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还在争论中医药是否是科学的时候,激烈的产业竞争正在进行!

梁孝 2017-03-30 浏览:
在国际中医药产业竞争中,中国却是弱国!当一些人还在质疑中医药,某些网络大V对中医药嗤之以鼻的时候,某些外国公司一方面抢先申请专利,一方面千方百计,不择手段地得到我国的民间验方、技术。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当我们还在争论中医药是否是科学的时候,激烈的产业竞争正在进行!

中医药是科学吗?这一直是个争论不休的话题。即使屠呦呦先生获得诺贝尔奖,这个争论不仅没获得答案,反而更激烈了。但是,很多人没看到,在这个话题背后,却是国际医药行业激烈的竞争。中国是个中医药大国,在这个领域应该有天然优势。但是,也许会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在国际中医药产业竞争中,中国却是弱国!当一些人还在质疑中医药的时候,外国人却在千方百计,不择手段得到我国的民间验方、技术,占为己有。笔者不是这个领域专家,只想就此说一点肤浅的看法。

一、中医药存废之争由来已久

中医药是科学吗?

这个问题的实质就是,中医药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如果不是科学,那还留着干嘛?

鸦片战争之后,西方医学传入中国,在一些重大疾病治疗上,西医医疗的效果确实明显。这对中医药学产生巨大冲击。同时,大量出国留学人员回国,开始崇新排旧,认为新兴的西医淘汰古老的中医是历史必然。这与当时人们对社会历史认识有关。在上个世纪初,中国积贫积弱。尤其是当时最流行的进化论的影响。人们认为现代西方的一切都是先进的,古老中国一切都是落后。医药学也是如此。

中华民国成立后,中医药被认为是科学的,废中医,立西医,成了民国政府的国家战略。

辛亥革命之后,北洋政府大力推行西方医学。北洋政府教育部于1912 年11 月颁布“医学专门学校规程”和“药学专门学校规程”,医学科目48 种,药学科目31 种,均无中医药学内容,完全将中医药学排斥在医学教育系统之外。对此,中医药界为争取教育合法化而不断抗争,各地舆论也反应强烈。尽管如此,1913 年,教育部公布“大学规程”、“医学专门学校规程”和“药学专门学校规程”,中医药学仍被排斥在国家正规教育之外。1928 年11 月,国民党政府卫生部成立。在1929 年召开的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议,通过了余云岫等人提出的“废止旧医以及扫除医药卫生之障碍案”,另拟“请明令废止旧医学校案”呈教育部,要求在全国禁止中医中药开业,禁止中医办医院、办学校,取缔中医书刊。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废止中医案”。此案一出,迅速在全国引起了声势浩大的反废止请愿运动。虽然提案没有被接受,但国民党政府反中医药的基本政策却没有改变。

1933 年6 月,在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上,国民党中央委员石瑛等人提出制订《中医条例》(草案)。但是行政院长汪精卫却反对该提案,认为“中医言阴阳五行,不懂解剖,在科学上实无根据;至国药全无分析,治病效能渺茫”,主张“凡属中医应一律不许开业,全国中药店也应限令歇业。以现在提倡国医,等于用刀剑去挡坦克车”,致使该提案被压制两年之久。直到1935 年,经过冯玉祥等人的再次呼吁,《中医条例》才于1936 年1 月颁布。但是,《中医条例》中仍然存在许多歧视、排斥中医药的内容,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中医药的发展问题。抗战胜利后,在抗战中曾发挥巨大作用的中医药学受压迫的状况仍无改观。[①]

可以说,不管是北洋政府还是国民党政府,在医药卫生发展中,都实行一条“全盘西化”的政策,认为中医药是非科学的,要废除中医药学。中医药处于受歧视和受排斥的地位。

中医药重新受到重视,并发展壮大,是在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主席在这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

毛泽东在不同的场合,多次讲话、批示,提出要重视中医,发展中医。

当我们还在争论中医药是否是科学的时候,激烈的产业竞争正在进行!

1954 年4 月21 日,毛泽东审阅了中共中央关于加强中医工作的指示(草案),并对以下内容进行了修改:在指示草案的“对待中医的问题,实际上是关系四万万七千万农民的疾病医疗问题”一句中的“四万万七千万农民”之后,加上“及一部分城市居民”;在“我们应该有批判地接受这一部分文化遗产,去其糟粕,存其精华,把它的合理部分增加到医学中去,更好地为治疗疾病,增进人民健康服务”一句中的“医学”之后,加上“科学”二字,在“治疗疾病”之前加上“预防疾病”,在“依靠中西医合作,根据中医实际应用的经验,进行一种谨慎的长期的科学研究工作”之后,加上“和说服教育工作”;在“将中医团结起来,安定下来,把他们现有经验保存下来⋯⋯”这段话中的“现有经验”改为“现有的合理经验”。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梁孝
梁孝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