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警察告诉你打假为何难:贺卫方等法律精英从司法上搞乱中国,导致警察无法办案!

去伪求真 2017-03-15 浏览:
现在的立法理念来源于西方,强调人权保护,但保护的对象却是特定少数人群,比如刑事法律着重保护的是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的权益,却忽视了保护受害人、守法公民或执法者权益。尤其是以贺卫方为代表的一批法律精英们为了从司法上搞乱中国,达到全盘西化的目的,在制订法律时抛弃社会主义法制原则,照搬或借鉴于西方资本主义法典或封建主义王法,最为可耻的是,他们在立法上接轨西方的‘大陆法系’,但在证据上又借鉴于‘英美法系’,把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法律体系混为一体必然导致法律混乱,使法律逐渐失去司法正义和丧失惩治犯罪的功能。你想,法律不能扶正压邪维护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犯罪率能不高吗?社会治安秩序能好吗?”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一线警察告诉你打假为何难:贺卫方等法律精英从司法上搞乱中国,导致警察无法办案!

 

2017年3月1日,光明网登载佘宗明的文章《制假售假难获刑,打假手下能留情?》,文章报道了阿里巴巴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在2017年度打假工作交流会上披露的惊人数据:

“2016年全年,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共排查出4495个销售额远大于起刑点(5万元)的制售假线索,但截至目前,通过公开信息能够确认已经有刑事判决结果的仅33例,比例不足1%。”

郑俊芳进一步强调:“不排除有些制假售假案仍在侦办查办中,但眼下对制售假已有的刑事处罚比例,仍低得有些吓人。更让人惊愕的是,很多已判决的,绝大多数案例只是被判缓刑,最终受到实刑处罚的少之又少。本来刑事打击的筛子眼就大,缓刑比例还那么高,这哪是打假,分明是‘纵假’。”

2017年3月7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通过微博向两会代表委员们发出呼吁:“像治理酒驾那样治理假货”。该呼吁引起了两会代表委员们的共鸣,使“打假”再次成为了两会讨论的热点话题。

全国人大代表、波司登集团董事长高德康透露,去年中国羽绒工业协会两次对网络平台羽绒服质量抽查,结果超过半数为伪劣产品,给消费者健康带来严重安全隐患。

“打假”几乎成了十多年来全国两会上下必不可少的热议话题,每年两会都有很多代表委员就打假问题提出很好的建议和提案,但年年喊打假,假货年年增,制假售假已经成为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的社会顽疾,严重损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和市场诚信。说实话,就打击假冒伪劣产品而言,党和政府不能说不重视,制定的法律规范不可谓不多,每年的“3.15国际消费者权益保护日”都要在全国范围集中开展打假行动和宣传,但为什么制假售假愈演愈烈呢?是不是存在假打和纵假现象呢?笔者正好去年同一位负责打假的警察同学谈过这个问题,今天在此整理重发,作为一家之言供大家评判。

去年二月底,在外地当警官的同学回乡探亲,有位同学邀了十来个同学到家里为他接风。因为是在家里聚餐,同学们到得都比较早,大家见面亲热叙旧一番后,便三、四个一桌开始斗地主、打麻将。我同那位警官同学没有参加打牌,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喝茶闲聊。

“怎么春节过完了才回来?”我问道。我这位同学在外地当了十几年兵,在驻地娶妻安家,转业后分配在当地公安局工作,回来探亲很少。

“我们当警察的越是节假日越忙,尤其是春节能休息三天就谢天谢地了,这次是家里有事才请了五天假,全国两会前就要赶回去维稳备勤。”我这位警官同学很平静地回答。

“你都五十多岁了,又不是部门负责人,整天忙什么呢?”我好奇的问道。

警官同学笑道:“你应该知道,十八大后规范了公务员退休前必须在岗在位,加上我们那里基层警力不足,侦查破案、治安控防、维稳反恐等中心工作任务繁重,能不忙吗?”

“你现在在公安哪个部门工作,主要干什么?”我问道。

“我转业后一直在治安部门工作,主要职责是侦办治安部门管辖的刑事案件。”

“这么说你在负责侦办打假案件啰?”我知道治安部门管辖的刑事案件有一百多种,其中就包括打假案件。

“是的,已干了十来年了。”警官同学看岀了我很感兴趣。

“现在假货遍地,每年媒体曝光很多,但追刑的很少,这与你们履职是否有关?”为了不过于刺激这位警官同学,我句斟字酌委婉而问。

“现在大概很多人都持你这种看法。”警官同学苦笑了一下,继续道:“打击假冒伪劣商品专项整治搞了多年,但成效不大,很多人把责任指向我们,其实这是误解,只有身在其中,才能明白在现有执法环境下不是我们警察不作为,而是难以作为。

“现在是法制社会,提倡依法办案,有什么难作为的?”我也曾听身边的一些执法者有过同样的感叹,但就是不知道其中原由。

警官同学踌躇了片刻,对我说:“你也是公务人员,我就给你说点真心话吧。”他喝了口茶,调小了电视音量,坐到我身边低声道来。

“就说打假吧,从刑法上说,打假是通称,包括两大类,一类是侵犯知识产权,也就是常说的假名牌等冒牌货,归经侦部门管辖。这类案件查处起来相对简单,只要有证据证明是假冒注册商标且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元以上既可追刑。另一类是伪劣商品,包括伪劣产品、有毒有害或不符合卫生食品、药品器械等等,属治安部门管辖。其中伪劣产品最广泛,主要指在生产销售的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如果实施了这四种行为中任何一种且销售金额达到五万元以上既可立案侦查。问题在于,这类刑事案件的认定依据主要是《产品质量法》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司法解释,但两者间在违法构成要件和解释上却并不一致,这就给伪劣产品的具体认定上带来了困惑,无形中削弱了刑法的权威和执行力。”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去伪求真
去伪求真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