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的本质是特权主义!

蔡历 2017-07-28 浏览:
特权是就是允许我有,不允许别人有。资本主义的本质是以资本为支撑的特权主义,特权是依附在资本之上,取得了资本就获得了这种特权。现在美国人总爱指责别国,尤其是中国没有人权,并堂而皇之以此去干涉别人内政,已达到为美国谋求某种利益的真正意图。现在地球人都知道,当美国人说人权时,并非他们发自肺腑地关心别国劳苦大众的利益,发自肺腑地关心中国劳苦大众的利益,他们真正关心的是他们自己的利益,人权只是一种借口和工具,一种为自己谋权特权的借口和工具。

资本主义的本质是特权主义!

资本主义是一种特权主义,无论资本主义的从内涵上说,还是从资本主义的起源和发展历史上看,都是如此。

特权是就是允许我有,不允许别人有。资本主义的本质是以资本为支撑的特权主义,特权是依附在资本之上,取得了资本就获得了这种特权。

资本主义世界所讲的人权、财产权,实质上都是一种特权。当他们在讲人权、财产权的时候,真正的意图,和实际上结果,并不是涵盖所有人的,而是特指自己,或自己所置身其中的某个小集团的。

现在美国人总爱指责别国,尤其是中国没有人权,并堂而皇之以此去干涉别人内政,已达到为美国谋求某种利益的真正意图。现在地球人都知道,当美国人说人权时,并非他们发自肺腑地关心别国劳苦大众的利益,发自肺腑地关心中国劳苦大众的利益,他们真正关心的是他们自己的利益,人权只是一种借口和工具,一种为自己谋权特权的借口和工具。

人权意味着特权和工具,并非当现在才这样,也并非仅仅对外国人才这样,而是自这个概念被西欧人提出来时,就是这样,在欧美内部自己人对自己人也这样。人权、财产权概念的提出,一开始就是为小部分人争取权力或特权而服务的。

实质上,权力和特权是一个同义词,权力一定是特权,一定是我有而别人没有,允许我有,而不允许别人有的。如果真的是你有我有大家有,那就称其不上权力了,也压根不会产生权力的思维和概念。

这些东西单纯地从概念上讨论比较抽象,看一下欧美的历史,资本主义的起源和发展史,理解起来就比较清楚和容易。

当我看印度历史时,有一个事实上我很震惊,很不解。印度被英国人侵占和统治时,统治印度这个国家的竟然是一个公司,即我们在中学历史课本上都读过的东印度公司。印度整个国家竟然只是区区一家公司的私产,为其赚取利润的资产!

一开始,我只是认为,英国人只是对外国才这样,对其侵吞的殖民地才这样。当我了解更多的英国历史,整个西欧的历史,乃至整个全球史时,我才清晰地发现,英国自己人对自己人也这样。英国也只是英王的私产,法国也只是法王的私产,其他西欧国家也是如此。

在阅读西欧的中世界史时,也让我震惊和不解的是,一个国家居然可以当做一份遗产来继承,当做一件嫁妆来配送。如果你取了西班牙的公主,那么整个西班牙就可以作为一件嫁妆带到婆家,其女婿就名正言顺地成为西班牙国王!

作为一个中国人,是真的很难很难理解这样的历史事实,国家怎么可以作为借以牟利的公司资产,怎么可以作为随便赠送和陪送的物品。这将这个国内里的那么多的民众置身何地?他们为什么象空气一样不存在?

在工业革命以前,人类社会的主要资产和生产资料是土地。在中世纪的西欧,一个国家的土地仅仅属于少数的几个人,就是国王和另外几个贵族。而国王的土地一定是最多。至于种地的农民,他们不仅不拥有土地,而且他们与土地相比什么都不是,只是土地的附属品,是一种会耕地的活工具,与土地一起,是属于那几个土地所有者的,即属于国王和其他几个贵族的。在希腊罗马时期,作为土地的附属品,这些农民被称为奴隶,在中世纪则换了一个名号,叫隶农。

所以,在中世纪乃至希腊罗马的欧洲,国家就化约为土地,土地又为仅少数几个私人所拥有,整个国家也就是一个被几个人所有的私人国家。国家不过一份财产、资产,一份被几个人所有的资产。

财产、资产重于人民,重于人,是欧洲社会的一贯特征。资本主义的核心要件之一就是资本至上,资本重于人本身。从这个意义上讲,资本主义并非现代社会才出现的新生事物,而是一直存在于欧洲的历史之中。传统的欧洲社会中的资产是不可以自由交易的,而现代资本主义的资产是可以自由交易的。所以,更准确地说,传统的欧洲是资产主义的,土地主义的。

也就是说,现代欧洲和传统的欧洲相比,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多了一个资产的自由交易的机制,即多了一个市场经济的机制。特权的本质并没有发生改变。

传统的欧洲一直是特权主义的,这种特权是以资产为支撑的,以土地的拥有为支撑的。拥有土地就拥有特权,当然,拥有土地本身也是一种特权。

从起源上看,这种特权来源于武力侵夺。所以,在欧洲,战争也是一种特权,是属于贵族的特权,农民们是没有成为一个士兵的权力的,而只可以做士兵的奴仆。这个事实同样为中国人所难以理解。

这种特权一旦形成后,又为宗教因素所强化,即所谓的“君权神授”,这些特权是上帝赐予的,是神给我的。而特权的转移则主要是靠遗传和赠送,而不是市场交易。

所以,传统的欧洲不仅没有自由交易、自由市场,而且也没有这样的概念,因为整个国家只是少数几个人的私产,甚至是国王一个人的私产,那么在这个国家做任何事,必须取得国王和贵族的同意。不仅土地是私产,土地上的农民们也是私产,他们压根不是真正的人,自由的人,没有资格进行自由交易,不是自由交易的主体,不是自由市场的主体,而且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去交易,对于最主要的资产土地,他们无权拥有。

马克思对西方社会有一个著名的观察,依据生产资料所有制,他把西方历史区分成四个阶段:原始社会(农业部落)、奴隶社会(希腊罗马)、封建社会(中世纪)、资本主义社会(引入市场经济,尤其是工业革命后)。其中在,奴隶、封建、资本主义这三个历史阶段中,生产资料是私有制,且为人数极少的人所私有,这部分人就构成了特权阶级、统治阶级,对剩余的绝大多数无权占有生产资料的人口拥有特权和实施剥削。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蔡历
蔡历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