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怪象:“港独”继续侵校园 又一“港独”分子潜逃

兰斌强 2017-12-11 浏览:
上个月14日,这两个“港独”组织,即“学生动源”和“香港民族阵线”就在多所学校门口进行撒“毒”,当时引起了香港市民的极大愤概,社会舆论及许多人士都对其予以了强烈挞伐。当时教育局也表示了反对。然而,过去不到一个月,这些“港独”组织依然我行我素,继续向校园撒“毒”,可以说是猖狂至极。

明明在行违法,却不理直气壮执法;明明有案在身,却可想逃就逃了。这就是今日香港出现的怪现象!

“港独”再次校园撒“毒”

昨天,香港圣母书院举行开放日,“港独”组织“学生动源”和“香港民族阵线”,联通“圣母本土关注组”成员穿着印有“香港独立”字眼的上衣,再次到校门口派发“港独”传单,并使用扬声器叫嚣。

 

香港怪象:“港独”继续侵校园  又一“港独”分子潜逃

“港独”分子在圣母书院外派发传单

上个月23日,“圣母关注组”将“港独”传单放进学校学生柜桶、张贴在壁布扳上,并向学生派发印有“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贴纸。校方得悉后,当即将传单和贴纸没收,并指出他们违反“不准擅自进入其他课室”及“未经校方许可,学生不可在学校发宣传单张”校规。

昨天,这几个“关注组”成员联通数十名“学生动源”和“香港民族阵线”成员,趁学校开放日在校门口再次派发“港独”传单,并声称抗议校方之前没收他们张贴、派发“港独”传单的做法,声称是校方“打压”,是干涉“言论自由”。他们使用扬声器高声叫嚣“校方打压学生可耻”等口号,校方最终关上大门。

对此,香港教育局发言人表示,对破坏校园宁静,滋扰参与开放日的师生、家长及来宾,感到“遗憾”。同时,发言人重申,教育局已公开及明确指出“港独”并不符合香港特别行政区在基本法下的宪制及法律地位,任何“港独”主张或活动均违反“一国两制”、基本法及香港社会的整体和长远利益。

上述情况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港独”组织公开实施了鼓吹“港独”行为;二是香港教育局表示了“港独”不符合香港法律。

上个月14日,这两个“港独”组织,即“学生动源”和“香港民族阵线”就在多所学校门口进行撒“毒”,当时引起了香港市民的极大愤概,社会舆论及许多人士都对其予以了强烈挞伐。当时教育局也表示了反对。

然而,过去不到一个月,这些“港独”组织依然我行我素,继续向校园撒“毒”,可以说是猖狂至极。

上个月15日,本公众号曾发了一篇题为“猖狂:‘港独’公开把黑手伸向中学校园!”的文章,指出无论是按照《基本法》还是香港现有的法律条款,鼓吹“港独”都是违法行为。并呼吁必须斩断伸向校园的黑手。然而,非常遗憾的是,这只黑手不仅没有被斩断,相反越伸越长。

为何“港独”分子如此嚣张?今天笔者不想再长编大论了,只提出一个现象请大家思考:港府官方既然知道这些人在行违法之事,为什么只有“遗憾”而不理直气壮的行动?

旺角暴乱又一保释被告潜逃

一周前,香港《文汇报》披露了“旺角暴乱案”中的主要被告黄台仰在保释期间潜逃至英国。此事在香港社会产生不小影响。

今天再传出消息,该案中的另一名被告,同样是“港独”组织“本土民主前线”的成员李东升也潜逃了。昨天本应到高等法院接受聆讯的李东升没有出现在法庭。后经核实,李东升已经与黄台仰一同潜逃到了英国。这个李东升还有另一个身份,他曾经是已被取消议员资格的辱华、“港独”分子梁颂恆的助理。

香港怪象:“港独”继续侵校园  又一“港独”分子潜逃

香港《文汇报》报道的截屏

香港怪象:“港独”继续侵校园  又一“港独”分子潜逃

潜逃的李东升

香港高等法院现已发出通缉令,正式对黄台仰和李东升进行通缉。

该案目前还剩下6名被告,定于明年一月十八日开审,预计需要80天的时间。另外,该案的第八被告林伦庆申请也要离港一段时间,法庭将在下周二(12日)再开庭单独处理其离境申请。

身负在案,可以轻松保释,保释期间想逃就逃。对此,真不想再作更多的评论。还是留着大家自己去思考吧。

一百年前,晚晴作家吴趼人写了一本自传体小说,名为《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小说描述了日益殖民地化的中国封建社会的政治状况、道德面貌、社会风尚以及世态人情,揭露了晚清社会和封建制度行将灭亡、无可挽救的历史命运。

一百年过去了,封建制度的社会、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都灭亡了,当今的中国已是一个日新月异,在世界上有影响的大国。曾经被侵略者殖民了100年的香港也收回了,而且回归祖国已20年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兰斌强
兰斌强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