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虚构,不过是为权力资本的新意识形态做辩护士

曹征路 2017-12-12 浏览:
小说是虚构的文体,世界上所有的小说都是虚构的。这个本来不是问题的问题,如今也变得尖锐起来。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对于那些触及了社会现实的挑战了现存秩序的小说,批评家就忘记了小说是虚构的。二是对于符合他们潜规则的小说,歪曲历史遮蔽真相的小说,他又不说代言了,他说“文学的力量就在于虚构”,“虚构、玄幻是二十一世纪的主流”,“想象力是第一位的文学品质”,说白了就是为权力资本的新意识形态做辩护士,为胡编乱造寻找理由。

所谓虚构,不过是为权力资本的新意识形态做辩护士

文学批评中的八个关键词(下)

第三个词叫虚构性

小说是虚构的文体,世界上所有的小说都是虚构的。这个本来不是问题的问题,如今也变得尖锐起来。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一是对于那些触及了社会现实的挑战了现存秩序的小说,批评家就忘记了小说是虚构的。

很多非文学标准就是这样制造出来的,比如出身,籍贯,年龄,性别,职业,职务,健康状况,居住地等等。

他们很在意作者的身份,一旦发现小说描写的生活与作者身份不一致,他就如获至宝,说这是知识分子在“代言”,是“从书斋到书斋的不在场”,代言怎么能可靠呢?所以“感动不是文学”,“道德不是文学”、“历史正确政治正确不是文学”,总之这样的小说不是文学。

按照这个逻辑,鲁迅不可以写祥林嫂,托尔斯泰不可以写玛斯洛娃,当然余华也不能写福贵,莫言更不能写“我奶奶”。

二是对于符合他们潜规则的小说,歪曲历史遮蔽真相的小说,他又不说代言了,他说“文学的力量就在于虚构”,“虚构、玄幻是二十一世纪的主流”,“想象力是第一位的文学品质”,说白了就是为权力资本的新意识形态做辩护士,为胡编乱造寻找理由。

一个萝卜两头切,左右都是他得。

所谓虚构,不过是为权力资本的新意识形态做辩护士

据说最早为小说下定义的人是十五世纪的法国神甫于埃:凡小说均为虚构的情节曲折的爱情故事。他指出了虚构和故事两个特征。

小说之所以能从一般叙事文体中分离出来成为独立的文体,文之所以为“学”,原因就在于它能通过虚构更加真实地反映事物的本质。因此一切虚构都是为了更加真实而不是更加虚假。

在一些人的叙事伦理中,虚构等同于虚拟,虚拟等同于想象力,把虚构与写实对立起来。因为在他们看来现实主义方法是写实的,因而不叫虚构,因而是低级的落后的。把现代派艺术当作现代化艺术,以为艺术创造是和物质生产技术进步相匹配的,时间越短越先进。由于这一说法使用频率极高,竟然习惯成了自然,在一些青年批评家那里也沿用下来。

其实西方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小说也是严肃的、批判的、介入的,《变形记》《城堡》《等待哥多》《秃头歌女》《鼠疫》《第二十二条军规》等等作品都是对资本主义的揭露批判,所以卡尔维诺才会说“卡夫卡是严格意义上的现实主义”。

如果我们非要用一个词来概括现代主义小说的艺术特征,我以为用“写意”比较准确。因为是写意的,所以才会忽略故事和人物塑造,才会有夸张、变形、抽象等手法的运用,才会有“小说哲理化故事寓言化人物符号化”,才会有现代后现代虚构的高度,才会有这些作品的世界性影响。但这样一解释,又不符合纯文学论者贬损现实主义精神的本意,因为“写意”恰恰是中国古代艺术的一大特征,传统得很,看不出先进性来,实在很难。指鹿为马本来就很难,还是回到常识比较容易。

事实上寓言式小说在中外古代文学作品中都有,它的结构内核是来自一个比喻,象征,或者一个推论性的想象,恰恰是问题小说的雏形,是从观念出发的小说,是标准的主题先行。而优秀的现实主义小说是来自生活本身,它的悲苦与歌哭就是作家的感同身受,二者的创作机理是不一样的。其实早在黑格尔那个时代,这种寓言化童话式的小说就被他讽刺为“上半身变成了美女,下半身还是鱼”,是艺术发育进化未完成的品种。他这个话有没有道理可以讨论,但说它是美学常识应该没有问题。

所谓虚构,不过是为权力资本的新意识形态做辩护士

第四个词是个人性

一切文学写作都是个人写作,集体创作也是由个人执笔的,当年普列汉诺夫就论证过作家是个体劳动者。为什么要强调个人性呢,因为文学既然是“学”,它就不是一般的文字记载,它总是要表现出你与他在认识和表达上的不同,作品才有存在的理由。也就是说文学只有摆脱了大众话语和意识形态束缚它才能成为独特的文本。

所以理解个人性要从它的源头找答案:个人性一词出现于西方的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首先在于强调一个自然的、一个真实的、不戴任何面具的自我,其核心是反抗神权;其次,在西方现代话语中,个人性还同知识分子的身份和立场密切相关,坚持个人性,就是坚持知识分子在社会结构中的边缘性和独立性,积极介入公共生活。

它强调的恰恰是个人对公共生活的干预,因此个人性是相对于公共性而言的,没有公共性就谈不上个人性,没有对集体话语的辩驳也就无所谓个人话语的独特。因此它正是中国作家十分稀缺个人主体精神,即人格的独立和表达的独特。

但在我们的批评家那里只能看到,个人性被曲解为私人性,被说成是与公共生活无关的隐私欲望,变成了闺房和浴缸。放弃了社会承担和价值判断,于是“小说就是阳光下的私密”,“没有身体的解放就没有人的解放,也就没有真正的人性基础和真正的文学表达”。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曹征路
曹征路
察网专栏学者、一级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