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领导权,曾经在中共手里,现在为何旁落?

吴斌 2017-07-01 浏览:
七十年代香港大学,新一代的大学生们追随的是红色中国,是中国共产党,当时香港大学学运的领导权在大陆共产党手中,虽然当时的政府是英国殖民政府,虽然香港是台湾情报机构的老巢,虽然香港当时是美国、英国的情报机构重点渗透的前沿阵地,但是整个香港的文化领导权,从学生运动到工人运动再到市民运动,都是在大陆共产党的领导之中。这就今天身为大学副校长的周伟立的政治启蒙是《我的祖国》的根本原因。

香港文化领导权,曾经在中共手里,现在为何旁落?

 2016年10月7日,台湾省前文化部长、作家龙应台,在香港大学参加《大学问》活动,以《一首歌,一个时代》为题目发表演讲。龙应台先以幼年在台湾两蒋戒严时期学唱反共歌曲而自得。然后笑嘻嘻地问台下观众,你人生最早的启蒙歌曲是什么?一位前排香港观众回答:是大学师兄们教的《我的祖国》。然后,全场开始合唱“一条大河波浪宽”……龙应台在台上尴尬地笑着,并迅速转移了话题。这段视频在网上发布后,引起轩然大波。

龙应台与《我的祖国》事件中,透露出的关键细节是,为什么会有大批香港精英和知识分子喜欢《我的祖国》。

龙应台在《南方周末》《大河就是大河》一文中也不得不涉及这个秘密: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1621

【当坐在第一排的周伟立教授回答说,他的启蒙歌是「我的祖国」时,站在台上的我,脑海如电光石火般闪过好些念头。

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是一首「红歌」,身为大学副校长的周伟立在一千个师生面前不避讳地说自己的启蒙歌曲是一首「红歌」,需要勇气。

但我欣赏他的诚实。七十年代的香港,尤其是七十年代的香港大学,所处的氛围曾经被称为「火红的年代」,就如同1971年列侬发表的Imagine所倾诉的,那时的港大学生,在英国帝国统治的阴影中,是多么憧憬那个红色的「祖国」可以带来公平正义和民族自尊。周伟立所说的「师兄们」,就是那「火红的年代」里拥抱着纯真信仰的一整代年轻人。他的「启蒙」来自那个年代对理想最热切、最激情的追求,由一首歌来代表,在他脱口而出的那一个刹那,我就懂了。

公知大V闾丘露薇也评论如下:

http://weibo.com/1189729754/EmJecregX

【被刷屏的港大“我的祖国”视频和龙应台自己描述当时的场景和想法。对历史和香港有点了解,就不会惊讶一个港人说启蒙歌曲是”红歌”,这一点,龙在文中讲的很清楚。再补充一些:71年的保钓运动,港大冲的最前,96年跳海宣誓主权遇溺死亡的陈毓祥就是当年港大学生中的“国粹派”。拿话筒的周伟立,七十年代在港大读了本科和研究生,再去美国读了硕士博士,之后又回到港大心理系任教,长期担任学生事务长,两年前离开港大。这些有着浓烈的家国情怀的香港人,一些经历了89彻底失望改变,一些在97以及雨伞之后,被视为了不爱国的人。但他们其实没有改变过,用自己一贯的原则爱自己的祖国。】

香港文化领导权,曾经在中共手里,现在为何旁落?

对于这个根本问题,单仁平同志只是在《环球时报》写评论指出一些表面现象,却不敢分析其来空去脉:

【说实话,在香港大学的报告会现场有那么多人唱起《我的祖国》,让内地人也感到有些惊讶。正因如此,这个短视频才迅速传遍内地互联网。对很多人来说,看到这个视频的一刹那,对香港的了解一下子多了一个维度。这两年“占中”“港独”的各种消息太多了,几乎主导了内地人对香港社会的认识。那段视频展示了香港社会的另一面,那是那座城市与祖国割不断的联系。】

无论是龙应台,还是闾丘露薇,都谈到在七十年代香港大学,新一代的大学生们追随的是红色中国,是中国共产党,当时香港大学学运的领导权在大陆共产党手中,虽然当时的政府是英国殖民政府,虽然香港是台湾情报机构的老巢,虽然香港当时是美国、英国的情报机构重点渗透的前沿阵地,但是整个香港的文化领导权,从学生运动到工人运动再到市民运动,都是在大陆共产党的领导之中。这就今天身为大学副校长的周伟立的政治启蒙是《我的祖国》的根本原因。

当然,闾丘露薇也在微博中夹带私或,把周伟立和占中雨伞运动那批人混为一谈,把当年跟随共产党的那批人和今天占中那批人混为一谈,这是别有用心的。按照闾丘露薇的逻辑,本来七十年代香港的大学生和知识精英是跟随共产党的,只不过后来因为89走向了反共。她这是刻意地造谣。实际上从1987年开始,港台文化界的反共势力就开始抬头了,两者根本不是同一拨人。虽然个别人有叛变,但是七十年代代表时代潮流那批追随共产党的港台大学生和知识精英,今天仍然是爱国的偏左的。按照闾丘露薇的逻辑,文革及对文革的反思和批判没有导致整个港台精英的转向,一个89却导致他们由亲共到反共,这不是在变相的说其钦佩的赵太爷给中国带来的危害远甚于文革吗?

龙应台这个讲座中暴露出来的问题,不仅仅点的问题,而是面的问题。例如,2014年9月22日,香港学联在罢课起动宣言《抗殖反筛选自主港人路》一文中,沿用的就是四十多年前香港学联的“反资反殖”的口号,鼓动普通民众反抗分配不公的资本主义。但是,四十多年前的香港学联是爱国的倾向于红色大陆的社会主义力量,而今日的香港学联则是在西方反华势力的控制下,“以子(共产党)之矛攻子之盾”。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保钓运动中,莫说是香港,就是台湾很多国民党高官的子弟最终都站到了大陆共产党这一边。在残酷屠杀和镇压下(四千人被杀,近万人被判刑,十四五万人被捕),在六七十年代直至八十年代上半期,左统派仍然是台湾党外运动中的主导至少是非常重要的政治力量。据陈映真回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吴斌
吴斌
独立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