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亲历印度》:帝资封奴为何要否定革命?

宪之 2017-08-22 浏览:
经过新中国革命的铁扫帚的气势磅礴的大扫荡,中国前资本的余孽受到致命的创伤,以致后30余年不遗余力的输血激活,虽可沐猴而冠招摇一时,但终究成不了气候。中国为印度所不可企及的最大优势,正在这里。如果说这一优势的对比发生了某些改变,那也是后来自由派官僚否定毛泽东的结果。右翼精英在这个问题上别有用心制造的舆论,无非还是为了颠覆革命妖魔化毛泽东,以便使使中国印度化,拉美化,俄罗斯化。

读《亲历印度》:帝资封奴为何要否定革命?

近些年一个中印比较热勃然兴起,不大不小,也算“普世”坐标系中的热点之一。真所谓“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这一比,“印度GDP增长率会在2015年超过中国”啦、“印度比中国发展更有后劲”啦、“印度的民主政治更能促使经济良性发展”啦、“印度终将赢得东方经济霸主地位”啦、等等,也就呼之欲出了。

原来,还是毛泽东害了中国,如果不搞什么社会主义,中国的发展一定会像印度一样快。又何须30年后再与美国接轨转型!

结论一个:迷途知返,赶快下决心实行民主宪政,像印度一样。

偶阅岳建一《亲历印度》(《十月》2010.5)一文,觉得很值得一读,特推荐给网友。

作者并非左翼,难得的是能够实事求是,文章对印度社会反映很有深度,可以一廓“普世”偏见所散布的迷雾,难的难得。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1卷第1版中有过一个著名的论断:“我们也同西欧大陆所有其他国家一样,不仅苦于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而且苦于资本主义生产的不发展。除了现代的灾难而外,压迫着我们的还有许多遗留下来的灾难,这些灾难的产生,是由于古老的陈旧的生产方式以及伴随着它们的过时的社会关系和政治关系还在苟延残喘。不仅活人使我们受苦,而且死人也使我们受苦。死人抓住活人!”作者“亲历”所感受到的印度社会的落后与野蛮,反映的正是资本所带来的“现代灾难”,特别是前资本主义时代遗留下来的“古老陈旧”灾难,在形形色色“普世”的“先进文化”霸权和流行时代,尽管作者未必认同这一观点,但认识社会现象,只有马克思主义才能高屋建瓴透过现象抓住本质,才是唯一的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沾着世界范围内殖民主义瓦解民族解放大潮的光,印度用甘地方式获得了独立,建立的是一个帝、资、封、奴联手统治的社会,许多本该由比较彻底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扫荡的历史垃圾,都和谐地保留下来了,由普世的列车驮载着吭吭哧哧地前行着。作者“亲历”的印度社会的现状,就是这一特色历史发展的结果。

经过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洗礼,中国利索地抖落了这些沉重的历史灰尘,轻松地 “站了起来”,它横空出世,焕然一新,战胜了种种在印度难以想象的包围封锁颠覆,包括朝鲜战争的考验,以举世罕见的速度建成了独立完整的现代工业体系,成长为与美苏两霸抗衡的一极。在最困难的年代,举重若轻地应对了中印边界的军事挑衅,这一切,没有毛泽东的革命变革所焕发出来的民族的生命力,是不可想象的。将今天在次大陆依然普世的野蛮种姓制度,与中国30年代边区出现的“赵大春”和“小二黑”式的新农民比较一下,你才能够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先进文化!

今天,打着普世印记领着时代潮流的许多智囊精英,其境界远不能与“小二黑”“赵大春”和“梁生宝”们相提并论,他们“告别革命”后退回到 “三仙姑”“二诸葛”和“黄世仁”,退回到达赖喇嘛,所以就开始憧憬印度了。中国人民寿命的翻番增长、文化程度在“教育产业化”之前的空前普及,特别是社会主义改造后生产资料的革命性调整,即使今天的“硬道理”的畅行无阻,也赖其荫庇。

经过新中国革命的铁扫帚的气势磅礴的大扫荡,中国前资本的余孽受到致命的创伤,以致后30余年不遗余力的输血激活,虽可沐猴而冠招摇一时,但终究成不了气候。

中国为印度所不可企及的最大优势,正在这里。

如果说这一优势的对比发生了某些改变,那也是后来自由派官僚否定毛泽东的结果。

右翼精英在这个问题上别有用心制造的舆论,无非还是为了颠覆革命妖魔化毛泽东,以便使使中国印度化,拉美化,俄罗斯化。

多年来右翼精英一直热衷于大做革命与改良的比较文章,他们通过鼓吹改良来否定革命,其真实目的也不是什么改良,而是不折不扣的复旧和复辟。

中国重新得势的资产阶级虽然有着极其强烈的认祖归宗情结,但与乃祖不同,他们不是一个自身发育成长起来的健康婴儿,而是一个“转基因”混血种。他们对革命年代自己的一度失落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患了赍恨革命的心理偏执症,这使他们丧失了常人的理性和良知。“中国人民站起来”和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是西方资产阶级都不得不高调肯定的历史现实,他们却用最恶毒的语言进行诅咒——这一些,在常人是不可思议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宪之
宪之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