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威胁美军:撤出叙利亚,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申浪 2017-12-13 浏览:
阿拉伯国家内部的分裂让美国和以色列看到了阿拉伯世界的“不堪一击”,“丛林法则”的生存规律正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上演。以色列所担心的不是巴勒斯坦人的所谓的“愤怒三日”示威游行,而是其国内的政治分裂和腐败问题。而当前叙利亚政治进程仍将相当艰难,其成败关键在于俄、美以及地区大国能否在新形势下达成必要的妥协。

伊朗威胁美军:撤出叙利亚,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叙利亚政府代表团重返日内瓦和谈。来源:Arab World News

本月10号,叙利亚政府代表团重新返回瑞士日内瓦,继续参加11月28日开启的第八轮叙利亚问题叙利亚政府代表团。就在前一天,伊朗革命卫队准将苏莱曼尼通过俄罗斯向驻叙利亚的美军司令发出了一封口头信函,建议他将所有美军撤出叙利亚,否则“地狱之门将会打开”,“离开叙利亚,否则叙利亚的哈塞克将成为1983年的贝鲁特(1983年,数百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和法国伞兵在贝鲁特被伊斯兰教徒自杀式袭击之后,因这次袭击被迫离开黎巴嫩)”。

叙政府代表团的回归是否意味着叙利亚和谈迎来转机?IS被基本消灭之后,美俄为何仍要在叙利亚驻军,双方在打什么算盘?

在叙驻军有何意图?

随着IS基本被消灭,叙利亚各派政治版图发生巨大变化:叙政府军已经控制约70%的领土,而反对派的控制范围不到10%,库尔德武装占据叙利亚北部以拉卡为中心,甚至伊德利卜省也由“征服阵线”控制,所以反对派已经失去“讨价还价”的砝码。而据土耳其表示,美国在叙利亚有13个军事基地,俄罗斯有5个。

日内瓦和谈双方最大的分歧点仍然是巴沙尔的去留问题,此前叙利亚政府代表团正是因为反对派仍然触碰巴沙尔去留的底线而匆匆离场,此时返回谈判桌也是受到美俄双方的压力:叙政府代表受到来自俄罗斯和联合国安理会的压力。美俄为何一定都要在叙利亚驻军,苏莱曼尼的警告又表明了伊朗什么样的立场?

叙利亚战争以“教派冲突、民族矛盾、恐怖主义扩散、大国博弈、代理人战争”等元素交织在一起,持续六年之久,直到2017年11月才达到大家公认的“IS终结日”,交战各派大体明确了自己的可控区域,寻求自身利益固化、扩大政治谈判也将成为“后伊斯兰国时代”各方逐鹿的主题。美俄在新环境下的“叙利亚竞技场”保留军事存在则各有企图:

对于美国而言,借反恐之名在叙北部建立桥头堡,就是为了通过常态化驻军来震慑巴沙尔政权,同时又可牵制俄罗斯、伊朗甚至是与自己“貌合神离”的土耳其。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曾表示,只要IS“还想打仗”,美军就会奉陪到底,美军的长期目标就是为了防止“伊斯兰国2.0版”的出现,其“弦外之音”当然是将矛头瞄准俄罗斯、伊朗和叙利亚政府。

伊朗威胁美军:撤出叙利亚,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叙利亚局势。来源:shoutwiki

而利用叙利亚库尔德武装这颗更小的旗子就是为了更好地实现美国的中东利益。2015年以来,美军已训练出数千名库尔德士兵,并计划在2018年继续斥资5亿美元训练库尔德武装,甚至“机降、伞降乃至空中补给”这种美军擅长的战术也在进攻拉卡的库尔德武装中显现。

二战后美国与苏联成为超级大国,苏联解体后不断增强的多极化趋势使得美国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越来越多的国家实力逼近美国,尤其在经济上。美国实力的相对下降使其使出浑身解数来维护霸权地位:在欧洲,通过不断扩大北约成员国,维护对欧洲地区的霸权;在中东,战争与颜色革命两手抓,软硬兼施。

但自海湾战争以来,美国在中东地区采取的多次行动都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寻找得力的代理人一直是美国的目标。面对一次次的不成功,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一定会做更多努力来实现预期目的。这也意味着美国不会轻易从叙利亚撤军。

俄罗斯更是将驻军叙利亚视为与美国争雄的跳板,防止支持的巴沙尔政权下台、让莫斯科在叙利亚和谈中占主导地位,这都离不开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莫斯科甚至宣称俄军要在那里待上七十年甚至更久,在叙的军事设施也按照永久性设施的标准来打造。

另外,叙政府军素质相对低下、叙利亚空军缺乏弹药以及大马士革最高指挥部内部存在缺陷等原因都让俄罗斯表示担忧。据俄新社报道,普京11日宣布俄罗斯将从叙利亚撤军,笔者认为,此举一方面受到国际社会的巨大压力以及在叙利亚驻军成本太高等因素影响,另一方面就是为了给美国暗示“你也应该撤军了”,此举将极大影响美国在叙利亚驻军的合法性。很显然,俄罗斯在叙利亚已经占据主导。

“什叶派脊梁”——叙利亚

自2011年叙利亚内乱爆发,伊朗就对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在政治、外交、军事、经济等方面给予坚定支持:

第一,政治和外交支持。首先区别对待“阿拉伯之春”与叙利亚内战。2010年底开始的“阿拉伯之春”席卷阿拉伯地区,伊朗认为这是史无前例的“神的愤怒的爆发”、“伊斯兰觉醒”,是伊朗伊斯兰革命经验所激发的。伊朗认为时局正好符合自己的意识形态,并预测穆斯林大众会推翻他们的统治者,以后的秩序将是修正主义和伊斯兰主义的,伊朗看好这次“阿拉伯之春”,并打算等待好结果。伊朗总统内贾德甚至谴责卡扎菲政府对示威民众使用武力。

来源 : 中东研究通讯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