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将要取代美国?--判断中美“未来领导力”的八大指标

孙锡良 2017-08-11 浏览:
在评判中美在未来世界格局中领导力的问题上,我们既不能自暴自弃地做臣服者,也不能满腹骄矜地做井底之蛙。国家影响力和领导力不是微观对比,是包含着众多软硬件指标的方向性对比,充分地了解自己在关键指标上的准确位置,才能懂得自己的份量到底有多重。

中国将要取代美国?--判断中美“未来领导力”的八大指标

中国,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和发展最快的大国之一,即使综合国力暂未达到领导世界的能力,但就其在现实世界格局中所扮演的角色而言,中国是有能力在美、欧、俄、中四大体系中起到举足轻重作用的。鉴于亚太地区对未来世界大突变的影响日渐升温,中美两国被放在同一平台进行比较成为不可避免。

从中国国内的声音看,对中美在未来世界的领导力存在两种不同方向的结论:一种声音是悲观的,把“中国崩溃”看成是越走越近的可能;另一种声音是自负的,并且这种声音特别响亮,认为欧美都已经快速滑进衰落通道,只有中国才是最有前途大国。

我认为,这两种声音都不客观,某些文章带有鲜明目的,不值得过度重视。在评判中美在未来世界格局中领导力的问题上,我们既不能自暴自弃地做臣服者,也不能满腹骄矜地做井底之蛙。国家影响力和领导力不是微观对比,是包含着众多软硬件指标的方向性对比,充分地了解自己在关键指标上的准确位置,才能懂得自己的份量到底有多重。

为了比较客观地评判中美未来影响力和领导力,本人设计了宏观上的八大指标,下面想简单展开做一下说明。

★★★道德水平指标

人类历史,虽然一直处于战争与和平的双重节奏中,但总体上讲,文明因素的进步从来都是主旋律,人与动物之间的界限一直在拉开距离。当然,局部指标,也许是动物更优于人类。

文明有很多因子,包括物质的和精神的,而决定文明进步的最关键因子应该是道德因子,道德的进退是判断人类社会进退的核心精神因子,它优先于所有的物质因子。所以,如果让我来评判国家与国家的差别时,我会把道德指标列为第一位的竞争指标。

什么是道德?没有标准定义,只有相对认同。我个人对道德的定义:道德是决定个人生活方式的内在基因,是人与人之间相互评判对方的看不见却能感觉到的印象图谱。

道德包含两个层面:一是国家道德,二是公民道德。

我在《道德重构》一文中曾首次提出“国家道德”的概念,并将其定义为政策对人民意愿反映的深度”。政策越能体现人民意愿,国家道德指数就越高。

公民道德,世界各国虽有不同解读,但大体上是归一的,此处不赘述。

道德是一种软指标,不能象物质指标一样量化,但它也能形成某种抽象的量化指标。世界各国人民的道德指数永远无法按科学数据来统计,但可以用相互接受度和好感度给出一个大致公平的指数。媒体工作者曾经也给出过一些全球各国人民的道德指数,未必准确,能反映基本事实,有偏见,又未必尽然。

中国人,美国人,过去、现在和将来,各自的形象都已经或将呈现给世人,中美两国人民的道德指数到底怎么样,我不好下结论,只能取决于世界各国人民的内心评判。

判断未来,中国人首先要认真思考的就是自己的道德指数跟美国的正负距离,特别特别要自问的是:中国式的道德是在进步还是在退步?

★★★人才流动指标

在人类文明的众多因子中,有一个因子是很关键且表现极端的,这个因子是科技因子。科技,不一定总是对人类有利,但是,人类对它的追求兴趣从来且永远不会减弱,直到科技将人类灭亡。

在人类灭亡之前,国家间的竞争,着眼点是科技竞争,科技竞争的决定因素又是人才。那么,我们在比较中美两国的未来前景时,我们必须关注一个特殊指标:两国对人才的吸引力。

这个吸引力又包含两个方面:一是对本国人才的内生性吸引力;另一个是对外国人才的流入吸引力。美国,在过去一百多年,两个方面的吸引力都远大于中国。未来呢?中国有没有逆转的可能性?如果有,在原创科技的竞争中,中国仍有与美国抗衡的可能性,如果没有,世界人民不会对中国的科技贡献产生真诚的敬意。

中国部分官方数字看起来也很好,每年归国人数在急剧膨胀,表现为单向上升的态势。但是,我想说明的是,绝对归国人数的增长并不是有影响力的指标,真正对考核“人才”有现实意义的指标只有两个:一个是中国TOP20高校留学归国人才比例;另一个是世界TOP100大学流入中国的非华人人才数量。这两个指标高,才能真正说明中国对人才的吸引力强。一个清华的年度预算几乎可以相当于100所中国一般性大学的预算总和,花这么多钱培养出来的人才留学之后归国比例是相当有决定意义的。北大、复旦、浙大、科大等名校的类比性也很强。

归根结底,比较中美人才吸引力,最终就比一个指标:一流人才的净流入绝对数。

★★★对未来产品的创新设计能力指标

客观地讲,近一百多年来,中国在科技创新方面跟美国有难以度量的差距,这个差距主要来源于两国自身,而不是其它。我虽然也经常谈到霸权主义的攫取能力,但是,我并不赞成把美国的科技喷发能力归因为美国的侵略性。抛开政治制度不谈,我们至少可以认为美国的科研制度在过去一百多年是极其成功的。

有时候,我默默地对中国人接触到的生活元素进行盘点,会轻易发现:我打字上网的电脑至今不能算中国造;我每天开的汽车,中国至今还造不出一辆上档次有质量且能被世界认可的品牌;我赖以维持与社会人沟通的手机,中国产量最大,但有用且利润高的“芯”却是人家的,你赚的是小钱,人家赚的是大钱,GDP很高,附加值很低;再往最基本消费层次看,我们中国的粮食和蔬菜种子很大一部分都掌握在美国商人手上,我们保持健康的每一粒西药很大一部分专利权也在美国人手上………………………………..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孙锡良
孙锡良
中南大学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