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乒事件:警惕极端市场化毁灭中国体育事业

肖凡 2017-06-30 浏览:
体育改革要走公有制、公益化的举国体制的培养和市场化的职业竞技相结合的道路,不能一味模仿美国表层商业化模式而刻意忽视美国本身的举国体制,更要吸取他们用职业体育经济商业化反哺举国体制培养人才的模式的优点。只有举国体制为基层体育爱好者提供足够的资源和保障,基层群众才能广泛的参与其中;只有广大群众发自内心的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参与体育,我们才能更有可能培养出更多的体育人才。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共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这几天,因为国乒几大名将的退赛,以及国乒主帅刘国梁被升至乒协副主席的虚位,引发了一场弥漫网络的硝烟。这场硝烟之火之所以这么旺盛,不仅仅是对国乒这支常胜队伍的热血支持,更是对持久以来中国体育改革的公益化为主的社会主义模式与资本化、私有化、市场化为主的极端资本主义模式之争。

经过十几年的教训,教育与医疗领域的产业化市场化以惨痛的教训收场,最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指出“要坚持基本医疗卫生事业的公益性”,宣告了新自由主义思维指导的医疗资本化、市场化模式的破产。今天,国际金融危机正在深入发展,国内外资本大鳄手中握有巨额资本,但是由于人民大众被剥削严重有效需求不足,这些过剩资本缺乏足够的投资空间,在这种局面下,体育就成为资本秃鹫们下一个围猎的主要战场。在今天的中国,体育究竟是像教育和医疗一样是以公益化为主要特征的事业,还是以市场化、牟利化为主要特征的产业,仍然是一个有待深入分析的问题和迷思。

一、极端市场化势力不仅是针对国乒,他们要搞彻底的体育市场化、资本化、私有化、产业化,要对中国体育全面换血

早在篮协改革之时,被视为中国篮球之殇的举国体制培养之路,就被各俱乐部的资本家弃之如敝履,而在中国男篮近10年的状态不佳的舆论压力之下,民众也对体育总局长期以来针对中国篮球的市场化职业化改革的谨慎吐槽不已。国家体育总局与中职篮各俱乐部在发生多次交涉之后,大刀阔斧上马中职篮总公司,并立姚明为篮协主席,才压住了大众舆论的口诛笔伐。但是,姚明真的能带中国篮球走出泥潭吗?全盘照搬美国真的是中国篮球的未来出路吗?

就在此时,一直被国民视为骄傲的国乒出了事,先是孔令辉深陷“赌债门”,在还没调查清楚的时候,就被临阵换帅调离一线。接着就是刘国梁升任乒协副主席,失去了对国乒的临阵指挥权。国乒男队主将和教练为了此事私自罢赛,私人意气用事损害国家荣誉和球迷的感情实属不该。

这一现象的出现,归根结底是作为社会主义公有制和公益化体育事业、体育资产的继承人,这些体育明星在今天的经济和社会私有化和市场化大潮中,已经日益缺乏国乒前辈的政治觉悟和爱国精神,他们的现实利益已经越来越由资本市场来支配(如这些明星的天价代言费和电视节目出场费),他们自身的形象、自身的体育比赛的表演,都已经高度市场化、商品化和资本化,但是商品和品牌的产权,却仍然是模糊化地属于国家的。

虽然这些国乒明星们,在今天的体育明星中仍然是最爱国、最有政治素质的人,但是其本质上也在日益蜕变成市场人和经济人。在市场经济价值规律支配下,今天的孔令辉、刘国梁包括蔡振华,再也不可能是徐寅生、容国团们了,资本狂潮之下,一切坚固的社会主义的东西都将烟消云散了。无论是“赌债门”还是“退赛门”,其本质都是市场经济思维、资本思维和自由主义个人主义价值观对举国体制模式的侵染。当然,按照极端市场派的思维,市场化私有化导致的问题,要通过进一步更深入的市场化和私有化来解决,其最终结果必然是,把国乒市场化成国足。

党中央希望这些体育明星“要明确为谁打球的问题”,然而,拥有巨大权力的极端市场派却要照搬美国私有化市场化的体育模式来改革中国体育事业,美国的体育明星们只能是为个人、为小集团、为资本打球,怎么可能为国家、为人民打球?

但是,据相关媒体报道,极端市场派希望国乒男女队的扁平化改革,是为下一步将中国乒乓球全面彻底的市场化做铺垫的;近期以来,中国体育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用民间色彩更重的协会来主导各项体育运动的发展;比如,体制外的体育名将担任重要职务,“官气”浓厚的足球管理中心被撤销,中国足协与体育总局脱钩等等,这些现象一方面是对腐败和官僚主义的有效治理,另一方面也显示中国体育以公益化、公有化为主要特征的举国体制正在向私有化和市场化改变,中国乒乓球队不可能置身事外。

足球和篮球的极端市场化改革,完全按照市场原教旨主义,将本来基本成熟可靠的举国体制(如能消灭其中的官僚主义和腐败,基本上是完美的)培养人才的机制完全抛弃,并寄希望于私人资本投入培养人,而实际上私人资本不愿承担基层大批体育人才培养的长周期和高投入、高风险,往往寻求投入产出比更高更快的外援计划,用钱直接签来国外成熟的运动员,来增加商业收入。国乒改革的方向是不是要向足球、篮球看齐,中国乒乓球是不是也要走市场原教旨主义的邪路,搞极端市场化,把现有举国体制培养人才的模式完全去掉,这一点是关系到国乒的未来是否还能称霸世界的关键抉择。

二、极端市场化不是国乒改革的出路,英、日、美体育也靠举国体制培养人才

和以往不同的并不只是这次改革的对象是强势项目,更重要的是这次事件舆论上掀起了公益化、公有制为特征的举国体制和极端市场化模式之争,尽管实际上这次具体的改革并未直接涉及举国体制,但是乒乓领域已然刮起了鼓吹极端市场化代替举国体制的邪风。这次具体改革的重点是将直接管理的总教练统领模式,变成了不再设总教练、主教练岗位,设男子、女子两个国家队教练组,一手抓竞技训练,一手抓队伍管理,减少管理层级的“扁平化”管理方式,实质是将原来的主教练一人指令团队如何作战变为教练组共同决定战术。这本应是群策群力的好事,但是,因为刘国梁这一影响国乒十几年的关键人物被调离指挥岗位,而闹得大战在前,队员们无心应战,这真的只是感情纠葛?很多人担心,作为被极端市场派攻击为举国体制和计划经济最顽固堡垒的乒乓球被“削藩”,可能正是在为全面实施极端市场化铺路,所以舆论哗然更多的是表达他们对于国乒改革前途的担忧,是对潜在的葬送举国体制培养人才的担忧。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肖凡
肖凡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