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公司花钱买瞎话法国畸形儿10年52次手术

李婧詝 2017-10-05 浏览:
在全球第一经济体、草甘膦的发明地,起诉孟山都的受害者越来越多。最新数据是3500人--他们自己或他们的亲属罹患非霍奇金淋巴瘤,这种罕见的血液癌症被归因于接触草甘膦。这种在世界各国被广泛使用的除草剂系1974年由孟山都推向市场,草甘膦也是孟山都转基因种子的基础农药--它可以杀死一切杂草,而孟山都的转基因作物不受影响。最新一批《孟山都文件》于2017年夏天被解密,揭露了其保密至今的活动:代笔,这是一种严重的科学欺诈行为。商业公司的员工做出研究、撰写论文,而后以著名科学家的名义发表,仰仗后者之名获得公众信任。这些科学家提供了为产品“洗白”的宝贵服务,当然会获得丰厚的报酬。这正是孟山都秘密使用的策略。

10月4日,一对法国夫妇对著名的转基因种子生产商孟山都发起诉讼。他们认为,后者是导致10岁儿子残疾的罪魁祸首。同一天,《世界报》曝光孟山都贿赂科学家,要求他们撰写对自己有利论文的细节。

Sabine Grataloup原本平静地生活在里昂附近小镇Isere。2006年8月,她在怀孕后打理家里的农场时,使用了孟山都出产的草甘膦除草剂喷雾。儿子Théo出生时食道和喉咙严重畸形。10岁的Théo即将进行第52次手术。

Théo的父亲Thomas Grataloup对法新社记者说,诉讼状已经提交,法院方面十几天内就会有回应。这是法国第一起此类病理诉讼,他们还不知道会被归类到民事还是刑事案件。

转基因公司花钱买瞎话法国畸形儿10年52次手术

Sabine Grataloup孕期嗅入草甘膦喷雾,儿子患先天性食道喉管畸形。

工作笔记、电子邮件、保密合同……《孟山都文件》继续发酵,曝光出大大小小的秘密。孟山都在美国面临的诉讼迫使其逐步公布这些文件,继去年6月发布第一部分后,《世界报》于10月4日继续梳理转述来自美国的消息。

在全球第一经济体、草甘膦的发明地,起诉孟山都的受害者越来越多。最新数据是3500人--他们自己或他们的亲属罹患非霍奇金淋巴瘤,这种罕见的血液癌症被归因于接触草甘膦。这种在世界各国被广泛使用的除草剂系1974年由孟山都推向市场,草甘膦也是孟山都转基因种子的基础农药--它可以杀死一切杂草,而孟山都的转基因作物不受影响。

最新一批《孟山都文件》于2017年夏天被解密,揭露了其保密至今的活动:代笔,这是一种严重的科学欺诈行为。商业公司的员工做出研究、撰写论文,而后以著名科学家的名义发表,仰仗后者之名获得公众信任。这些科学家提供了为产品“洗白”的宝贵服务,当然会获得丰厚的报酬。这正是孟山都秘密使用的策略。

秘密的交易

比如美国著名的生物学家、专业评论作家Henry Miller,他也是斯坦福大学智库胡佛学院的研究员,每个月在美国媒体发表多篇文章。《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经常刊载他的专栏文章--攻击有机农业、赞颂转基因作物。

经济学杂志《福布斯》的网站也刊登了Henry Miller的作品。但2017年8月某一天,Miller署名的数十篇论述在该网站上突然消失。“‘福布斯’所有供稿作家都签署了一份合同,要求他们公开潜在“利益纠葛”、仅发布原始著作”,杂志发言人说:“我们注意到Miller先生违反了合同条款,所以将其所有文章删除,并终止了与他的合作关系。”

转基因公司花钱买瞎话法国畸形儿10年52次手术

2014年5月,阿根廷一家农场准备喷洒草甘膦除草剂。

《孟山都文件》揭示:Miller的一些著作实际上是由孟山都公司的专业团队炮制的。这位著名科学家与转基因公司的合作是从2015年2月开始的。当时,孟山都正准备迎战即将到来的“危机”:总部位于法国里昂的国际癌症研究中心(CIRC)很快要公布对草甘膦的评估结果。孟山都知道,CIRC的裁决对它将是灾难性的。当年3月20日,草甘膦被正式宣布具遗传毒性,对动物致癌、对人类“可能致癌”。

孟山都决定反击。公司一位高管通过邮件问Miller:“您想写关于CIRC结论的文章吗?关于其判断过程和备受争议的决定?我有一些基础材料,需要的话就给您。”Miller同意了,但条件是“有高质量的草案”。孟山都提供的“草案”似乎真的是“高质量”的:文章于3月20日在“福布斯”网站以Miller之名发表,几乎没做任何修改。

Miller先生和胡佛研究所目前都拒绝接受采访。孟山都承诺:公司只是提供给Miller论文草案,编辑和发表都是Miller做的,所表述的观点是他自己的。

无处不在的“代笔”

上文的例子只是孟山都诸多“代笔”案中的沧海一粟。孟山都的战略并不局限于靠大众传媒引导舆论。根据曝光文件中的通讯记录,“代笔”还涉及专业期刊科学论文的发表,并且相当频繁。

2010年11月,孟山都公司一位名叫Donna Farmer的毒理学家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一份手稿的前46页给自己在Exponent的联络人,这家事务所专门从事科学服务,管理学术论文在某个科学杂志的出版。Donna Farmer将自己的名字在作者列表中删去。不久后,她这篇文章在《毒理学和环境卫生杂志》发表,署名的作者都是孟山都公司以外人员。这篇论文的结论是--草甘膦对生殖和胎儿发育没有风险。

转基因公司花钱买瞎话法国畸形儿10年52次手术

阿根廷被称为“第一个被孟山都摧毁的国家”。上图为14岁的男孩Sebastian,因母亲长期接触草甘膦罹患脑积水和骨髓性脑膜炎。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