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深明大义的那些鲁扬的乡亲和家人点赞

千钧棒 2017-01-30 浏览:
不知道鲁扬的家人和乡亲平时上不上网,即使是上网了,能不能看清楚其中的奥秘,但是不管他们有没有看清楚,他们以直觉和朴素的感情对鲁扬的行为说不了。这让我再一次对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的大多数山东人表示深深的敬意!平心而论,仅仅从鲁扬举牌子声援邓相超这一点,即使是像我这种跟他观点完全对立的人也会尊重他的表达观点的自由,相信司法机关也不会因此找他的麻烦,这就是不用鲁扬去“捍卫”而一直存在的东西,至于鲁扬与他的那些观点相同的人同声讨邓相超的民众发生的语言冲突甚至导致肢体冲突是另外一回事,跟言论自由不自由没有关系。而且这跟鲁扬的乡亲和家人同鲁扬的观点不一致是一码事,鲁扬不会说他的乡亲和家人在剥夺他的言论自由吧。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大年初一,在中华网上看到一个帖子,很有意思——

朋友们:我因参与济南声援邓相超教授,我一下子乡亲那里出名了。因他们都是爱毛崇毛,又看到的都是毛粉编发的打我文章和视频,支持我的声音,他们看不到,听不到——认为我做了极其让他们丢脸的事,纷纷打电话吵我,骂我。我八十多岁的母亲则一直在哭。这里我请求朋友们发声支持我一下。我好拿给老母亲看看,让她知道:她儿子没做坏事,没给亲人们丢脸,朋友们都在支持我。如朋友们同意,请您在此说上一句话,三四十个字就行,署上您的名字。可发这里,也可发我微信和手机短信,我电话:158....9035.以上文字请朋友们帮转发,鲁扬在叩谢了!2017.1.7

鲁扬何许人也,就是图片上举牌子支持邓相超那哥们。

为深明大义的那些鲁扬的乡亲和家人点赞

网络上对鲁扬的介绍是这样的:

鲁扬,网名鲁西狂徒,中国自由诗人、独立作家。1971年生于山东聊城。中国智性诗写作发起人,中国当代诗歌论坛总版主,并主持中国自由文化论坛中国心灵教育学论坛 。为《中国当代诗歌》主编。2003年被评为网络上最受欢迎的青年诗评家”,其诗学理论《鲁扬智性诗学》被研究学者认为对我国当代诗歌创作产生影响的五大诗歌思想之一。《万松浦诗旅——2005年中国当代诗歌展》组委成员。国际笔会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有诗作和文化评论文章散见于国内及海外报刊杂志以及部分民刊。主要作品有《鲁扬智性诗》、《鲁扬智性诗语》、《鲁扬智性诗学》、《鲁扬心灵教育随笔》与文化批评文章若干。

看到这个名字以后,我一直觉得好像比较熟悉,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就是在北京市的检察机关作出不对雷洋案的涉案警察起诉并且雷洋的亲属决定放弃全部诉讼活动以后,在某些QQ群里面进行煽动和串联,拼凑起一个把矛头指向整个司法机关的群体,这个群体以局部“代表”全局,盗用整个“人大校友”的名义,甚至根据有些大学毕业生参与了签名活动就对外宣称全国有包括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在内的55所高校支持他们,把这55所高校的名义也盗用了(如果我是这些大学的人,我会告这些人的名誉侵权),在QQ群里面煽动和串联进行所谓的签名的召集人之一好像也是叫鲁扬,但愿是同姓同名,或者是我记错了吧。

某些人盗用整个人大校友的名义向整个司法机关发难的行为得到了自由派公知邓聿文的喝彩,他在新加坡《联合早报》上发表题为《中国中产阶层的抗争》的文章,对这次行动进行了如下的定性——

人大校友的公开信意味着中国的中产阶层作为一个整体,其阶层意识开始觉醒,随着检方对五名警察的无罪释放,及由此而来的校友的再次呼吁,则意味着中产阶层由阶层意识的觉醒转向抗争,这种反抗是以不合作的形式出现的。

也就是说,被部分“人大校友”盗用名义的所有人大校友是被绑在了与体制对抗的战车上了,而那些签名者中的仅仅是因为表达对公权力被滥用表示担忧和对执法规范化表示期待的人也被某些人当成了“人肉盾牌”。

如果两件事都与这个鲁扬有关系的话。那么他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了,至少是一个能够在一定范围内呼风唤雨的人物了。

在评论这个人之前,我大胆猜测,这个鲁扬有可能是个大孝子,否则一个在政治上如此偏执的人一般是不会在乎他家人的任何感受的,而且假如真的是如同文章开头的那个帖子所说的那样,那么他的家人和乡亲是深明大义的人,虽然谈不上“大义灭亲”,但是他们在大是大非面前爱憎分明,值得全国的有正义感的人们点赞!

鲁扬称乡亲们打电话骂他、吵他,80岁的老母亲一直在哭,是仅仅因为他的乡亲和家人没有看到支持他的观点,如果他真的是这样想,那么这个46岁的所谓诗人、作家真的是只有16岁人的智商和判断力了。众所周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中国现在无论是发生什么事情,总是会有两种完全对立的观点和立场,哪些观点和立场是代表绝大多数人的利益的,相信鲁扬的乡亲和家人非常清楚,另外,即使是有时候持某种意见的人不少,但是他们的出发点也会不同,相信鲁扬的乡亲和家人也分得清的,比如对雷洋事件高度关注的很多人是出于对公权力被滥用的担忧和对执法规范化的期待,而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民众的这种担忧和期待煽动仇恨警察的情绪,为他们想在中国推动的“颜色革命”扫清障碍。

不知道鲁扬的家人和乡亲平时上不上网,即使是上网了,能不能看清楚其中的奥秘,但是不管他们有没有看清楚,他们以直觉和朴素的感情对鲁扬的行为说不了。这让我再一次对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的大多数山东人表示深深的敬意!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千钧棒
千钧棒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