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战依然是西强我弱

胡懋仁 2017-12-16 浏览:
西方媒体业的发达已经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一家西方通讯社,在境外的某一个国家内,就能派驻百多名记者,当然,这都是在他们眼里比较重要的国家。而且单是经济领域中的记者,还会划分出金融领域的、贸易领域的、制造领域的。除了正式的记者之外,他们还会聘用当地人做一些辅助性工作,如摄像、司机等。他们的通讯社,除了文字记者外,照样有摄像、摄影等影像记录方面的记者。连卫星转播的设备也都会有,不亚于一个大型的电视台。西方的报纸也会有类似的装备。所以,这倒会让我们想到,我们的媒体,其实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看了国防军事频道的《大家谈》栏目,其中提到了有关舆论战的问题。舆论战,除了战争之前与战争之中,交战双方会进行这样对抗性质的非武力战争之外,其实就在和平时期,这样的舆论战也是很常见的。

比如,意识形态不同的国度之间,通过舆论来宣传己方,攻击对方早已屡见不鲜。冷战时期,针对苏联的自由欧洲电台,针对中国的亚洲自由之声等就是西方攻击社会主义国家的舆论战阵地。冷战结束之后,这样的舆论战也没有消停。苏联解体后,西方媒体对俄罗斯的攻击依然不减。西方媒体每天都是俄罗斯今天出了什么事,明天又在哪儿出了乱子。反正在西方的媒体上,俄罗斯全是坏消息。当时我还有点奇怪。当苏联存在时,西方攻击苏联很正常。苏联不存在了,西方为什么还要攻击俄罗斯?俄罗斯既没有共产党,也没有马克思主义,叶利钦领导下的俄罗斯,跟西方可都是开始论哥们儿的了,而且在联合国,俄罗斯投票也跟着西方走。可是对俄罗斯的攻击,西方媒体一天也没有停止过。过了很久,我才明白,冷战后的西方,对俄罗斯的攻击已经不是什么意识形态方面的原因了。更主要的是,不管俄罗斯持有什么意识形态,只要这个国家还足够大,西方就是一定要攻击它的。因为西方从来就认为,一个庞大的俄罗斯,即使它不那么强大了,对于西方也总是一种威胁,这与意识形态无关,是与西方的利益有关。

舆论战,未必就是你死我活那么绝对。现在世界上依然是西强我弱,西方对我们的舆论战照样一天也没停息过。过去,我们一般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有时候连招架也很弱。那些年,我们向国外宣传我们自己的工作做得很不够。一般在国外的留学生都会为此感到着急。其实,当时我们做得不够原因也很多,至少有两大原因:一个是我们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我们很多对外宣传是以对内宣传为模板的,所以写出来的东西,往往让外国人不知所云。我们不知道国外人们阅读的习惯方式,不懂得人家到底会关注什么方面。第二个是我们当时国力不强,你就是说出大天去,人家也不拿你当棵葱。这些年,我们经济发展很快,而且我们的经济发展对2008年之后,世界经济的恢复起到了比较重要的拉动作用。这时,人家不用你来说,就会来主动关注你。这就有点像20世纪30年代。1929年的世界经济大萧条,让西方国家哀鸿遍野,但唯有苏联不受影响,经济增长依然有较高的速度。这也让原来不屑于搭理苏联的西方媒体记者、商人和政要,都趋之若鹜般地去访问苏联。

当然,这类情况不会经常出现。所以要向国外宣传自己,最根本的是要把自己建设好,人家才能拿你当回事,你说的话,人家才有可能愿意听。西方媒体已经有了几百年的历史,而新中国的媒体史不过几十年吧,还要把新中国成立前的新华电台、解放日报什么的都算上。西方的舆论战不仅在对外方面历史悠久,即使在他们对内的选举战中,打这套舆论战也是驾轻就熟。美国的总统大选、国会的中期选举、各州州长的竞选,都少不了这类舆论战。他们很会包装,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该怎么说这一套话。他们也知道什么时候应该亮出自己的长处,什么时候应该攻击对方的短处。咱们的媒体对这一套东西,基本都是陌生的。

还不止如此。西方媒体业的发达已经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一家西方通讯社,在境外的某一个国家内,就能派驻百多名记者,当然,这都是在他们眼里比较重要的国家。而且单是经济领域中的记者,还会划分出金融领域的、贸易领域的、制造领域的。除了正式的记者之外,他们还会聘用当地人做一些辅助性工作,如摄像、司机等。他们的通讯社,除了文字记者外,照样有摄像、摄影等影像记录方面的记者。连卫星转播的设备也都会有,不亚于一个大型的电视台。西方的报纸也会有类似的装备。所以,这倒会让我们想到,我们的媒体,其实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将来,我们会在世界各国都派驻记者,而且不光是大的通讯社会有外派记者、电台、电视台、报纸、网络新闻都会有大量的外派记者。这似乎可以看到,在媒体方面的就业,其实还是有很大空间的。我们现在还没有能做到这一点,主要是因为一方面,我们还没有认识到这样做的重要性;另一方面,我们目前的财力可能还有一定的距离。但不管怎么说,将来国家经济发展了,在媒体上的投入几乎可以肯定,会有大的增加与发展。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胡懋仁
胡懋仁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