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一个和《小时代》不同的中国

郭松民 2017-12-01 浏览:
网友实际上指出存在两个中国:一个是郭敬明的《小时代》中国,还有一个是“好多人”生活于其中普通中国。这两个中国,如同朱安·索兰纳导演的《逆世界》那样分成上下两个世界。“下世界”的屌丝如果要进入郭敬明以及其他成功人士居住的“上世界”,真是比登天还难。从长远来看,中国不可能让绝大多数的90后成为郭敬明,但如何通过健全的社会政策,包括就业政策和财富分配政策等,让每一个人都能从中国高速发展中受益,还真是值得认真考虑的。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无论一些人或一部分舆论对《小时代》如何反感,但它在客观上已经成为一个巨大文化现象,无视其存在自然是鸵鸟,不过是不是要批评它,也是一件令人大费踌躇的事。

因为郭敬明已经在多次访谈中坦言,他并不介意褒贬,只介意市场。任何对它的批评,都相当于在替它做免费广告。

想象一个和《小时代》不同的中国

《小时代》和大时代密不可分 

这种状况的出现,和近几十年中国主流文化受到西方价值观强烈冲击后形成的理想主义价值观缺位有关。

好比旧中国的许多地区,由于缺医少药,老百姓只能用鸦片做万应灵药解除病痛,此时任何对鸦片副作用的谈论,客观上都等于在替鸦片做广告。

前文化部部长、著名作家王蒙做客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时痛批郭敬明和《小时代》。老实说,王蒙的态度让我很讶异,因为郭敬明正是循着王蒙提倡的《躲避崇高》的路径,一路走进《小时代》的。

实际上,恰恰是由于王蒙一代的文化人,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重回舞台中心后,对新中国成立以来的革命文化、解放文化、工农文化等采取了完全否定态度,郭敬明才能携《小时代》登上文化大舞台并扮演主角。

从这个角度来看,王蒙客观上扮演了郭敬明的清道夫的角色。王蒙,以及王蒙同时代的文化人需要的是反思,而不是抱怨和假装无辜。

想象一个和《小时代》不同的中国

要谈《小时代》,就必须要谈郭敬明,不理解郭敬明,就不能理解《小时代》。

在郭敬明早期的经历中,有两件事深深刺激了他,也深深地激励了他。

一是他刚到上海读书时,有一次和母亲一起坐地铁,由于不懂得走闸门而被工作人员用上海话侮辱。他后来回忆说:

“那时我就暗下决心要闯出一番事业,用才华、能力证明外来者的地位和价值。”

还有一次是已经小有名气的他,在参加活动时由于没有穿名牌而受到轻慢。郭敬明说,

这种耻辱感把他整个世界观“摧毁”了,他感到愤怒又自卑,从此便开始了对名牌和奢侈品的狂热追求。

自2002年开始,只用了短短10年左右的时间,郭敬明就实现了从普通的四川自贡高中生到中国作家首富的梦幻式转变,建立了自己的出版帝国,现在已是亿万身家。

他成为当下中国的市场社会和金钱/资本统治体系的最大受益者。

想象一个和《小时代》不同的中国

这样的经历和地位,决定了他对中国,尤其上海这个财富与资本中心秩序的高度认同

市场和金钱的统治是令人窒息的,一般人会本能地产生抗拒心理,郭敬明的不同之处在于,尽管早期受到刺激,至今仍耿耿在心,但他对这个体系没有任何反感,而只想在这个体系当中爬上去,成为金字塔顶端中的一员。

和他先后成名的韩寒,曾经笨拙地试图扮演“公知”的角色,而郭敬明却从来没有这样的冲动,他非常享受自己的成功,沉醉于成功带来的纸醉金迷的奢华生活。

有人说《小时代》没有主题,这是不对的。

在《小时代》中,清晰地贯穿郭敬明的这种价值观:金钱/资本的统治是天经地义的,人生最大悲剧不是被资本统治,而是被资本拒绝。

《小时代》和大时代是密不可分的。

大时代就是冷战结束以后,以市场化、私有化为主要内容的新自由主义浪潮席卷全球,资本在前社会主义国家的废墟上以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明的面目重返,新自由主义的浪潮把电影裹挟其中,同时成为电影的内部逻辑。

具体而言,就是资本及其形象代言人,在电影中不再是一种异化的、迫害性的力量,而是一种拯救性、保护性的力量,是信心、成就和安全感的来源。

想象一个和《小时代》不同的中国

资本对人的支配变成了一种慈爱

《小时代1》中,有林萧(杨幂 饰)到《M.E》面试的桥段。

一排身材高挑、面目姣好的美女在主编宫洺(凤小岳 饰)的办公室外,等他一一面试。进去以后被拒绝的,出来时无不哭的梨花带雨,甚至晕倒。林萧由于心情紧张,再加上顾里(郭采洁 饰)借给她的高跟鞋鞋跟太高,当场出糗摔倒在宫洺脚下。在这尴尬的时刻,她居然陷入了一种幻觉:宫洺无限温柔地把她扶起来,并亲手为她梳理头发——

我们看到,金钱/资本作为一种支配人的力量,其对人的支配和役使,已经内化为被役使者的一种主观需求,对林萧以及一同等待的面试者来说,只有被资本接受,才能找到存在感,才能证实自我价值,才能找到成就感。

宫洺是《小时代》中资本权力的化身,他高高在上,冷漠无情,扮演着一种类似威严的父亲那样的角色。

他不断地向担任其助理的林萧下达不近情理,甚至无法完成的指令,而且不接受她的任何解释。宫洺生活考究奢华,喝饮料都要用几十种不同品质的杯子,林萧必须像旧时代的使唤丫头那样记住每一个杯子的用途,不能有丝毫的差错。当林萧由于过于紧张而失手打碎了一个杯子之后,他竟然毫不客气地令她去买一个一模一样的杯子赔给他,根本不考虑这个价格昂贵的水晶杯完全不是林萧所能够负担的起的。

宫洺对林萧的压迫是“非人”的,但在《小时代》给出的逻辑中,这一切居然都是为了成就林萧,当林萧由于完不成任务陷入窘境时,宫洺及时地拿出“plan B”为林萧解围,所以他也就无保留地被赦免了——他的一切严厉、一切的不近人情,最后都变成了一种美,甚至是一种慈爱。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郭松民
郭松民
独立新闻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