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阳:看吴京智怼《新京》

黎阳 2017-09-02 浏览:
看看《新京报》首席记者王志安对吴京的“专访”内容:“敏感话题”、“没有艺术性”、“擅自更改护照涉嫌违法”、“中国人在海外得不到中国保护”、“把爱国当市场”、“实际追求的是票房”、挑拨同行关系、“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心理变态”……没有一个不带陷阱的,没有一个不带敌意的,什么能给人添堵就扯什么,怎么能恶心人就怎么来。但是在《战狼II》大获成功、举国一片称颂、事业高峰状态、春风得意之时仍能如此冷静地坚持住自知之明,吴京对各种批评能如此谦虚谨慎宽容大度,对一些无理指责甚至泼妇骂街都能如此心平气和不为所动——这才见真人品。

黎阳:看吴京智怼《新京》

黄鼠狼给鸡拜年,想干什么不言而喻;《新京报》专访吴京,意欲何为可想而知——对这家南方报系的分店,只要看它的过去,就可以知道它的现在;知道它的过去和现在,就可以知道它的将来。远的不讲,就看最近的两桩:纪念建军90周年朱日和大阅兵,《新京报》当天就来了个针锋相对——“耀武扬威阅兵就是无知”,外加一句富兰克林的话:“缺少谦虚就是缺少见识“。印度军队侵犯中国洞郎,《新京报》马上来了个里应外合——用印度圣雄甘地的话教训中国人对印度的侵略不得抵抗:“以眼还眼,只能使全世界的人都变成瞎子”,外加一副“叉子叉掉一颗颗红五星”的配图。如此敌视中国的专门跑来“拜访”大力宣扬热爱中国的,你说能有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看看《新京报》自己公布的首席记者王志安对吴京的采访录(吴京:从您这之后,我要拒绝所有的采访了https://v.qq.com/x/cover/hz4zctoxzbfivwo.html)18分44秒的视频简直是处处陷阱,步步杀机:

一、“敏感话题”

王志安一上来就死死咬住“敏感话题”大做文章:“你电影里面一开始的镜头就是拆迁。当时怎么想到设计这么一个故事?”“那么多象你说的社会不公正的事件你为什么会选拆迁?”“你是导演”、“你当时选拆迁肯定是认为这个更值得选”、“穿军装把那人打倒?”

有点常识就知道,“为什么”这三个字是不能轻易用的。除非关系特别亲密、气氛特别轻松、话题特别随便,问“为什么”是极尖锐、极不客气、极让人难以回答甚至极难堪的语言表达方式。只要问“为什么”,尤其是围绕同一个话题连续追问,那就意味着质问、指责、关系非常紧张、存心制造难堪、对立、对抗、敌意、不惜翻脸甚至动手。只要不想让对方难堪,就一定会选用比较委婉缓和的表达方式,如“你能告诉我你的想法吗?”“你能具体说明一下原因吗?”等等。

王志安跟吴京显然毫无交情——他在采访录前言中毫不掩饰“道不同,不相与谋”——“这个领域‘不好玩’”、“吴京的电影和电视剧王志安此前一部也没看过,为了做吴京的采访,他专门去电影院看了《战狼2》”、“王志安的提问可能让吴京多少有些不舒服”,王志安在采访录前言中承认拆迁是“敏感话题”。毫无交情,却上来就抓住敏感话题逼问为什么:“你为什么会选拆迁?”——这哪里是问问题?分明是变相“批斗会”:“你执意选择拆迁这个敏感话题,目的何在?”“你故意表现军人干预拆迁,是何居心”?而且不由吴京分说,斩钉截铁一口咬定“你当时选拆迁肯定是认为这个更值得选”、“穿军装把那人打倒”——显然,这不是在问问题,而是早已预设了结论,在采访的名义下用逼问的方式诱逼吴京招认。这实际是变相诱供——只要吴京没有当场否认或否认得不坚决不彻底,马上就可以乘虚而入:“吴京承认特意选择拆迁这一敏感题材”、“吴京不否认早有预谋”、“吴京有意表现军人干预拆迁”……然后呢?开足马力大做文章,给吴京来一顶“莫须有”——“也许有”、“大概有”:“利用敏感话题借题发挥”、“蓄意宣扬不稳定因素”、“煽动不满情绪”、“蓄意激化社会矛盾”、“蓄意破坏社会稳定”、“寻衅滋事”、“鼓吹军人干政”、“别有用心”、“居心叵测”、“煽动动乱”……一下子就把问题的性质从“艺术表现方式”问题扭成“刑事犯罪”问题,让吴京吃不了兜着走——鲁迅说:“读书人的心里大抵含着杀机,对于异己者总给他安排下一点可死之道”。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黎阳
黎阳
著名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