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西天取经的美丽童话到妖魔遍地的现实世界:《西游伏妖篇》与《西游降魔篇》的妖魔隐喻

陈培永 2017-02-08 浏览:
哪有什么西天取经的美丽童话,哪有什么西方净土和情暖人间,我们面对的只是妖魔遍地的现实世界(徐克的电影经常会呈现出这种场景,《伏妖篇》确实呈现了周星驰想要表达的意思,而周星驰的电影之前从来没有做到过),我们只是需要不断祛除自己内心心魔的吃瓜群众。《西游降魔篇》和《西游伏妖篇》把童话世界转换成了世俗人间,这个西游的故事不仅更忠实于原著,也更忠实于我们的社会,更忠实于我们活生生的人。只是,我们需要勇气来直面这种社会,这种现实。

从西天取经的美丽童话到妖魔遍地的现实世界:《西游伏妖篇》与《西游降魔篇》的妖魔隐喻

无论再怎么强调平等,大师与群众总是有差距的。吃瓜群众面对大师级人物,并不一定会意识到这是大师,反而会不理解他在想什么、说什么、干什么,因此会对其充满嘲讽和鄙夷,甚至破口大骂和动粗打人。所以,大师很孤独,只能自己在那唱“无敌是多么的寂寞”,这个场景在周星驰的电影中出现过不止一次。

周星驰实际上也是以大师来定位自己的,他也力图让人认识到他的电影是大师级的电影,要传达大师想要表达的但却可能不被电影观众所理解的东西。也因此,从《大话西游》到《西游降魔篇》再到《西游伏妖篇》,肯定会让很多观众不满意,不满意为什么要这样糟蹋《西游记》这一美丽的童话,为什么这样糟蹋得道高僧唐三藏、糟蹋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糟蹋英明神武的孙悟空、糟蹋可爱的猪八戒、老实的沙和尚,糟蹋一切童话里的人物。

不要怪周星驰,他其实在尊重原著,要还原真实的西游故事,在一种无奈的苦笑和自嘲中揭示社会真实的故事。只是我们习惯了童话,习惯了美丽的虚构,再也不习惯现实,不习惯残酷的现实。童话故事是斩妖除魔,取得真经,残酷现实是全是妖魔,自救才是王道。

从西天取经的美丽童话到妖魔遍地的现实世界:《西游伏妖篇》与《西游降魔篇》的妖魔隐喻

吃瓜群众:受妖魔欺凌的妖魔制造者

周星驰的电影喜欢夸张化地出现吃瓜群众,《降魔篇》一开始的渔村村民,《伏妖篇》一开始的杂技团团员,甚至还有《美人鱼》一开始的观光游客。这些人的共同特征:无知,有眼不识泰山,表情夸张搞笑,对高人极尽侮辱之能事,无能耐受妖魔欺负盼驱魔人拯救。

《降魔篇》对唐僧的讽刺,因其说鱼不是妖、水中还有鱼妖而把玄奘吊起来,怎么都不相信儿歌三百首够驱魔而只相信武力消灭,《伏妖篇》中不相信师徒四人是驱魔高手,先是出言不逊后见果真高人后跪地求饶,都是为了展现吃瓜群众的无知、懦弱。

电影实际上还在暗示,正是这些受妖魔欺凌的吃瓜群众,造就着妖魔的产生。这些人不仅被妖和魔所欺负、所凌辱、所痛苦,而且本身心中就有妖和魔的心思,他们欺凌弱小,无情嘲弄比他们弱小的人,正是他们把救孩子的沙僧变成了鱼妖,把丑人变成了猪刚鬣。

他们确实是需要被解救的人,只是需要从自己的愚蠢、无知、做恶而不断造就邪恶中解脱的人。当然,这些人所构成的妖魔社会正是要去西天取经的原因之所在,所以,也是西天取经为什么那么漫长,为什么取经本身不是目的的原因之所在。

从西天取经的美丽童话到妖魔遍地的现实世界:《西游伏妖篇》与《西游降魔篇》的妖魔隐喻

驱魔人:伏妖除魔又可能会变成妖魔的人

把取经师徒变成驱魔人,这是电影最大的创新,也是令很多人最不可理解的地方。其实,驱魔人比取经人要好。因为我们不是很明白到底什么是取经,取经能干什么,我们却是很明白斩妖除魔,知道驱魔行为本身。励志取经的人变成专业驱魔人,实在是很有意思,实际上是把这些人身上的悖论更清楚地展示出来。

驱魔人顾名思义是帮助吃瓜群众除掉社会妖魔的人,但这些人本身却又是妖魔,孙先生是一代妖王,八戒和悟净则分别是猪妖和鱼妖,连《降魔篇》出现的其他驱魔人也基本上都有魔性。能除妖魔者本身都是妖魔,这正是电影要打破仙界魔界、妖界人界、天上人间鲜明对立的表征。

而且,电影最后落脚点是,取经是降妖伏魔,最难的是祛除自己的心魔,自己内心的妖。心魔是最大的魔,人妖(不是那个意思)才是最大的妖。

那个我们一直以为善良厚道信仰坚定的唐僧就是被自己的心魔和妖心所控制的人,这个驱魔人的师父本身承受着无法摆脱的心魔,保持着吃瓜群众先天存在的那种欺骗、卑劣、心口不一、贪恋名利、为情所困等劣根性。

个最根本的隐喻出现了,取经就是驱魔,取经之路就是祛除掉自己心魔和妖心的过程。根本没有目的地,重要的是经过。

从西天取经的美丽童话到妖魔遍地的现实世界:《西游伏妖篇》与《西游降魔篇》的妖魔隐喻

段小姐、小善及终身成就奖:刺激妖魔再现的心魔化身

在西游的故事中,最美的无疑是两个人,一个是段小姐,一个是小善(其实也是凄惨的白骨精)。段小姐是唯一不是妖魔的驱魔人,是崇尚用武力直接消除妖魔的驱魔人,但也是长存于唐僧内心深处的心魔化身。美好的总是凄惨的,总是要失去,这才是电影在一片欢笑中呈现的最大悲剧。

一直在想,她为什么姓段?为什么从头到尾都没有自己的名字?段应该是断,是当断则断、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的断;没有名字,是因为她本身只是萦绕在唐僧内心深处的幽灵。而《伏妖篇》中的小善只是一种再现,只是表明唐僧还是无法解脱,这是无尽的纠缠。她是善,却成了成就至善的障碍。

说不定根本没有段小姐,段小姐只是唐僧幻想出来的,是他的情欲化成的人形,正像在《伏妖篇》的开头,唐僧做梦在小人国获得了终身成就奖,这是他的名利之心的显形。电影很想表达的是,正是这种情欲、名利才是让人承受心魔的根源,才是让人随时可能变为妖人的根源。

不管是不是驱魔人,是不是修行的人,都在承受着心魔,都试图摆脱心魔。因为只要有情欲,有名利心,人就会有心魔。人都是有可能变成妖人的人,这是漫天遍野的世俗之人或吃瓜群众的常态。

从西天取经的美丽童话到妖魔遍地的现实世界:《西游伏妖篇》与《西游降魔篇》的妖魔隐喻

哪有什么西天取经的美丽童话,哪有什么西方净土和情暖人间,我们面对的只是妖魔遍地的现实世界(徐克的电影经常会呈现出这种场景,《伏妖篇》确实呈现了周星驰想要表达的意思,而周星驰的电影之前从来没有做到过),我们只是需要不断祛除自己内心心魔的吃瓜群众。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培永
陈培永
哲学博士、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