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尔德独立公投引发轩然大波,等待它的或是腥风血雨

田文林 2017-10-04 浏览:
一直被库尔德人视为靠山的美国也明确反对库区独立公投。在笔者看来,美国反对库区公投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损害伊拉克领土完整。伊拉克现在已经是美国的势力范围,库尔德独立直接损害伊拉克统一,由此间接损害美国的地区影响力,并可能使伊朗从中受益。这显然是美国所不愿意看到的。二是干扰反恐大业。目前,打击“伊斯兰国”的斗争正如火如荼。在此关键时刻,库区强行推动独立公投,很可能转移各方注意力,干扰打击“伊斯兰国”这一当务之急。说到底,当前库尔德独立选择的时间和条件都不成熟,美国没必要为库尔德人火中取栗。

9月25日,在各国一片反对声中,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开启独立公投。投票结果显示,92%民众赞同库尔德地区独立。此举在中东引发轩然大波。重重阻力之下,库尔德人独立前景并不乐观。如果其强行往前走,等待它的势必是一场腥风血雨。

库尔德人是中东最古老的民族之一,总人口接近3000万,是中东第四大民族,却始终没有建立自己的民族国家,因此谋求独立一直是库尔德人的百年梦想。一战结束后,库尔德人曾面临独立建国的黄金机遇期。从内部看,奥斯曼帝国解体后,境内各民族竞相谋求独立,新生的土耳其共和国与希腊苦战,无暇他顾;从国际上看,美国总统威尔逊发布了“十四点计划”,支持全世界“民族自决”。1920年8月协约国与土耳其签订《色佛尔条约》,允许库尔德人聚居区独立建国。然而,凯末尔领导的土耳其国民军多次重创协约国军队,双方于1923年7月重新签署《洛桑条约》,以取代《色佛尔条约》。新条约对库尔德建国再未提及,反将15万平方公里的库尔德人聚集区划归伊朗,将8万平方公里库尔德人聚集区划归伊拉克,加上1920年划归叙利亚的2万平方公里,库尔德人被分割在土耳其、伊拉克、叙利亚、伊朗四个国家,由此使库尔德人建国梦想功败垂成。

库尔德独立公投引发轩然大波,等待它的或是腥风血雨

近年来,中东发生的一系列重大事件,再次为库尔德人建国提供了历史机遇。一是1991年海湾战争爆发后,美英联军在伊拉克北部设立禁飞区,将联合国“石油换食品”收入的17%分配给库尔德地区,由此使其脱离中央政府,处于半自治状态。二是2003年伊拉克战争后,随着萨达姆政权垮台,伊拉克库区的独立程度进一步提高。根据2005年通过的新宪法,库尔德自治区作为联邦单位实行自治,拥有议会、政府和军队,库尔德语同阿拉伯语一起,被列为伊拉克官方语言。伊拉克库尔德人实现高度自治。三是2014年“伊斯兰国”兴起后,库尔德人因身处反恐第一线,各国纷纷为其提供武器支持,库尔德武装力量大增,军队人数由10万增至40万。库尔德武装乘政府军节节败退之际,抢占了许多库区之外的争议地区,尤其是控制石油重镇基尔库克,极大增大了库区的经济实力。

在此背景下,库区独立野心越来越明显。库区领导人巴尔扎尼声称:“伊拉克已经分裂,库尔德人再不会隐藏独立的目标。”巴尔扎尼原定于2014年6月举行独立公投,后因“伊斯兰国”异军突起而推迟。2017年以来,随着“伊斯兰国”节节败退,库尔德人再次将公投提上日程,并不顾各方反对,在9月25日举行公投。

伊拉克库区谋求独立,不仅触怒伊拉克中央政府,土耳其、伊朗、叙利亚等邻国也强烈反对,甚至连一向与库尔德人关系融洽的美国也表态反对。

伊拉克政府已经没有退路。库尔德人举行公投的地区包括库区三个省份杜胡克、埃尔比勒、苏莱曼尼亚,以及库尔德人控制的基尔库克省,面积约占伊拉克领土面积五分之一。一旦库尔德地区独立,伊拉克势必将名存实亡。9月14日,伊拉克国民议会宣布罢免支持公投的基尔库克省省长纳杰姆丁·卡里姆;9月18日,伊拉克最高法院要求推迟公投。库尔德人举行公投后,国民议会要求政府反制公投,要求中央政府对发动公投的库区领导人发起诉讼、关闭库区与邻国接壤的陆路边境、封锁库区空域、接管由库尔德人实际控制的基尔库克等地的油井等。9月29日,伊拉克政府出台两项旨在“孤立”库区的主要措施:一是对出入库区的国际航班实施禁飞;二是在库区与接壤的土耳其、伊朗的陆路口岸外设置关卡。

土耳其、伊朗、叙利亚等地区邻国也强烈反对。这些国家境内均有相当数量的库尔德人,因此担心伊拉克库尔德人独立公投将产生“外溢效应”,引发国内库尔德人效仿。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威胁关闭边境、切断伊拉克库区向外输送石油的管道,并警告称不排除采取军事行动。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也在西北边境的库尔德人区举行军事演习,并暂停了所有直接飞往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航班。伊朗、伊拉克将在“未来几天内”沿伊朗与伊拉克库区边界一带举行联合军事演习。

一直被库尔德人视为靠山的美国也明确反对库区独立公投。在笔者看来,美国反对库区公投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损害伊拉克领土完整。伊拉克现在已经是美国的势力范围,库尔德独立直接损害伊拉克统一,由此间接损害美国的地区影响力,并可能使伊朗从中受益。这显然是美国所不愿意看到的。二是干扰反恐大业。目前,打击“伊斯兰国”的斗争正如火如荼。在此关键时刻,库区强行推动独立公投,很可能转移各方注意力,干扰打击“伊斯兰国”这一当务之急。说到底,当前库尔德独立选择的时间和条件都不成熟,美国没必要为库尔德人火中取栗。

总之,伊拉克库尔德独立公投引发各界强烈反对,反对独立的力量明显强于谋求独立的力量。重重阻力之下,库尔德人独立前景并不乐观。如果其强行往前走,等待它的势必是一场腥风血雨。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田文林
田文林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