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英烈是革命的形象大使——评 “英雄烈士保护法”

郭松民 2017-12-23 浏览:
如果说英雄烈士是革命的形象大使,那么革命领袖就是革命的旗帜和灵魂!革命领袖一直是历史虚无主义攻击的重要目标,革命领袖受到造谣、中伤,有甚于英雄烈士。

 今天看到这样一则消息:全国人大将审议“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条款是

“建立对侵害英烈名誉荣誉案件公益诉讼制度,检察机关可提起公益诉讼。”

革命英烈是革命的形象大使——评 “英雄烈士保护法”

这意味着,类似狼牙山五壮士后人起诉原炎黄春秋杂志(以下简称“炎杂”)执行主编洪振快,邱少云烈士弟弟邱少华老人忍死(老人在胜诉后旋即去世)起诉网络大V“作业本”和无良企业加多宝这样令人扎心的现象,以后就不会出现,或很少出现了。

而如旧“炎杂”集团那样,搞了历史虚无主义,还恶人先告状,妄图利用法律封杀所有反对声音的情况,就更不可能出现了。

这意味着,国家终于认识到,烈士是为了国家而牺牲的,保卫他们的荣誉,应该是国家的责任,而不是他们后人的责任。

这是一个进步,虽然晚了一点,但还是令人欣慰。

这部法律的出现,可以说是晚近四十年,历史虚无主义阵营和反历史虚无主义阵营长期斗争的结果。

这场斗争大致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

历史虚无主义阵营占压倒性优势,长期垄断话语权→→→

反历史虚无主义的声音开始出现,和历史虚无主义阵营展开论战并逐渐发展壮大→→→

两大阵营以法庭为战场短兵相接→→→

历史虚无主义阵营因为过于猖狂而引起人民群众的愤怒与警惕,包括广大人民解放军指战员的警惕→→→

“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的起草与审议。

中国比前苏联要幸运。

革命英烈是革命的形象大使——评 “英雄烈士保护法”

苏联解体之前,历史虚无主义一路畅行无阻,直到解体之后,普京和俄罗斯人民才有所反思。但在中国,历史虚无主义阵营在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之前就受到了爱国力量强有力的阻击。

当然,目前的斗争形势还只能说是相持,历史虚无主义阵营受到重挫,但仍是文化界、舆论界的主流思潮,《芳华》的“热映”及主流媒体的追捧,再清楚不过的说明了这一点。

由于历史的机缘以及一些偶然的因素,我有幸参加了第一场和旧“炎杂”集团的法庭斗争,对我来说,那真是一段值得回味的峥嵘岁月。

忘不了在法庭门口冒着暑热(二审时则是严寒)从各地赶来声援的爱国网友;

忘不了在法庭最后陈述结束后意外响起的热烈掌声;

忘不了对手败诉后的沮丧、失态与气急败坏;

忘不了他们面如死灰,在“打倒汉奸!”等口号声里挤过人群、惶惶而去等背影;

更忘不了在这段时间里接到的无数表示支持的电话、短信和微信……

“炎杂”集团的那次出击,在态势上有些像当年进攻山东解放区的张灵甫74师,不可一世,气势汹汹,想一举击溃我军主力,结果却让自己陷入重围,终于丧师殒命。

革命英烈是革命的形象大使——评 “英雄烈士保护法”

 

他们太藐视中国人民了!

他们忘记了,中国人民是经过毛泽东主席亲自教育和培养的,是世界上政治素养最高的人民!

宣判之前,我就深深的感到,无论法官怎么判,这场官司实际上已经赢了!因为人民是最有权威的陪审团,人民已经作出了自己的判决!搞历史虚无主义不得人心。

“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还没有看过,不知道具体条文。在这里,只想以一个普通公民的身份提两点建议:

革命英烈是革命的形象大使——评 “英雄烈士保护法”

第一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是一股政治性思潮,基本特征是通过否定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的正当性,来否定新中国的正当性,否定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

因此,“英雄烈士保护法”的范围,应该是新民主主义革命以来,为创立新中国、保卫新中国、建设新中国而涌现出来的英雄烈士,不宜溯及过久。

国民党的旧军政人员,除了起义投向人民阵营的人之外,不是本法保护对象,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混乱;

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对象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英雄烈士,当然不能给予同样的政治待遇;

革命英烈是革命的形象大使——评 “英雄烈士保护法”

第二

目前还不清楚,革命领袖荣誉是不是本法保护的对象?如果不是,建议增加相应的条款,即把前述条款修改为

“建立对侵害革命领袖、英烈名誉荣誉案件公益诉讼制度,检察机关可提起公益诉讼。”

如果说英雄烈士是革命的形象大使,那么革命领袖就是革命的旗帜和灵魂!

革命领袖一直是历史虚无主义攻击的重要目标,革命领袖受到造谣、中伤,有甚于英雄烈士。

如果不包括保护革命领袖荣誉的条款,则本法作为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重要法律成果,其价值和意义都会大大降低。

革命英烈是革命的形象大使——评 “英雄烈士保护法”

无论如何,我们还是要为“英雄烈士保护法”打call,点赞!

这部法律既是反击历史虚无主义斗争的成果,未来更将成为彻底击溃历史虚无主义,重建中华民族历史自信的出发阵地!

新的一年就要到了,这样一次胜利是非常令人鼓舞的!

附:郭松民在海淀区法院为狼牙山五壮士辩护时的最后陈述

革命英烈是革命的形象大使——评 “英雄烈士保护法”

尊敬的审判长、陪审员、各位朋友: 

首先,感谢炎黄春秋和黄钟、洪振快两位先生,由于你们的盛情指控,使我能够有机会站在这里澄清事实并表明自己的观点。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郭松民
郭松民
独立新闻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