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景胜:给理想多一点时间,还是让幻想接受实践检验

吕景胜 2017-12-06 浏览:
所有政治见解的理想或幻想无论怎样争论都该接受实践的检验。今天自持精英感的知识分子如何指点未来预测几十年、上百年后中共是否还能初心永在、信仰未泯、引领民族、掌舵中华,还是像苏共在寒冷落魄的冬夜降下克林姆林宫的国旗树倒猢狲散,我们及我们的后代只要等待,必有答案。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2017年12月3日察网发表了姜迎春先生《对历史与现实的双重误读 ——丛书(给理想一点时间)的若干错误观点评析》。姜文指出:自由主义思潮始终将反对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视为自己的核心任务,从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的经验教训看,我们应高度重视自由主义思潮对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发展的腐蚀与破坏。在当代中国,自由主义思潮提出了“给理想一点时间”的历史愿景,认为自由主义必将取代社会主义,自由主义的“自由”理想必然成为现实。自由主义思潮的一个显著特征是它既误读历史又误读现实,其无视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在中国发展壮大的历史必然性、现实合理性及其远大的发展前途。笔者除了赞同姜迎春先生的观点,另想补充几点感想。

一、中国可否有属于自己特色的社会科学,现实中是否已存在中国特色社会科学?

【“正如没有中国特色的物理学、数学一样,也不可能有中国独有的政治学、社会学、经济学、史学……。有些人宣布他们不喜欢的那些西方学理都包含帝国主义的祸心,应该驱逐出中国!在爱国辞藻后面,这些人冀图画地为牢,把中国学术与世界割裂为两块,彷佛中国研究是他们的禁脔。要是以为他们完全排斥西方文化那就大错特错了!他们力图拒之门外的是公认的现代主流文化,而叫卖的是另一种从西方旮旯里找来的极端思潮,拌上传统文化中的陈腐作料。”】袁伟时:《承先启后的火炬》,选自《给理想一点时间》第2辑

理工科研究因研究方法手段、物质实验条件、技术设施设备、成果鉴定评估等等有相同性、可比性确实具有一定普遍性、普世性。科技条件相同前提下自然科学研究者在美国研究光电、化学、机械、工程、纳米、基因、通讯等等与在中国做同样研究区别不大,可能得出相对客观的知识、无差异共同“普世”的结论。

社科研究与自然科学不同,社科研究的对象是社会问题、社会现象、社会关系,在社会问题、现象、关系的背后有着特定的社会基础、历史文化,不同民族国家和地区的社会基础、历史文化等社会生态有差异性。社科研究者有精神立场、价值取向,且身处不同国度、民族、历史、宗教、文化环境中,不同的研究者身处这种差异性,让人们对同一个问题的研究得出共同普世的结论即不可能也是伪命题。如沈大伟、章家墩那样常年生活在美国研究中国得出“中国崩溃论”显然不是什么“普世”的结论。

社会科学研究是基于社会生活实践的,旨在解决社会发展中的各种实际问题。西方学术研究的概念、理论、方法等是建立在西方国家社会和文化的基础上,并不必然具有普遍意义。社科研究过程及研究结论产出具有更多国别性、民族性、地区性,更多受到该国该地区文化、宗教、历史、国家利益、地缘政治、价值体系、意识形态的深刻影响。如宗教、人权、主权、海洋权、民主、言论自由、国体政体、民族冲突、地区独立与分裂等意识形态政治色彩浓的相关问题研究各国学者因历史文化宗教、立场价值、研究视角理念路径不同很可能得出不同结论。西方话语霸权还经常搞出双标闹剧,分裂南斯拉夫独立科索沃时人权高于主权,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时又是主权高于人权。

社科研究不单纯是理论研究,还是实践研究,自然科学解决人类共同的问题,社会科学除了解决人类共同问题之外,更重要的是解决本国、本民族的问题。所以国际上早在上个世纪就已初露社科研究本土化之端倪。社科研究本土化是将国际上社科学术概念、理论范式、研究方法吸收消化为本国本民族所用,并以研究及解决本土问题为社科导向和使命的学术运动。社科研究本土化之倡议及运动其背后深层动机及原因一是西方理论不一定适合各国具体实践,各国需要产生符合本国实践能指导本国实践的本土理论,二是非西方国家本能地具有摆脱西方中心论、西方文化政治话语霸权的民族自觉自信自立自主的趋势。

我国早在上世纪30年代社会学家吴文藻、费孝通就发出社会学本土化的呼声并积极践行。上世纪80年代学术本土化运动流行于我国台湾地区。改革开放30年间我国学界不断有社科研究本土化之倡议。早年郑杭生先生在社会学领域,胡鞍钢先生的国情研究方面,近年杨光斌、王绍光先生在政治学领域的本土化实践尤为引人注目。

近年一大批海内外中国学者并未盲从社会时髦言论西式语境,始终坚守独立学术耕耘与开拓,从不同学科领域兴起了强大的中国问题、中国道路、中国改革的本土化研究(如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的张维为教授团队)。秉持同样研究理念、范式、路径的该学者群体的研究近年已形成规模化大量成熟成果,笔者在2015年6月的文章中曾斗胆提出(当然很可能更早有学者断言)这一社科研究本土化思潮在不久将来将形成中国问题、中国道路研究的中国民族学派。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吕景胜
吕景胜
人民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