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炎:特朗普很保守吗? ——网络媒体与美国政治转向

王 炎 2017-12-04 浏览:
如把美国政治乱象归咎于特朗普的个人风格,以为他侥幸上台,民主政治暂时偏轨,只要换届,一切恢复如常,恐怕太乐观了。特朗普现象与欧洲民粹不仅是股 “逆流 ”,技术革命已催生新的政治文化形态,无论谁来主政,西方政治未必回归 “常态 ”,或拐向不同的轨道。如何言说这一巨变?

原编者按:特朗普现象意味着什么?王炎的文章不仅仅是要解读美国当前的政治特征,更是希望将读者拉到为技术革命所改变的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现场。我们的行为方式、人际关系、生活习惯都被脸书、推特(或微信)、网上购物重塑之后,政治文化形态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我们可以由此思考两百年的现代思想体系面临的考验和将有的巨大转折。

王炎:特朗普很保守吗? ——网络媒体与美国政治转向

"玩"手机的特朗普(来源:网络杂志The Federalist)

法西斯回潮?

大西洋的一边,欧洲勃勃兴起右翼民粹,另一边,特朗普当选总统,两岸遥相呼应。西方政治正经历倒退?久违的保守民粹回潮了?愤怒的自由派称特朗普是法西斯上台,特朗普也用同一标签回敬敌人。中情局泄露其竞选班子与俄罗斯暗通款曲,总统在推特开骂:CIA是纳粹情报部!像“二战 ”老片回放。难道西方穿越到 “二战”之前?可网络媒体已改变了世界,“千禧一代 ”刚步入社会,究竟是 “阳光底下无新事 ”、历史永远在左右之间摇摆,还是我们没眼光洞察历史的新变数?

历史是连续的,转折巨变之前,“常数 ”不断积聚而后质变。但巨变的爆发力却不源自 “常数 ”,往往是偶然机缘,如技术革命、地理大发现、气候骤变等,“异数 ”的冲击力酿成 “突变 ”,把“常数 ”带入新时代,衍生新意。观察者却囿于既有的知识型,能辨识已被认知系统编码的 “常数 ”,面对 “异数 ”失语,它尚未进入语言,待后人解读才进入历史叙述。也有观察者只注意观念史,坚持思想推动历史前进。其实,思想的演进乃回应历史变革,而非其肇始。以经典意识形态解释特朗普现象,贴上保守、民粹甚至法西斯的标签,便当易行,却言之无物。历史上的法西斯,有具体语境,两次大战之间,西班牙、意大利和德国保守逆流同时飙起,也彼此不同。非要总结出个 “共相 ”,无非都针对现代的高歌猛进,利用大众担心亘古的 “自然秩序 ”被破坏,煽动回归 “健全的自然 ”,重振罗马帝国雄风。今天使用这个标签,并非回访历史,而是污名性的诅咒。自由媒体和特朗普口中的 “法西斯 ”,是骂对方 “坏蛋 ”,并非对象性描述。那么,特朗普现象意味着什么?一位看似不可能的候选人,为什么在二〇一六年大选获胜?

王炎:特朗普很保守吗? ——网络媒体与美国政治转向

《破灭:希拉里竞选失败的内幕》(Crown;April 18, 2017)

乔纳森 ·艾伦(Jonathan Allen)与帕恩斯(Amie Parnes)出版新书《破灭:希拉里竞选失败的内幕》(Shattered: Inside Hillary Clinton’s Doomed Campaign),刚上市便获热评。新书发布时,艾伦侃侃而谈:“欧洲民粹浪潮如海啸涌到美国海岸,希拉里看到了,不知所措。她是体制中人,一生只懂在体制内运作,通过政府机构改良社会。如今发现公众要颠覆一生信仰的体制,她不知如何应对,也不能把握时代。”克林顿夫妇早意识到,英国脱欧的孤立情绪会传染美国,却找不到更好的竞选策略。希拉里对助手说:“我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国家的事情了。”整个主流媒体也没看懂,才误判选举。现实改变了,大家的思维没跟上。新书作者言之成理,打开书却少有新意,仍因循两党博弈的老路,似乎希拉里只输在竞选策略未与时俱进,而自由与保守的对决仍为选举定式,两党轮流坐庄将世代罔替。果真如此吗?

王炎:特朗普很保守吗? ——网络媒体与美国政治转向

拉什·林堡

“拉什 ·林堡秀 ”(Rush Limbaugh Show)是一个极具影响力的广播脱口秀节目,主持人林堡口无遮拦、极端保守、死硬民粹,堪称民间保守势力的代言人。一次收听,有听众打进电话,说要给自由媒体一个忠告:“他们大搞通俄门弹劾总统,要小心了,如特朗普下台,副总统迈克 ·彭斯(Mike Pence)接任,可比总统更保守,自由派打错了算盘。”林堡很敏锐:“我只同意你的后半段,彭斯的确保守,但特朗普并不保守,还有点 ‘自由 ’嘞,属于讨人喜爱的自由派。”林堡对民主党的 “自由范儿 ”衔恨入骨,欣赏共和党保守候选人麦坎恩(John McCain)、保罗 ·瑞恩(Paul Ryan)、桑托勒姆(Rick Santorum)之流,重返美国黄金时代。他们的保守如桑托勒姆一言蔽之:一手《圣经》,一手持枪,属美国 “老派 ”。特朗普可不老派,做客 “霍华德 ·斯特恩脱口秀 ”(Howard Stern Show)多年,从未看出有麦坎恩或彭斯式的循谨与正派,相反他反叛、另类、虚无,是娱乐界 “恶少 ”。如果说法国的勒庞、德国国家民主党(NPD)或英国脱欧属保守复辟,特朗普却既不保守也不自由,他代表什么主义?赢得哪些选民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