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复兴的本质是兽性的回归

邋遢道人 2017-05-05 浏览:
文艺复兴还有一个重要作用,让西方人找回了祖宗——古希腊帝国和古罗马帝国——如何把异族不算人可以随意掠夺和奴役的道义逻辑。自此西方人在上帝名义下开始了几百年的殖民活动——把数千万非洲黑人和数千万美洲印第安人送到了上帝那里。这还真像野兽干的。

文艺复兴的本质是兽性的回归

记得2008年汶川地震出了个范跑跑。他不顾学生死活先逃命,还得意洋洋地到处显摆,引起了公愤。虽然多数人对范跑跑的行为不以为然,但还是有不少为他说话的。凤凰台一席一虎谈还为此组织了一次辩论,席间几个女同胞就对范表示同情。主要理由就是——遇险逃命、贪生怕死等是人的本性。人性如此,批评范跑跑就是拿“几千年的道德枷锁”束缚人。主持人也认可这个逻辑,气得反方发言人郭松民直跺脚,当场离席,落了个郭跳跳的外号。

当时就说:贫道在场也说不过范跑跑。因为只要大前提是“贪生怕死属于人的本性”,那咋说都是范跑跑有理。贫道当时就指出:凤凰台这是装孬:范跑跑犯的这事儿本身就是一泡臭狗屎,凤凰台堂而皇之端到桌子上让大家品味儿,无论输赢都是散布“负能量”——虽然当时没这词儿。

关于什么是“人性”主要是八十年代初讨论的,此前马克思主义关于人性的定义与阶级有关——人性是指人的社会性,有无产阶级人性和资产阶级人性。这些年不太讨论人性了,应该是对此有共识——人性不是人的社会性而是人的本性。现在解释人的本性大致为:“健康人的行为都是服务于他自己的目的。”也就是“人都是自私的”。围绕这一点,什么自我意识、自我决策、自我肯定、自我中心、自我异化等,一套一套的。凤凰台讲的那一套确实是现在的标准看法。

贫道有时会较真:既然做定义,肯定有反义词,也就是人性不是什么。人性的反义词是“兽性”。经常会说“这家伙失去了人性,跟畜生一样!”也就是说,人性应该是指人有别于动物的那部分精神属性。当然,人本来就是动物的一种,动物的精神属性人往往也有。因此广义的人性往往包括兽性。实际上,正是人性定义的这个特点让一些人在讨论问题时偷换概念,轻松愉快地就把群众给忽悠了。就人性问题来说,几百年来大家深信不疑的一些判断其实都是有毛病的,真说清楚了会吓你一跳。

说实话,现在真让人说出与兽性对立的,也就是狭义的人性究竟有哪些,还真会难倒不少人。哪些精神属性只有人有,动物没有呢?

先说正面的:母爱、性爱、对爱情至死不渝、恋母情怀、怜悯、友谊、忠诚、团队精神、诚实、谦让、合作、献身精神……这些精神属性人都具备,但是——但是动物也具备!仅仅狗这一种动物的“优秀品质”恐怕大多数人都比不过,别说所有动物了!

再说反面的:嫉妒、自私、损人利己甚至不利己、作弊、背叛、争斗、凶残、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夫妻好像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很多毛病上句是说人,下句就说畜生!

因此,真用排除法来确定人性的范畴,还真愁死人呢!说一个——动物也有;再想一个——动物竟然还有!不信你看完本文后再想想,看除了贫道下面说的内容外,能不能找到点只人有,动物没有的。

那么什么精神活动只有人有,动物没有呢?看过前面文章会说——臭道士不就是想说信仰么,说只有人有超验精神活动么。

说对了,信仰只有人有,动物没有(这里解释一下:前面文章发出后,有道友质疑说:早就有狐狸仙、白蛇精!动物也修行,功夫到了会成仙的。对此贫道不抬杠,只能悄悄说一声:“忍住不说话就不行吗?贫道是在忽悠俗人呢!”)。

无论哪种信仰,都构建了一个庞大的,复杂的,脱离世俗规则的,能够自圆其说的精神世界。信仰这套体系的人会按照这套精神规范行事。所有信仰都有“戒律”并要求信仰者“守戒”。这些戒律往往是“反兽性的”,对前面讲的所谓负面的精神范畴加以限制。非常重要的一点是:真正处在信仰状态的人并不觉得“守戒”是痛苦,感觉守戒是愉悦的,摒弃那些俗人在意的东西是理所当然的,是一种新的境界。真正“走火入魔”的信仰者会沉浸在与恶念斗争、与痛苦斗争的愉悦中——无论是印度教的苦行僧还是坐在渣滓洞里的江姐都这毛病。而稍微感到自己还在意这些,都自责“修行不够”。宗教就不说了,文革期间的“狠斗私字一闪念”就是典型做法。

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信仰这不讲理的东西,总要承认上面讲的这种精神活动是只有人有的,动物是没有的。也就是说,所谓人性,就是神性!

不要以为到此为止了,人还有一个动物没有的精神属性——道德。

道德是什么?百度说道德是“指衡量行为正当的观念标准,是指一定社会调整人们之间以及个人和社会之间关系的行为规范的总和”。也就是人类社会为了社会秩序的存在和协调形成的一套行为规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邋遢道人
邋遢道人
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