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晖:当下中国“革命”没有完成,“现代化”已经完成

汪晖 2017-05-28 浏览:
革命没有完成,现代化已经完成。现代化就是资本控制整个世界,就是法的关系彻底攻占生活领域。织里的生活模式背后真正的控制者是资本模式。说革命没有完成,首先是说革命的本义就是要征服资本模式,但这个目标显然没有完成。

2017年5月13日,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思想空间”邀请纪录片导演王兵与著名学者汪晖一起,谈谈王兵两部入选今年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的新作品《15小时》和《方秀英》。

从《铁西区》到《十五小时》,王兵的主题从工业城市的改制转到了江南小镇的作坊。

汪晖:当下中国“革命”没有完成,“现代化”已经完成

《铁西区》剧照

2014年,云南昭通的拍摄过程中,王兵听说一群年轻人打算前往江南地区打工,他跟随这群打工者一起登上火车,抵达目的地才知道,这个地方叫湖州,从20年前的一个小渔村发展成了全国80%的童装加工集散地。王兵在这里一扎就是3年,拍摄了2000多个小时的素材,其中纪录片《苦钱》获得第73届威尼斯地平线单元最佳编剧奖。

汪晖:当下中国“革命”没有完成,“现代化”已经完成

《苦钱》剧照

《15小时》影像装置拍摄于湖州织里,这里有一万八千多家私营童装加工小厂,常年在这里工作的外来务工人员约有二十多万人。无论什么人,都可以在此自由地投资经营,凭借着彼此之间的信用,他们采取赊欠和租赁之类的方式灵活经营。这里的工人每天早晨8点开始工作直到夜晚11点,除了中午和傍晚的用餐时间,没有任何间断地工作着。他们的工资以计件的形式来计算,工人与机器联系在一起,高速运转。影片忠实地纪录他们一天。从早晨8点钟他们起床开始拍摄,用摄像机不间断的完整记录15个小时的生活和工作。

汪晖:当下中国“革命”没有完成,“现代化”已经完成

《15小时》剧照

在学者汪晖看来,织里的组织模式和劳动方式与19世纪甚至更早的原始手工业时期生产方式非常接近,这种经济模式突出的特点是靠赊账和信用的民间信用模式,但只有镶嵌在社会习俗和文化内部才能运行。在金融资本主义造就的高风险的社会里,《15小时》中的劳动关系很独特,但一旦条件变化,这些信用关系就会瓦解。他认为王兵导演的《15小时》具有人类学样本的意义,提供了一种从非正规的契约关系思考当代中国劳动关系的角度,我们要现代化要建立法治国家,但如果不理解法外世界对我们的意义时,那样的现代化就等同于全盘的控制。

工人的问题和工厂的问题,几乎都是19世纪、20世纪核心的问题。汪晖回忆了上世纪70年代做计件工人的经验,那时每周都有至少半天的时间参与政治学习,这种学习在当时看来很烦,但在今天看来对劳动者而言不是没有意义的,领导罢工的工人很多都有学习经验,而读书讨论也使得劳动者之间形成劳动之外的横向关系。而这种横向的关系对于刚刚讨论的信用体系和法外领域都恰恰是非常关键的影响因素,但现代化的流水线会压缩人与人的关系,没有任何的交流。

他进一步指出,在当下的中国,“现代化”是完成的,就是因为即便最现代化的大工厂,也没有解决工人的生活世界的问题;但“革命”没有完成,是因为即便有一些进步,也没有让人获得自由,当然这里的“革命”并不是过去所说的暴力革命,而是生产关系的真正的变革。现代世界存在着很大的隔绝,而纪录片的意义就在于可以记录遭遇,将不同的时空组合在一起,让不相关的东西突然之间在相互之间发生想象不到的关联,传统的生活逻辑会被动摇,新的意义有可能诞生。一旦开始思考“日常生活世界里支配人们的逻辑到底是什么”,就是自由的萌芽,也是政治的开端。

汪晖:当下中国“革命”没有完成,“现代化”已经完成

《方秀英》剧照

《方秀英》则拍摄了湖州一名69岁的老人方秀英,患有老年痴呆症8年,2015年病情严重,被送进康复医院治疗无效,于2016年6月接回家中,放弃治疗。影片拍摄了她临终前八天的时间,主要讲述一个人在弥留之际的生命感觉,同时也拍摄了他们的亲人以及村庄的其他邻居,他们对一个人即将离世的现实反应。

导演王兵说,他对这部片子特别满意,让自己开始持续思考关于死亡的问题,作为一个个体和世界的关系,“我有自己作为个体的困惑,也有面对群体的困惑。我看一个群体时可以看到他们背后将面临的问题,他们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

年近五十,王兵越来越明确自己的关切,“我希望自己的电影在生活里不是靠文本构思出来的,而是靠生活中和人物自然接触逐渐显现出来的,这是我想寻找的电影方式。我相信电影其实是主观的,但还是愿意在电影里不断的寻找真实性的问题。什么是电影里最真实的东西?故事的真实,逻辑的真实,还是人生命与生命之间互相传递信息的真实,我一直在围绕这些疑问完成纪录片。”

凤凰文化全程直播,以下为活动实录:

汪晖:当下中国“革命”没有完成,“现代化”已经完成

活动现场(左起):李宏宇、王兵、汪晖

影片背后的劳动信用体系

李宏宇:请王兵导演给大家介绍一下《15小时》这部片子的起源,为什么到浙江湖州织里去,怎么决定拍《15小时》?

王兵:我一直喜欢拍纪录片,纪录片是很枯燥的影片,也是没有任何商业可能性的工作。对电影而言,纪录片有特别重要的价值,它的故事是未知的,提供最新鲜,最生动的人物和生活。纪录片可以在真实的生活里把电影放进去,让电影的故事向前自由延伸,而不是卖不卖钱。过去的电影大部分都是靠剧本逻辑建立起来的,通过剧本、演员、导演以及各个工种之间拷贝重新塑造故事。我不喜欢这样的故事,我喜欢更加自由真实的故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汪晖
汪晖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