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庆:左翼爱国思想浸染下的八十年代香港爱国歌曲

冯庆 2017-07-07 浏览:
80年代香港爱国歌曲中满是对“中华母亲”形象的召唤和对安顿民众身体的“红砖碧瓦”的空间想象。在近现代殖民屈辱史的客观影响下,在左翼爱国思想的浸染下,音乐人们几乎瞬间找到了响应“回归”主题的精神资源。无论是对打破美好空间的侵略行动的怒气,还是对不得不陷入背井离乡生活的幽怨,都旨在表达对中华民族永恒“土地性”的眷恋。

冯庆:左翼爱国思想浸染下的八十年代香港爱国歌曲

导言:80年代香港爱国歌曲中满是对“中华母亲”形象的召唤和对安顿民众身体的“红砖碧瓦”的空间想象。在近现代殖民屈辱史的客观影响下,在左翼爱国思想的浸染下,音乐人们几乎瞬间找到了响应“回归”主题的精神资源。无论是对打破美好空间的侵略行动的怒气,还是对不得不陷入背井离乡生活的幽怨,都旨在表达对中华民族永恒“土地性”的眷恋。从口号呼喊,到在人性自然的维度强调血缘伦理和生存处境,这种独特的爱国抒情策略则在今日香港为“爱国教育”而众声喧哗的时刻,为我们提供了一段可供参考的历史经验。跳出意识形态上的争执,对于聆听这些优秀的时代金曲成长起来的几代人来说,无论生活在内地还是港澳台抑或海外,我们都应当扪心自问:我还能不能堂堂正正地做一个“勇敢的中国人”?我们还会不会“万众一心”?

在“春晚”逐渐失去通俗文化领导力的今天,我们却未忘记当年的“春晚”留下的宝贵回忆。1984年,香港歌手张明敏用温润而不乏激情的嗓音面向全国观众献唱的这首《我的中国心》,就是这些宝贵记忆其中之一:

河山只在我梦萦,祖国已多年未亲近。
可是不管怎样也改变不了,我的中国心。
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
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烙上中国印。
长江,长城,黄山,黄河,在我胸中重千斤。
不论何时,不论何地,心中一样亲。
流在心里的血,澎湃着中华的声音。
就算生在他乡也改变不了,我的中国心。

冯庆:左翼爱国思想浸染下的八十年代香港爱国歌曲

这首诞生于1980年的歌曲的魅力不仅在于其沉郁与激昂交织的音乐旋律,还在于其中通俗易懂而又高迈超拔的文学意象。被誉为香港“鬼才”的作词人黄霑连用“长江”、“长城”、“黄山”、“黄河”四个形象,直抒胸臆,未加任何多余的修饰,却能够唤起任何一个对中国有基本了解的人的内心共鸣。其实,早在1978年,台湾音乐人侯德健就曾在《龙的传人》中以长江黄河作为整首歌曲的核心意象。以《龙的传人》和《我的中国心》为代表,在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的时间里,人们可以显著地感受到,港台音乐中开始出现爱国主题。这与大陆进入改革开放的历史阶段几乎重合。

相较之下,与政治上尚受限制的台湾不同,香港的爱国歌曲尤其重视表达对大陆故土的眷恋之情,重视对中国近现代史的抒情呈现。其实,香港这一时期涌现的大量爱国歌曲,与中国政府收回香港大局已定的时势紧密相关。1982年撒切尔夫人访华与邓小平会谈,展开归还香港的谈判。在这之后,内地对香港文艺文化工作采取了相当程度的怀柔姿态,这使得香港政府、文艺界和市民都普遍积极响应回归的时代呼声,重新通过抒情歌谣的方式去唤起对祖国的热爱,也就成了一项文化人自发承担的历史任务。

冯庆:左翼爱国思想浸染下的八十年代香港爱国歌曲

香港词人卢国霑,可以说是80年代粤语爱国歌曲创作的第一人。相比起黄霑雄浑惊艳的《我的中国心》,卢国霑的风格则以平实中见雄迈、远大中显高昂著称。黄霑在《我的中国心》之后鲜有创作明确直接的爱国歌曲,卢国霑则将“爱国”变成了一种粤语流行歌的基本风格,并影响到了在80年代成长起来的一代人。

卢国霑笔下最常见的爱国意象,当属长城。在1983年的《长城谣》中,他用历史现场闪回的写法,唤起对“长城”所涉及的“战争”与“安定”主题的反思:

冯庆:左翼爱国思想浸染下的八十年代香港爱国歌曲

千块千块顽石叠,藉此保我边疆靖。兵马呼叫城内外,但到今日多孤清。
千秋功过谁论定,孟姜之女哭苦命。忧愤早已随日月,巨臂依旧抱百岭。
历史要他亲身保证,中国万世必须兴盛。外遇强敌每战必胜,长城长城一个尖兵。
城上垣上千载火拼,中国历变少享安定。旧日城上个个好汉,当中几多我姓。

长城与“长江”和“黄河”不一样,是人为的山河风景。长城中承担了更多人文与政治的意涵,更适合在抒情歌曲中带领出叙事的笔触,进而引出对国运兴衰的讨论。作为抵抗外敌入侵的标志性建筑,长城意味着对中华民族长期以来保家卫国历史的纪念。尽管“中国历变少享安定”,但中国人勇敢抵御侵略的血缘却绵延不息,末句“旧日城上个个好汉,当中几多我姓”则召唤和平年代的听者居安思危,自我带入到民族历史当中,传承昔日先辈的大义。在这个意义上,《长城谣》不仅仅是怀古,还是对当今的抒情性动员。这种抒情歌曲的先例早在抗战时潘子农作词的《长城谣》(1937)中就已出现:

万里长城万里长,长城外面是故乡。高粱肥,大豆香,遍地黄金少灾殃。
自从大难平地起,奸淫掳掠苦难当。苦难当,奔他方,骨肉离散父母丧。
来源 : 经略网刊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