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教材改革,站在民间视角,提几点粗浅意见

孙锡良 2017-07-27 浏览:
教材除了教育人以外,还具有驾驭人的天然属性,标榜得再伟大的所谓西方文明国家都不例外,只有骗子才会告诉国人“教育与政治无关”的迷惑性言论,其真实目的是瓦解一代代中国人的民族意识和国家意识,最终让中华民族变成被驯服的羔羊。

关于教材改革,站在民间视角,提几点粗浅意见

成立“国家教材委员会”,从人员架构上讲,可以有理由相信中国的教材编写将变得更为规范。然而,如果该委员会仅仅只是以一种象征性指导机构的形象出现,那么,我又要打开始就给泼盆冷水:新瓶装旧醋,轮换醋品牌。

为了让教材委员会真能够为中华民族的教育大计搞好教材规划,个人建议,在今后工作中,“委员会”必须抹去神秘面纱,一定要开门听意见,一定要把“教材是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权贵服务”作为最高宗旨。(特别说明一下:下面提到的教材专指人文社科教材)

站在民间视角,我会给“委员会”提下面几点粗浅意见:

★★★教材的中国版独立体系建设应该成为规划重点。

新中国成立初期二十几年的教材是有独立体系的,后来被彻底颠覆,经过无数轮的教材改革后,今天的教材已经谈不上独立体系。几十年,年年改,其实一直在模仿,脚从未停歇,路一直没走出来。教改专家考察西方,教材学西方,考察日本有感触,又掺入日本元素,大陆跟台湾省交流越多,教材的台湾味又越浓。诺大的一个中国大陆,教材居然成了专家手上的玩具!?文化自信哪里去了?

近十年来,中国大陆流行一个特别搞笑的说法:中华文化在台湾。信众还特别的多。他们的理由是什么呢?说是台湾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继承较多,青少年背诵的经典也较多。因而,语文教材开始慢慢学台湾。有个叫什么龙应台的人在大陆就火得不行。

我也就笑笑!文化这个东西真不能粗浅化去认识,台湾学生多背了几篇传统经典,中华文化就在台湾了?

中华文化的精髓中有一个很重要的不灭信仰——认祖归宗。现在,台湾很大一部分人都不认自己是中国人了,都数典忘祖了,他们能是中华文化的继承人?他们真学懂了中华文化?背几篇经典是没资格代表中华文化的,他们只是在学中华文化之表。

再举个例子,中国大陆游客去台湾旅游,经常会去台北故宫,说那里的国宝很多。

关于教材改革,站在民间视角,提几点粗浅意见

但是,我会告诉你们,国宝再多,那都是摆设,偷过去的,参观一万次,你在那里也体验不出帝王气息,那里的“国宝”,是真品,看起来也象是赝品。再看北京故宫,即便里面空无一物,你走了进去,那也是厚重的历史和文化,脚下的每块砖都写着。

台北故宫承载不住文化,它的一座宫不如北京故宫的一片瓦,这就是文化差异。再往中国大陆各地走走,中华五千年文化都写在“故里”,都写在“遗址”,都写在“剧场”,都写在“民俗”……移不走的,切莫轻言中华文化在台湾,更别胡言乱语中华文化在日本。

再说点历史教材。据说,近二十年来,中国历史编写者们一直被西史灌着迷魂汤,一直在努力用所谓的“文明史观”、“纯历史观”取代“民族史观”和“阶级史观”,一直在用西方史家的所谓“真史观”来取代所谓的“假史观”,影响极坏,流毒极深。

可笑的是,中国历史教材编写者们从不问:欧洲侵略者们在自己的教材里面如实描述侵略中国近百年的真历史吗?西方教材里描写八国联军攻陷北京城后烧杀奸掳的纯历史吗?为什么不问?因为他们的骨髓已经被西化了。

有一次,我参加某学校的一种会,会上,历史老师反复提醒大家:你们一定要告诉孩子,今后的历史考试不再那么好考了,光会背历史教材不行了,历史答案也可以不唯一,只要你能自圆其说,答案就可以算对,关键是要能自圆其说。

问题严重不?历史只要能自圆其说就行了,这还叫历史吗?这是什么历史观啊?

其它的教材问题不再列举,总而言之,象中国这么大个国家,如果人文社科教材没有自己的独立体系是非常可怕的,相互学习不可少,永远模仿绝不行。

★★★教材既要反映国家意见,还要反映人民意志。

一个国家的教材反映国家意志能有什么错?中国的公知们在这一点上揪住不放是无理取闹,还到处宣扬什么“文化无国界”?哪有什么无国界的东西?美国教材、德国教材、英国教材愿意反映中国意志吗?它们的教材里面有几篇代表中国文化的文章?它们每个年级的语文教材里面是不是也要求必须包含有“中国名著”选摘?如果没有,凭什么我中国教材里面都得选它们的?

在人文社科教材里面,最不能反映国家意志的是大学教材,这里面的问题不是一言两语所能说清,国家教材委员应该专门组大班子进行调研和查漏。

大家不妨反思一个有意思的问题:这几十年来,为什么接受教育越高的人,国家意识越淡薄?洋奴意识越强烈?

关于教材改革,站在民间视角,提几点粗浅意见

难道不是与教材有关吗?难道不是大学教育出了问题吗?

我对教材体现国家意志的一个最大隐忧是:教材所学被现实击碎。

简述了国家意志,我们必须提人民意志。

近几十年,有一个非常遗憾的事情是——教材改革被专家把控,人民声音被忽略。再具体一点讲,中国教育和教材改革的主导权几乎全掌握在教育部、北大、清华、复旦、人大、北师大等高校教授手上,其它各类教材编写都是以它们的为纲,这么几所学校的一小撮子人路走偏了,全国都跟着偏了。袁腾飞这个小丑以历史娱乐化出名,以反体制、反毛的极端化而获得资本青睐,这样的一个流氓式人物据说曾经被邀请参与过某版历史教材选修三的编写?某版教材在全国影响力是极大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孙锡良
孙锡良
中南大学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