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后代否定社会主义需要回应五个时段的实践问题

高戈里 2017-02-12 浏览:
“中国道路”之所以能够获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不是教条地照搬舶来的他国经验,更不是盲目地遵循西化的理论原则,而是在吸收他国有益经验教训的基础上,立足于解决本国革命和建设实践中遇到的实际问题,才能闯出一条独特的“中国道路”,才认定了“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治国理政大方向。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红军后代否定社会主义需要回应五个时段的实践问题

我的两篇被多数红军后代广为转发的文章《警惕“红二代”称谓诱导的政治歧途》《红军后代否定毛泽东只能自取其辱》,是我与某些红军后代争论后写的。文章苦口婆心所批评、所规劝的少数红军后代虽然只是极少数,但影响很不好。这些人之所以误入歧途,有多种原因:有的,是像“红四方面军历史研究会副秘书长”夏宇立写作《史说长征》那样鼠目寸光,喜欢斤斤计较个人或“山头”的功过得失,而无视国内外革命斗争的大背景、大趋势,无视选择革命道路、纯洁革命队伍的复杂性和艰难性,缺少他们父辈那样宽广的历史视野和战略视野;有的,是像夏宇立在《史说长征》中评价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那样小鸡肚肠,习惯沉溺、纠结于个人或家庭的恩恩怨怨,缺少他们父辈那样以党的事业和人民利益为重的党性修养;还有的,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思想解放运动”中,片面地接受了西化理论和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迷失之后又固步自封不思进取,放弃深入实践的学习和反思,缺少他们父辈的那种立足实践的求学精神和自我批评精神,以至于把共产党的叛徒、败类、庸人整出来的问题栽赃到共产党的旗帜上

本文,主要针对第三种情况,因为对方自述是“1978年部队的理论教员”,他用上个世纪80年代“伤痕文学”“伤痕史学”垫底的“历史知识”和西化的“理论知识”,来质疑共产党的基础理论。

以下叙述改革开放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的争论经历了五个时段后,“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方向得以坚持的回复,是我当时随手写的,虽然一些具体表述上欠完整、周全、准确,但核心内容我至今坚持,因为,“中国道路”之所以能够获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不是教条地照搬舶来的他国经验,更不是盲目地遵循西化的理论原则,而是在吸收他国有益经验教训的基础上,立足于解决本国革命和建设实践中遇到的实际问题,才能闯出一条独特的“中国道路”,才认定了“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治国理政大方向。毛泽东时代是这样,后毛泽东时代也是这样。

为了抛砖引玉,原文照录如下:

【改革开放后,关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的争论,经历了如下时段:

第一时段,是整个80年代,在走出国门并大量引进西方理论之后,传统的社会主义理论基础被彻底动摇了。你提到的欧美国家“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是这一时期对社会主义理论最经典的解构。你提到王震出国后的困惑,也产生于这个时期。

第二时段,以1990年12月11日《人民日报》用两三个整版发表《论世界经济形势与中国经济问题——何新与日本经济学教授S的谈话录》为标志,回答了80年代的理论困惑。你提到的欧美国家“消灭了无产阶级”,何新站在世界更大的范围予以了回答——以往的欧美国内阶级压迫,已经转移到欧美发达国家对广大第三世界的剥削压迫。王震就是看了这篇文章后对何新说:“我代表中国共产党感谢你!”你持有的理论不仅陈旧,而且用王震此前的困惑,反驳我提到的王震此后的释然,在时间逻辑上是错位的。所以,我才说你所持有的理论“停留八十年代”的水平上。

第三时段,中国90年代末到20世纪初的私有化、极端市场化“改革”,最典型的,是美国高盛财团通过秘密的“汉克计划”制定了我国石油天然气行业2000年的改革。改革第二年,就爆发了建国以来最大的工潮(辽阳、大庆)。这一进程东北工潮打断后,民间对私有化、极端市场化“改革”进程的反思不断深化,“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呼声此起彼伏,也挽救了掌握国计民生的大型国企命运。这个时期的论战,书斋秀才们秉持的是欧美灌输来的私有化、极端市场化理论,而民间主张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人更多看到的,是私有化、极端市场化之后,底层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下岗工人、农民工、个体农民被资本勾结权贵层层盘剥。标志性的事件,是也按了“红手印”的十余个坚持下来的人民公社集体组织,虽然取得了小岗村无可比拟的巨大成就,但还是被主流媒体一致封杀。

第四时段,2008年金融海啸爆发后,国内不少外学者,以及整整一代年轻人,从探究金融海啸的原因开始,深刻反思了当代资本主义的制度危机,特别是华尔街金融寡头给全球带来的必然灾难。进而,出现了批判美式经济制度、政治制度、文化传播为华尔街寡头盘剥全世界鸣锣开道的批判浪潮。一批原来崇美的80后青年猛然觉醒,其标志性事件,在国内是“四月网”的诞生,在国外是《资本论》畅销,是占领华尔街运动。布热津斯基当代美国第一流的战略家,我手头有一本2012年出版他写的《战略视野——美国与全球实力的危机》。布热津斯基在书中坦言:“民主是美国最大的优势,也是我们当前困境的核心根源。”人家美国一流战略家都承认不能再忽悠下去了,可咱中国的书斋秀才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高戈里
高戈里
作家、退役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