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请到洋人断案,是一种荣幸?

后沙月光 2017-02-19 浏览:
各国各式各样法律在中国畅行无阻,从另一个角度看,它打断了中国现代司法制度的健康发展,也打乱了中国现代法律体系的建立。然而,有一堆的洋奴,反过来指责中国人跟不上世界文明,不配独立审案,案子只有洋法官才能审得公正。

七名在占中期间维护香港秩序的警务人员,被法院全部判决有罪。在国人诧异和愤怒之余,终审法院下了封口令:

禁止批评

禁止反对

禁止被骂

否则,嘿嘿!闭嘴,我们在谈言论自由。

能请到洋人断案,是一种荣幸?

吃瓜小民,哪敢跟洋大人对呛,我只是想表达一下钦佩之情。

中国人,能走向独立,赢得自由,从来不是靠谁的恩赐,而是通过反抗和革命而得到的。

 

“文明”的强盗

 

从清末起,到北洋政府,南京政府, 中国人一直在为废除领事裁判权和建立中国司法权而斗争。

国家孱弱,丢的不仅仅是领土和银子,还有司法,对于吾国吾民来说,丢掉的是尊严。

1843年,中英签订《五口通商章程》,这是列强夺取中国司法权的最早纪录。那时还只是洋人控告华人,由领事处审,华人控告洋人,由华英共审。

1844年,《中美望厦条约》进一步规定,华人对洋人犯罪,由中国官员依中国法律审,洋人对华人犯罪,由领事馆审讯定罪。

1858年,《天津条约》确立了会审制度。英人犯罪由英国惩办(不再华英共审),两国有交涉案件则须会同审理。

1876年,《烟台条约》又多了外国官员“观审”制度。

简单说,

“会审”剥夺了中国司法机关对洋人在华犯罪的过问权。

“观审”则给了洋大人干涉中国司法机关判决的权利。

从20世纪初开始,中国的司法独立权,已经被剥夺得一干二净,领事法院,领事法庭,会审公廨,这些机构在中国慢慢形成常态化,成了包庇纵容洋人犯法,维护列强利益的有力工具。

单单日本在中国就设下35个领事法庭,日本法官在中国的土地用日本的法律条款来审案。

影响最大的莫过于会审公廨,从美其名曰华洋共审,不用几年时间就变成了全洋席。

1911年11月10日,会审公廨正式由外国领事团宣布接管,清一色的洋法官把持了会审公廨,接下来,就连上海道台(地方长官)手中拥有的上诉权,也被洋人剥夺。

以前,外国法官答应,洋律师不应当出庭,等租界成形后,又有另一套说辞允许洋律师出庭打官司。话语权在人家手里,怎么说都有理。

以前,会审公廨只能审租界内的华人,后来,连华界被归其管辖。

从1913年《华务民事案规则》开始,断案判决权已完全落到洋法官和领事手中,华人会审官成了一个“人体印章”,仅仅走走过场,点缀一下而已。

各国各式各样法律在中国畅行无阻,从另一个角度看,它打断了中国现代司法制度的健康发展,也打乱了中国现代法律体系的建立。

然而,有一堆的洋奴,反过来指责中国人跟不上世界文明,不配独立审案,案子只有洋法官才能审得公正。

从此后,列强不但能逃避中国司法的审判,而且能积极干涉中国司权权,最终审判中国人民。

 

中国人的抗争

 

洋法官这种司法特权,自然引起了中国知识界良知尚存者的反抗,他们无法容忍这种“领事裁判权”。

1905年,修法大臣沈家本和伍廷芳就提出要废除“治外法权”(领事裁判权)

1908年,军机大臣张之洞,签注《大清新刑律》时,同样提出要废除治外法权。

1911年,革命家宋教仁提出必须废除会审制度,不公平不合理的治外法权不能在中国继续存在下去。

1919年在巴黎和会上,中国代表提出要废除治外法权,被会议主席利克蒙梭(法国总理)拒绝,列强纷纷支持其做法。

1921年,王宠惠在华盛顿会议以请求口气请列强还中国司法独立,结果被骂成狗,洋人还搞了个调查团到中国调查。

最终结论是:中国的法律,法规,法庭,司法体系无法令人满意,会威胁到外国公民安全,所以必须保持治外法权。

1928年6月,南京政府发出宣言,要求废除旧约,另订新约,提出废除治外法权和按中国法律办案原则,结果,跟以前一样,人家根本不用理睬你。

1930年,在多方博弈下,中国算是有了一个完全的法院--上海法院。

1941年太平洋战爆发,为显示盟国“诚意”,中英,中美签署了废除领事裁判权协议。

等二战一结束,美英又想死灰复燃,要求中国对美英军事人员不得拥有司法管辖权,换汤不换药,蒋介石只好逆来顺受。

直到1949年后,中国迎来了真正的独立,上海的洋法官,滚得无影无踪。

 

畸形的香港司法

 

邀请海外法官担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的做法是应当支持的,并且能邀请到那些知名的海外法官担任非常任法官是香港的荣幸。

这不是我在奉承,故作嘲弄。这是1997年9月,首席大法官李国能的看法,也代表了很大一部份人的心态。

百年殖民地背景下,我完全可以理解这种仰视洋人的姿势,凡事总得有个过程。可是,20年过去了,洋法官不是少了,而是大大增加了。

洋法官在香港长期存在的理由,有的朋友会说,这种事特么还有理由?是的,理由总是有的:

一、香港缺乏担任法官的人才。

这条理由够猛吧!很有说服力哦。七百多万香港人,居然被法律精英们一棍子打死,楞是找不出几个法官。索马里人都不信。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后沙月光
后沙月光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