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应对特朗普时代的新美国?

孙锡良 2017-12-05 浏览:
特朗普时代到底不同于以往在哪里?不论在野党如何阻遏,特朗普始终坚定推进自己的竞选承诺。不论敌友国家如何表现,特朗普始终坚定捍卫“美国利益优先原则”。不论国际组织或国际协定如何约束,特朗普始终坚定不移地进退自知。无论中俄如何做出让步,特朗普对战略威胁性国家坚持围剿的决心不会变。不论美国的政局如何走向,特朗普始终坚定设法改变美国主流思维。

如何应对特朗普时代的新美国?

自特朗普任职美国总统以来,中国的战略专家及民间人士都对他产生了诸多误判,这就造成了一个结果:特朗普无论做出什么动作,中国网络上始终很难看到理性分析。

最近短短一周,特朗普用两件事情把中国网民再次拉入到分裂当中,一是明确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二是成功让税改法案在参议院得到通过。这一内一外的双线表达给了世界非常鲜明的印象,也完全体现了特朗普的一惯作风。

如果你真是一位成熟的国际关系观察者,应该能想得到这些结果的正常性。如果你只是一个跟风者,会继续看不懂特朗普的未来。

回顾一年多来的认识,我可以很平静,因为一直没有产生明显误判。

特朗普时代,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新美国时代,他用非常规的手法在引导美国从各个领域产生新思维,即便看起来很愚蠢的动作,仍然可以看到美国超强智库作用的影子,这就是体系中的美国。

我们不妨先理清一下特朗普时代到底不同于以往在哪里?

不论在野党如何阻遏,特朗普始终坚定推进自己的竞选承诺。

国际社会可以清晰地看到,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国内一时一刻也没有停止对特朗普团队及本人的所谓调查,多次杯葛他的内外政策,甚至将部分问题提交到法律程序。但是,大家又应该看到另一个事实:无论政敌如何强硬,特朗普总是表现得更为强硬执着,移民政策,区域协定,国际协定,贸易政策,税收政策,医改政策,等等,特朗普一个一个地取得突破,每一步都走得很稳定。

在中国民间,很多人都在预测美国人会很快把民选总统赶下台,都嘲笑政治斗争会将美国拉向堕落方向。结果不是这样,特朗普很好地适应了在野党的斗争,并且很好地维护了美国法律体系的惯性,没有越权乱法。尤其值得称道的是,特朗普无论面临多少指控和干扰,始终没有践踏美国传统的民主模式。

特朗普坚定推进竞选承诺的决心会加深美国选民对他的印象——没有选错人。这个“印象”将更进一步鼓励特朗普为更长远前路做准备,外界对他特殊风格的适应也将常态化。

不论敌友国家如何表现,特朗普始终坚定捍卫“美国利益优先原则”。

按一般做法,美国常常把“反意识”用于对手或敌人身上,很少会直接得罪友国。然而,特朗普改变了这一传统,他不只是得罪默克尔,还得罪日本,还得罪加拿大,得罪诸多盟国。只要他认为有损于美国利益的事情,他会坚定地予以更改路线。

从初期看,这会对美国造成不利,友国会产生排斥感。但是,从中长期看,特朗普的政策最终会奏效,会获得“理解”,因为强大的美国仍然是这些友国的重要依靠,特朗普正是抓住了这一核心要素才敢于易弦更张。

对于竞争对手或敌国,特朗普没有也不会做出任何实质性让步。尽管中国对其给予了足够多的回报,但并没有能感动他的迹象,特朗普,心中只有利益,心中只有长期战略,他不易被感动,最多最多只有瞬间的客套式表达,任何试图以“让步换理解”的设想最终都会落空。

国家战略面前无情感。

不论国际组织或国际协定如何约束,特朗普始终坚定不移地进退自知。

在过去将近一百年的时期内,可以认为,大部分国际规则都离不开美国甚至由美国主导,尤其是“二战”以后的国际秩序与规则近乎就等于“美国规则”,直到“冷战”彻底结束。

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国际格局多元化趋势明显,多极竞争的态势正在或已经改变国际旧规则的效力,这给美国利用规则获取收益的成就感大大降低,部分组织和协定甚至正在削弱美国的影响力。

美国是一个战略型国家,它的智库相当强大,特朗普的成功不只是个人的成功,而是他身后智库的成功。特朗普的求变,事实上也反映了美国战略家们基于现实的集体求变。

很多中国战略家都把美国的“退出”视为美国重新走向孤立主义时代。我认为这一判断是完全错误的,丝毫都不具有国际视野及前瞻性。

美国为什么敢于退出?因为退出之后,没有一个组织敢于让美国吃亏,没有看到一个组织敢推出“排美条款”,相反,只会谋求设法接近美国思维。中国在WTO之外时,会遭遇歧视性待遇,中国进入了WTO之后,仍然看美国脸色行事。美国自信各类组织不敢如此待它。

