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自由与创造力逻辑缺乏对科学和科学家起码的认知、尊重和敬畏

侯峰 2017-08-01 浏览:
张维迎等一贯反对计划经济,产业政策,恐怕不只是对计划经济产业政策的认知问题,而是经济学人对科学技术、对科学家缺乏真正的认识、尊重和敬畏,远远超出学术之争,俨然是一种意识形态高于科学的傲慢心态在作怪。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共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张维迎自由与创造力逻辑缺乏对科学和科学家起码的认知、尊重和敬畏

2017年7月1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2017届毕业典礼盛典上,北大著名自由派经济学教授张维迎,作为教师代表发表了题为《推动和捍卫自由》的演讲:“在1500年之后500多年全世界838项重大发明中,没有一项来自中国”,“问题显然出在我们的体制和制度。创造力依赖于自由!思想的自由和行动的自由。中国体制的基本特点是限制人的自由,扼杀人的创造性,扼杀企业家精神”,“只有自由,才能使中国人的企业家精神和创造力得到充分发挥,使中国变成一个创新型国家”。在纵贯几千年,借古喻今,严厉抨击“中国体制”之后,张维迎没忘了回到主题,鞭策即将走向社会的北大学子认同到“自由”的价值观,“不捍卫自由,就配不上‘北大人’的称号!”,欲在北大年轻学子心头刻上自由卫士的鲜明印记。

张维迎,以反计划经济/产业政策闻名遐迩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北大教授,其名言包括“产业政策是穿着马甲的计划经济”,“产业政策的失败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这次在北大毕业典礼的演讲中除了创造上述自由与创造力“定律”,还包括:“牛顿花了30年的时间发现了万有引力,我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搞明白了万有引力定律”,似乎在为其发明的“自由”与创造力逻辑寻找科学注脚。

1. “北大人”创造力的灵光一现

“产业政策是穿着马甲的计划经济”之后,张维迎从创造力的角度进一步剖析“中国体制的基本特点是限制人的自由,扼杀人的创造性,扼杀企业家精神”。事实上中国主流经济学界对中国体制及计划经济有广泛的共识。

张维迎的自由与创造力逻辑,在理工科眼中不值一驳,但是张维迎之所以如此张扬地渲染他创造的自由与创造力定律,显然张维迎所代表的新自由主义学派受到某些人的青睐、偏爱,其产业政策注定失败论在北大,乃至主流经济学圈内、及某些官员“拥有广泛共识”。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存在着深厚的意识形态背景,因而张维迎才有畅通无阻的话语权。

2016年8月25日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西安峰会”上张维迎的主体演讲提出“产业政策是穿着马甲的计划经济”,“中国是人类历史上实行产业政策最早的国家,也是产业政策连续时间最长的国家”,“但过去几十年里政府还是不断推出各种各样的产业政策,这些产业政策同样阻碍着企业家精神的发挥和市场经济的发展。回过头来看,产业政策成功的案例凤毛麟角,失败的例子比比皆是”。“产业政策的失败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

“产业政策为什么注定会失败?大概归纳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由于人类认知能力的限制;第二个原因是由于激励机制的扭曲。我要特别强调,认知能力的限制比激励机制扭曲更为根本。让我先谈一下认知能力的限制。创新是不可预见的”。这个不可预见性是“人类的重大科学发现都不是‘计划’出来的!”换个说法而已。

张维迎提出中国有五大制度因素阻碍创新,这些障碍必须清除!

张维迎的五大制度障碍因素

1、 政府监管。

2、 反垄断法。

3、 产业政策。

4、 国有企业。

5、 宏观经济政策。

2016年11月9日,张维迎挑起与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围绕产业政策的激烈论战。后来被媒体热炒为《一场产业政策的“世纪之辩”》,许多经济学家卷入这场大辩论。据统计,经济学家中反对产业政策的声音占绝对上风,这就是主导当下中国顶层设计经济改革的理论基础。

事实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也有头脑清醒的学者,院长姚洋就认为:西方自由主义民主正在走向“民主滑坡”。西方体制也发生了很大的问题,中国其实是在西方大众民主之外,进行了一种新的尝试。过去四十年,最成功的国家就是中国。中国的实验是给人类做出了巨大贡献。中国自己的知识分子要想国家好,就不能学戈尔巴乔夫。

显然,姚洋与张维迎根本就不是一路人,那么是谁选择张维迎作为十分重要的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2017届毕业盛典教师代表的呢?

2.“问题显然出在我们的体制和制度。创造力依赖于自由!”

张维迎声称:“在1500年之后500多年全世界838项重大发明中,没有一项来自中国”。“中国对世界发明创新的贡献与中国的人口规模太不成比例。中国人口是美国人口的4倍,日本的10倍,英国的20倍,瑞士的165倍。按照知识创造的指数缩放法则,中国的发明创造应该是美国的5.6倍,日本的17.8倍,英国的42.3倍,瑞士的591倍。但实际情况是,近代500年里,中国在发明创新方面对世界的贡献几乎为零,不要说与美国、英国比,我们甚至连瑞士的一个零头也达不到”。“问题显然出在我们的体制和制度。创造力依赖于自由!思想的自由和行动的自由。中国体制的基本特点是限制人的自由,扼杀人的创造性,扼杀企业家精神”。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侯峰
侯峰
信息安全从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