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毓海:我带荷兰人一起重读毛泽东

韩毓海 2017-04-28 浏览:
在他的晚年,毛泽东曾经与基辛格说:我希望去密西西比河游泳,就作为一个游客去,只是去游泳。我不敢想象,如果毛泽东活着,当他得知一本关于他的小书在荷兰出版会作何感想。但我相信,他一定非常喜欢荷兰,这不仅因为他是斯宾诺莎的忠实读者,而是因为他毕生所最爱的是风、是海,是大风大浪。这是因为毛泽东毕生喜欢在大风大浪中游泳、远航。

韩毓海:我带荷兰人一起重读毛泽东

(4月10日,《伟大也要有人懂——一起来读毛泽东》荷兰语版在海牙中国文化中心发布,中文原著作者、北京大学教授韩毓海在发布会上演讲《在大风大浪里锻炼成长》,赢来众多欢迎和赞誉。按雷奥诺出版公司总裁莱纳德•沃尔特斯的话说,欧洲人对毛泽东的了解大多源自西方媒体,《一起读毛泽东》的引进能为欧洲读者提供一个以中国人的眼光来看毛泽东的新视角。本文为韩毓海教授在书籍发布会上所作演讲讲稿。)

各位尊敬的嘉宾、朋友们:

荷兰与中国相距遥远,但却深刻地影响了中国的命运。

1567年是中国明朝的隆庆元年,这一年,中国皇帝下诏,确定白银为王朝的税收货币,从那时起,大量的美洲白银通过菲律宾运往中国,西班牙占领了宿务港后,把这块土地按照菲利普二世的名字命名。

1620年,西班牙人在太平洋上遇到了强劲的对手,这就是荷兰。荷兰占领了台湾,并从那里封锁了西班牙向中国运银的通道,从而造成了明朝巨大的通货危机20年后的1644年,明朝瓦解并为清朝所代替。

我在《五百年来谁著史:1500年以来的中国与世界》一书中描述了这个过程,这本书曾是中国的畅销书,也是我第一本被介绍到海外的书。

我的两本新书《少年读马克思》和《一起来读毛泽东》,尽管没有直接写到荷兰对现代中国的影响,但我今天想说的是:荷兰对于现代中国的影响,几乎是任何国家都不能比拟的。

马克思的思想改变了现代中国的命运。他有一半荷兰血统,而他的姨父利奥•飞利浦和姨妈索菲亚创办的荷兰飞利浦公司,至今在中国有着世界上最多的用户。1872年9月2—7日,就是在这里——在海牙这个伟大的城市,马克思和恩格斯领导举办了国际工人协会海牙代表大会,这标志着世界劳动人民政党组织的诞生。1921年,荷兰共产党人马林协助创建了中国共产党,并参与了中共一大。马林就诞生于海牙附近的鹿特丹市。他协助创建的中国共产党,现在已经有了8000万党员。今天,由习近平倡导的“一带一路”正为荷兰人民所认同和欢迎。

毛泽东的第一部哲学著作是读《伦理学原理》笔记,那是他24岁时的作品。《伦理学原理》的作者是泡尔生,而这本书很大程度上是另外一本书的通俗版,那本更有开创性的著作就是斯宾诺莎的《伦理学》。

22岁的毛泽东在长沙省立图书馆自修时,读过斯宾诺莎的这本书。读这本书时,穷学生毛泽东也过着斯宾诺莎式的日子——他每天只能买两块米糕充饥。

毛泽东是农民的儿子,他毕生最关注的是农民问题,他为中国农民奋斗了一生。昨天,在参观梵高纪念馆时,我们注意到梵高的名言,梵高说:“我最大的理想就是画农民,表现农民的生活,要画好农民,就必须深入农村,与农民生活在一起”。在梵高被疾病击垮之前,他就是这样做的,当我们在《吃土豆的人》这幅伟大作品前驻足时,想起的是毛泽东的话:越是中国的,就越是世界的。越是世界的,就越是中国的。

毛泽东毕生的宏愿是“把农村建设好,甚至建设得比城市还要好”。现在,在你们美丽的国家看到了这幅愿景的实现时,我们深感必须向荷兰人民学习农村建设和农业发展的宝贵经验。

马克思和毛泽东都是造反者,如果我没说错的话,现代造反和革命理论的源头,就是斯宾诺莎的《伦理学》。荷兰为现代世界贡献了革命的哲学,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荷兰国旗的一角是红色。

我以为:在马克思和毛泽东之前,还没有哪一种哲学像斯宾诺莎的伦理学更具有革命性。

斯宾诺莎说:“宇宙和自然根本无所谓有序还是无序,而人却只是把自己能够理解的、对自己有利的世界说成是有序的,而把自己不能理解的、不能适应的、对自己不利的世界称为混乱和无序的”——他的言下之意是说,人们往往把一个新的世界称为无序的,因此,人们就往往倾向于把革命、造反理解为动乱和违法。

斯宾诺莎在《伦理学》中说,人们只是把自己可以理解、可以想象的世界称为有序的。“他们还说,天创造万物,次序井然;这样一来,他们不知不觉地便认为神也有想象了;他们的意思似乎是说,神为了便于人的想象起见,特别创造万物使其井然有序,以便使人们想象。但他们没有考虑到,天地间远超乎想象以外的东西,实无限地多,而我们的想象力毕竟薄弱,足以使我们想象惑乱的东西也不可胜数。”

斯宾诺莎的哲学是勇敢者的哲学——荷兰人是勇敢的,是因为他们敢于面对被常人视为无序的世界,正如他们勇敢地面对大风大浪和波涛汹涌的海洋。

1972年,毛泽东曾对尼克松说:“我这个人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而当翻译把这句话译成“一个孤独的和尚在雨天打着伞走路”时,毛泽东纠正说,佛教里说“万法无法”,因为宇宙间,本无所谓有秩序还是没有秩序,这个话是斯宾诺莎讲的,他讲的泛神论,与这个意思差不多。

来源 : 草野思想库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韩毓海
韩毓海
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