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教材里的《筑路》

胡懋仁 2017-06-30 浏览:
为了革命,为了苏维埃的胜利,不惜牺牲个人的安逸、舒适。单是这种为多数人服务的胸怀,这种无私无畏的献身精神,难道不是最好的人格力量?难道不是在表现最美丽的人格魅力?这样的课文难道不是在宣扬真善美?如果这样的文字都不能选入我们的语文教材,那么还有比这更优秀与更美好的文字吗?

语文教材里的《筑路》

有人在网上批评说,现在的中学语文教材把原来《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筑路》一节给撤掉了,因而对此表达不满。不满不是因为把这部苏联小说的章节给撤掉了,而是因为撤掉的是这篇带有革命者气质的文字,而换上了保尔与冬妮娅恋爱的片断。

批评者认为,这是种要淡化革命的做法,是不可取的。这些优秀的作品里洋溢着革命英雄主义的精神,充满着一种献身的精神。这是人类文明和思想的瑰宝,不应该弃之如敝屐。而反批评者认为,语言教材就是要把重点放在语言、文字和文学方面,政治的和意识形态的东西还是少掺和为好。

那些视革命如仇敌的人们,心胸未免太狭隘了一点。对于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以及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来说,这类革命是为着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民的利益服务的。别的不说,在《筑路》中表现出以保尔为代表的一批布尔什维克党人,尽管他们衣衫褴褛,可是他们心如烈火。为了革命,为了苏维埃的胜利,不惜牺牲个人的安逸、舒适。单是这种为多数人服务的胸怀,这种无私无畏的献身精神,难道不是最好的人格力量?难道不是在表现最美丽的人格魅力?这样的课文难道不是在宣扬真善美?如果这样的文字都不能选入我们的语文教材,那么还有比这更优秀与更美好的文字吗?

语言和文字是人类思维的载体。学习语文,不可能脱离具体的思维内容,而空谈什么思维的形式。当然,人们思维的内容是丰富多彩的,不会是单调的和单一的。除了宣扬革命的献身的精神之外,语言和文字还可以展现和表达很多其他美好的事物。但是,不容否定的是,语文教材是不可能脱离时代的。毕竟当代人类思想的精华应该是语文教材里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问题就在于,到底什么样的思维内容才能算得上今天人类思想的精华?

人们热爱祖国,包括热爱大自然,热爱祖国的山山水水,看上去是在描述自然风光,但内在的肯定包含着热爱自己祖国的思想与情感。这看上去似乎与意识形态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但是从那些热忱的词语中,人们总能体会到那种赤子之心、赤子之情。这样的语言和文字当然完全可以收入到我们的语文教材之中。

如果丢弃《筑路》一文,而只单独采用保尔与冬妮娅初恋时的那一节,这里就有点让人疑惑了。奥斯特洛夫斯基写的这部分,并不是要讴歌什么少男少女的爱情,而是为保尔将来毅然决然为了革命,宁可舍弃这样的小布尔乔亚的情感,而做出的一种铺垫。少男少女的恋情是有可爱之处,但这并不是要把这样的情感作为青少年的什么榜样。在原著中,它就是要告诉少男少女,这样的初恋看上去似乎很美,但实际上都是很脆弱的,不可能或者几乎不可能真正地能延续下去。而且,这段初恋的描写,也正是为他们在情感上和道路上的决裂做陪衬的。它让人能更清楚地理解,什么是革命者的情怀,什么是伟大的人格。

在某些人看来,革命是粗暴的,革命是残酷的,革命是血淋淋的。这些都是事实,但革命也有另外的一面。那就是在革命中,一大批革命者会成长起来,最美好的感情,最伟大的精神,最赤诚的胸怀,都是在革命中才表现出来的。方志敏写的《清贫》,在描写他还是青年学生的时候,对祖国热恋之情,要强过少女初恋的感情。对祖国热爱的痴迷,超过对任何一个少女的痴迷。这样的感情难道不是最美好的吗?那种为了多数人的利益勇于献身,不畏任何艰难险阻,不怕任何流血牺牲,难道不是最伟大的精神吗?为了革命,不怕在各种误解中隐忍,敢于承受任何委屈,即使遭受各种来自外部和内部的打击都赤心不变,难道这不是最赤诚的胸怀吗?这样的情感,这样的精神,如果不能在我们的语文教材中出现,甚至出现过还要被抹去,这样做的居心难道不让人感到恶心吗?

不错,语文课不是政治课,但语文课与政治根本就是不可能完全割裂开的。都德的《最后一课》难道没有政治?难道没有爱国?这些文字之所以优美,不是因为文字本身,而是这些文字所承载的思想与情感。没有优秀的思想与情感,文字再美也是空洞的。李煜的词看上去都很美,可是那是一种病态的美,他的大多数作品都没有流传下来,至少今天没有多少人喜欢这样的作品,熟知这样的作品,就是一个明证。

语文教材的收录不应该是单一的,应该更丰富一些,更多样化一样,这没有错,但借口所谓题材丰富、多样化,而别有用心地去掉一些优秀的作品,而添加一些庸碌之作,那才是一颗耗子屎坏了一锅汤呢。真的算是得不偿失。再说,哪有什么得呀?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北航老胡之闲话”】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胡懋仁
胡懋仁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