美国为什么急于退出?因为美国要构建更有利于自己的世界新规则,从而为世界新时代准备自己的后手。

当今世界,仍然是美国主导的世界,根本不存在美国孤立主义现实性,它在重要的国际组织(政治、经济、军事等)中是毫无疑问的领导角色,凡有利于美国的,美国会继续领导下去(三大经济组织、北约、联合国等),凡有利于竞争对手的,美国会制造分裂等待重构时机,它不是在准备自己的孤立,而是在准备自己的新未来。

无论中俄如何做出让步,特朗普对战略威胁性国家坚持围剿的决心不会变。

在“冷战”时期,美苏坚持的是阵营战略,各自充当阵营的领导者。“冷战”结束以后,整个世界没有势均力敌的平衡性阵营,只剩下美国一家独大,美国不再害怕阵营性的对手。但是,没有阵营对手,并不代表美国不寻找对手,中国和俄罗斯分别以独立的身份重新成为美国的长期战略对手,这是美国进步的需要。

本来,普京希望与特朗普走近。但是,美国的权贵集团并不会轻易答应,于是就出现没完没了的“通俄门调查”,与其说这一调查是冲特朗普而去,不如说是美国的政治大戏,这出戏逼着美国朝既定战略而去。

从另一个角度看,特朗普的“受约束”实际上也是有正面作用的,本质是:特朗普唱白脸,在野党唱黑脸。相得益彰。

中国,对美国的战略考验相对于俄国更加富有挑战性,因而也就决定了美国不会对中国产生任何动摇性战略,只会促使美国决策者更加坚定地推进。近些年来,中国战略智库完全误判了“美国友情”,单方面认为,只要中国真情靠拢美国,美国就会释放出善意给中国。然而,多庞大的采购及投资合同也没有产生超过十天的蜜月期,从实践上看,频繁地失效应该能唤醒一部分人的客观判断力。

美国会始终把中国和俄罗斯当作威胁,尤其是会把中国看成更大的潜在威胁,中国的任何善意都不会改变美国的战略方向。

不论美国的政局如何走向,特朗普始终坚定设法改变美国主流思维。

在中国,有这么一种声音,那就是时刻预测特朗普的下台可能性。我不敢铁定讲特朗普没有意外情况,但我始终坚定地认为,把精力放在预测人家倒霉事的发生机率上是不聪明的,也是无益的,因为,美国换个总统也不能改变美国战略,若换了,是不是还得继续预测别的总统再下台呢?有必要吗?

其实,大家应该很清楚地看到,特朗普上台以后,他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在改变美国人的既有思维,他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推进美国新经济革命,他以对抗传统美国习惯的形式刺激美国人的旧观念。外国人担心他下台,他自己却没有把下台看成是自己优柔寡断的一种理由,更没有把影响他决策的绊脚石搬掉,他只是坚定地向前走。

过去,我劝大家不要骂特朗普,也劝大家不要唱特朗普下台及美国衰落的挽歌。现在,我仍然还要提醒朋友:我们天天在跑,美国不可能哭着求你停下脚步,美国在变,它也会快跑,它还会毫不犹豫地给你扔绊脚石。

给个小结:特朗普正在以自己的方式引导美国新思维,无须怀疑真假,只能准备应对。

管用的“准备”肯定由主流官方人士拿捏,民间只能给些不太靠谱的建议,权当着小民们闲时的消遣。

烦人的话少讲,针对特朗普时代的新美国,本人就提几点民间意见:

1、中美关系真的需要开始考虑“平等理念”了,过去的让它过去,未来不应循旧辙。

2、美国以绝对自私的观念准备新战略,中国不应该跟着学,但中国应该知道:钱不一定能解决所有问题。

3、任何国家的国际战略应该考虑到“价值观基石”或者说“信仰基石”,如果没有共同的基石,在实施任何战略时都要谨慎小心(包括类似“一带一路”的战略),没有收益的投资还不如直接给予援助,因为投资没收益事小,借钱成仇,那就得不偿失,人与人的道理在国家间也适用。绝对不能用抽血式方法做输血式交情。

4、绝不要用夸张的情感预测美国衰落和美国总统下台,这是没出息的想法,真正要做的是正确理解美国的想法,对美国,不要存任何幻想,用自己的独立性去应对美国的自私性。

5、透支式的消费激情是危险的,满网络的自大情绪终究会在某个时候变成消极因素,中国的结构调整正在被新资本贵族的商业模式拉向负方向,依赖“房经济、路经济、车经济”的时代该结束了,全民疯狂抢购网络打折低质商品的时代也该结束了,一个用低质商品陶醉自己的国家不可能强大到哪里去。

写于2017年12月4日星期一

【孙锡良,察网专栏作家】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孙锡良
孙锡良
中南大学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