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的气味--2018年是战争风险年

孙锡良 2018-01-02 浏览:
中国很多公知一直在美化犹太人的伟大和犹太人与中国人的特殊关系。我本人一直不认同这些人造的“美好”。我曾在文章写过这样的结论:一个几千年到处逃跑的民族伟大不到哪里去,犹太人心里从来只有自私,它对任何民族都不怀有特殊友好,对中国人更不会怀有特殊感情。

中国很多公知一直在美化犹太人的伟大和犹太人与中国人的特殊关系。我本人一直不认同这些人造的“美好”。我曾在文章写过这样的结论:一个几千年到处逃跑的民族伟大不到哪里去,犹太人心里从来只有自私,它对任何民族都不怀有特殊友好,对中国人更不会怀有特殊感情。

上海曾经有个叫“哈同”的犹太人,他的财富和地位曾经冠绝租界,上海的毒品买卖曾经以他为王,他的犹太同胞曾经用鸦片毒害了无数中国人,后来,却因为他的“施舍”成了中国某些人眼中所谓的“犹太善人”。

中国永远都不应该涉中东祸水,哪怕石油利益遭遇重大损失,这个地区的文明死结很难解开。

第二种战争发生的最大可能性也在中东,美、俄会不会在叙利亚干起来?

第三种战争如果发生,朝鲜半岛和伊朗都将成为“重大可能”,当然,中国也可能成为被侵犯的对象。如果印度再次侵入中国边境,中国怎么办?如果日本侵略钓鱼岛,中国怎么办?如果美军舰进入中国南海岛屿十二海哩以内(可能性极大),中国怎么办?如果美军舰进入台湾(大概率事件),中国怎么办?如果美国侵略朝鲜,中国怎么办?如果美国侵略伊朗,中国在不掺合的同时,又可以做点什么?第三种战争是2018年的大概率事件,做足预案是很有必要的。

第四种战争还会不会有?如果有,中国还有组团的可能性吗?

从现实看,中国民间充满着敢战的声音,但是,如果仔细观察,你又会发现,中国整体上却是弥漫着避战的情绪,“老沉持重派”仍居上风,尤其是“战争影响经济”的所谓共识统帅一切,如果再加上“四十周年”的宣传论调,“韬光养晦”必将成为处理南海、东海、台湾和藏南的惯用策略。美国将中国南海问题“中立化”的动作将会更进一步深化,最终会使中国南海转变为实质上的国际自由海——各占各岛,各开各舰,互不干涉。

涉及自身的纠缠,可以一避了之,但如果有避不开的周边战局,总是不能不考虑的,若抛弃骨头精神的回避,自身的问题必将失去“韬光养晦”的腾挪空间,人家恐怕不会让你安心养身了。

写于2018年1月1日

【孙锡良,察网专栏作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孙锡良
孙锡良
中南大学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