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黑毛泽东,太过分了!

孙锡良 2017-07-12 浏览:
毛泽东,能成为历史伟人,是坚定共产主义信仰的结果,是艰苦卓绝奋斗的结果,是中国历史的选择结果。绝不是所谓的排他结果,更不是所谓的残害结果。一个人,只要还有一丁点良心,就不要再传播谣言了,一个知识分子,只要还有一丁点责任感,就不要再毒害大众了。

抹黑毛泽东,太过分了!

建党节当日,跟朋友和朋友的朋友一起聚聊,话题由公共事件引入到“一大”上面来,交流中,一位不太熟悉的朋友的朋友非常尖锐,对毛泽东很有成见,因为不太熟,我也不想插话,后来,他越说越起劲,竟然讲:“一大”参会者只有毛泽东最成功,主要原因是其他人受到毛泽东的排挤和迫害。

这时,我就真忍不住了,随口问了一句:你知道参加“一大”的有哪些人吗?

他答:不是很清楚,至少陈独秀、张国焘、李达是被毛整过的。

很愤怒,但我只“呵,是吗?”回应了一下,场面很尴尬,再讲下去,自己都觉得没什么意义,一个教育工作者,就这么点文化,害人害己。

本来,也没打算写文章,写出来,朋友能在公众号看到。但这几天越想越不舒服,决定还是得写点澄清的东西,不然的话,内心总不畅快,希望那位朋友阅读本文后不要见怪。

这些年来,整个社会弥漫着太可怕的谣言,教育工作者队伍中尤其严重,讽刺、抹黑毛泽东竟成了潮流!!!我做不了别人的工作,更管不了别人,只能写些历史记述,如果有人认为我写错了,请拿出自己的更客观记录来。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具体是哪一天,说法不一,但基本上都说是7月下旬,把“七.一”作为“一大”纪念日,只是一种表征,并不存在有意错乱时间。

“一大”的全体与会者为:李达,李汉俊,董必武,陈潭秋,刘仁静,张国焘,王尽美,邓恩铭,陈公博,周佛海,毛泽东,何叔衡

国际友人:马林,尼科尔斯基。这两人只参与会后讨论,未参与大会发言。

包惠僧,有人说他参加了会议,多数与会者的回忆都不承认他参加过“一大”,据《一大回忆录》所写,只有陈潭秋认为包惠僧参加过“一大”。

下面,大家不妨认真看看“一大”元老们的简单人生经历,看看有谁是被毛泽东所害?看看历史是否可以轻易被篡改?看看国人还要不要良心?

王尽美。“一大”之后,他还跟毛泽东、邓仲夏等人共同起草了《劳动法大纲》,本来是活泼青年,因过度劳累的工作侵蚀了身体并患上了肺结核,于1925年去世。

邓恩铭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者,1928年因叛徒出卖被国民党被捕,后死于监狱中。2009年,被国家认定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

刘仁静开“一大”时,他是年龄最小的一个,仅19岁。后来,因认识错误成为托派分子被开除党籍。解放后,在北师大任教,“文革”初期,他受到了批斗并入狱,后来,毛泽东要求释放他,一直保持自由状态。“文革”后,说他“在1966年至1976年遭遇残酷迫害”似乎并不准确,这是有史可查的。刘1987年去世,享年85岁。

周佛海。在“一大”会议上,周可以说是很重要的主角,表现比较活跃。但,后来却成为大家熟知的国民党要员,最后还堕落为臭名昭著的大汉奸,战争结束后,虽然被蒋介石偏爱特赦死刑,最终还是病死在监狱中。

张国焘。官僚地主阶级出身,共产主义早期信仰者,组织工作出色,但与他人出现利害冲突时就遇事倾轧,坚信“打倒你,我起来”的原则。在革命路途中,毛泽东虽然与张国焘有过斗争,但那都是在党的原则范围内进行的合法斗争,没有私人恩怨,没有你死我活,胜负取决于各自的领导能力,不是取决于非法手段。张国焘在人生的最后时刻,也没有说过他的结局是因毛泽东所害。

李汉俊共产党的建党元老,中共“一大”召开的最大贡献者,但李的内心又是一个无政府主义信仰者,“一大”以后就立场不稳,因倒向资产阶级信仰和支持右倾机会主义在第四次党代会上被开除党籍(毛泽东没有参加这次会议),后来与北洋军阀交往密切,在武汉政府叛变后,被安徽军阀给枪毙了。

李达共产党建党元老之一,在“五卅运动”过后退出了党,后来又成为大学教授,再后来的事业,大家都很清楚。李达被认为是1966年被迫害致死,也是“一大”参会者中唯一一位死因有争议的建党元老,时年,他76岁。李达的直接死亡原因是心脏病、糖尿病及其它并发症。“文革”之后,大家都说他是被迫害致死,理由是他因受批判没有得到应有的治疗,如果得到很好的治疗,按他的体质,应该还可以多活三到五年。

陈公博人称美男子,早期共产主义信仰者,“一大”以后,受过党的多次警告,终被开除出党,离开党以后,很快成为国民党的积极活动分子,对汪精英十分忠诚,二号大汉奸。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孙锡良
孙锡良
中南大学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