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后代否定毛泽东只能自取其辱

高戈里 2017-02-07 浏览:
历史表明,每到时代的转折关头,总有一批人落伍。在中国共产党经历的曲折中,这种落伍者,有叛变的,有变节的,有消极的,还有一时犯糊涂的,这不奇怪。党的十八大已经迎来了一个新时代,“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红军后代否定毛泽东只能自取其辱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前些天,我写的《警惕“红二代”称谓诱导的政治歧途http://www.cwzg.cn/html/2017/guanfengchasu_0112/33676.html

曾被猛转,才三四天点击量就突破了十万。一位老红军后代甚至转发了两个小时(估计这老兄比我还“菜鸟”,可能是一个人一个人地转发)。这说明,在毛泽东时代干部子弟中,捍卫毛泽东旗帜的占绝大多数,毛泽东时代对他们的培养、教育和警示有了历史见证的成效。在我另一篇文章《毛泽东时代的烈士遗孤和八一同学》中,就讲述了当年“克服优越感”“不要当八旗子弟”的民本主义教育如何在他们当中刻骨铭心。

然而,与毛泽东时代的各阶层在改革开放后都发生了分化一样,在众多的红军后代中,确有极少数人多年来否定甚至肆意贬损人民领袖毛泽东,个别人还走上了“挖祖坟”的反共歧途。

真有否定中国革命并宣称要“挖祖坟”的呀!

毛泽东的历史地位是历史的结论。

师哲,曾专职担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任弼时的秘书,从苏联回国后,又专门负责中共与斯大林的联系。晚年在病床上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说起人民领袖毛泽东曾老泪横流:我们党在建党初期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没有自己真正的领袖,曾是一个很痛苦的事情!

《康克清回忆录》记载,长征前夕,朱德对夫人康克清说:“这一次,他们总算让毛泽东一起走啦。只要有毛泽东,我们总会有希望的。”遵义会议结束后的1935年1月18日,“在遵义天主教堂召开中央、军委直属党的活动分子大会,……听周恩来传达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情况。他讲到……会议决定推选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这,仿佛是阴沉的天空响起了惊雷,跟着是暴风雨般的掌声,一阵阵经久不息。狂热的难以抑制的高兴,简直把小小的天主教堂给掀翻了。”

1944年7月22日,绰号“迪克西使团”的美军观察组抵达延安。当其中的美国国务院代表约翰·斯图亚特·谢伟思向所接触的中国朋友打听,为什么毛泽东能够成为共产党内公认的领袖时,回答都是一样的:“他目光远大。”

毛泽东的历史地位撼得动不,中国共产党的“祖坟”挖得动不,姑且不论,眼前的问题是,红军后代否定毛泽东,挖共产党的“祖坟”,又怎能绕得开他自家老爷子的坟头?

不信?咱们就掰扯掰扯——自家老爹终身追随的人民领袖毛泽东若真是那般“可恶”,自家老爹又是什么……

追问一:如果毛泽东是“阴谋家”,

追随毛泽东打天下的红军老爹又是何品行?

最典型的,是“红四方面军历史研究会副秘书长”夏宇立在境外发表《史说长征》等作品,肆意歪曲红军长征史,极力贬损批判过叛徒张国焘的中共领袖和红军将领,并将西路军的失败归咎于毛泽东“为了争取党内斗争的强势地位”之“阴谋”后,少数红军后代跟着盲目附和。

对此,我的朋友双石(本名周军)在其著作《拂去历史的尘埃——西路军问题再考辩》中,作了基于历史文献的系统批驳。该书出版后,相关省的党史研究部门不但给予了高度评价,还要求所属市、县党史研究部门购买此书,把被颠倒了的历史恢复过来。

此事,此处按下不表,回到本文的主题——将毛泽东贬损成“阴谋家”,能否绕过自家红军老爹的坟头。

熟悉这段军史的人都知道,红西路军多数指战员是徐向前等红四方面军将领们从鄂豫皖根据地和川陕根据地带出来的,他们之间有着鲜血凝聚的感情。西路军出征2.3万人,石窝山分兵突围后,仅四百多人抵达新疆的星星峡。当西路军失败的消息传来时,由原红四方面军红四军﹑红三十一军组成的援西军的将领们,曾哭声一片。据双石综合各方面的资料,截止1938年底,西路军被俘和失散流落民间的指战员有1.1万余人,这其中,有四千余人在党的营救下陆续回到了延安,被敌人杀害的在四千人以上。

面对如此惨烈的损失,如果毛泽东真是夏宇立说的“阴谋家”,害死了他们那么多亲如手足的战友,从一般逻辑上看:

曾跟随毛泽东南征北战维护毛泽东领导权威的广大红四方面军幸存者,就爱憎情感而言,不是“薄情寡义的打手”,或者不是“助纣为虐帮凶”,又能是什么?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高戈里
高戈里
作家、退役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