人民一边,伊朗独裁政府基本玩完!”

这是伊朗示威消息在国外社交媒体上散开后,一个新浪微博账号第一时间向国内报的“喜”。

除了等不及报喜,这些微博和自媒体账号,还不断上传伊朗动乱最新的视频,扯着嗓子提高事件的舆论分贝。

伊朗与中国相隔5个时区,德黑兰与北京相距5千多公里,这些人干嘛这么激动?墙外跟他们里应外合的某反动网站这样总结:讲的是伊朗,暗指的不是伊朗。

中东阿拉伯之春至今已有5年,这5年中东国家政权分崩离析、人民痛苦呼号、恐怖主义流毒世界的事实,显然还没有给这些人一个教训。他们只是潜伏下来,等待下一个可供他们“带路”,可供他们为颜色革命吹拉弹唱的爆点。

欢呼“波斯之春”的人,无知且阴暗

所以,不管这个国家的国情如何,民众有怎样的诉求,示威属于什么性质。只要是不属于西方世界,不采用西方政体,不是西方盟友的国家,生乱生变,对这些人来讲都是“喜讯”。

但他们的想象,不是伊朗的历史和政治现实;他们的期望,也不符合绝大多数伊朗人民的诉求。

在西方机构所出的全球自由度排名中,伊朗几乎每年都要比沙特排名低出不少,这几乎与刀哥身边所有亲身到过沙特与伊朗两个国家朋友的感觉差距甚大,个中原因不言自明。同样,独裁与民主这样的二元对立话语,也是西方舆论硬塞给伊朗的。

伊朗的国名——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即说明了伊朗国家政权基础的两极:伊斯兰与共和。伊朗宪法规定,伊朗的国家事务必须依靠全民投票来管理,通过选举,选出总统、国民议会议员、各委员会成员等。

国家日常行政事务由总统领导的内阁负责,总统任期4年,仅可连任一次。不同于美国,伊朗总统选举可是直接民主制,在2017年的大选中,5600万名选民参与投票率超过70%。相比起来,热闹程度十几年未见的美国2016年大选,投票率只有52%。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哪国的老百姓觉得自己国家是“真民主”,怕也是不言自明。

欢呼“波斯之春”的人,无知且阴暗

2017伊朗大选电视辩论

自1980年至今,伊朗已诞生了7位民选总统,除前两任遭驱逐和暗杀外,其他5人全部获得连任,这本身就反映了伊朗民众对伊朗政治稳定的期盼。

在有些人看来,即便总统是民选的也不作数,因为伊朗的最高权力归属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他才是“独裁”的化身。可惜,这种国家元首与政府首脑分置的架构在现代国家政治中实在算不得新鲜。况且,最高领袖本人要接受88位教法学家组成的释宪会监督,既无法垄断对教法的解释权,也很少干预政府日常事务,释宪会定期判断最高领袖言行是否符合身份,不合适可以罢免。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