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大反思2:“精英”治国与颠覆性错误(上)

侯峰 2017-01-27 浏览:
自由派西化精英们认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成功都是学习西方的结果,而出现的弊端都是因为改革不彻底,“制度障碍”造成的。然而具有极大讽刺意味的是,国际上凡是效法西方的,无论是老牌宪政民主的印度、菲律宾、拉美国家,还是后来投靠西方的30个后社会主义国家,都并没有表现出“普世价值”比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有什么优越的地方。

 改革大反思2:“精英”治国与颠覆性错误(上)

近几十年来,中国逐步走上“内行领导内行”所谓精英治国的道路。从革命干部到专业干部是共产党建设新中国的必然过程,然而近些年来在干部选拔上却出现过度强调学科专业而不重视社会实践经验,造成知识面狭窄、片面、近亲繁殖的恶性循环。最典型的莫过于外交界的选人模式,你只要留心就不难发现,中国现任外交高官,从负责外交的国务委员,外长,各大司长,驻外大使,几乎清一色外语专业毕业,“译而优则仕”。他们中许多人充其量是个好翻译,缺乏战略思维和社会实践经验,难以胜任越来越多样化的大国需求。常言道,弱国无外交,然而当今强大中国的外交更像弱国外交。回看当年,周恩来、陈毅、姬鹏飞、乔冠华、黄华这些需要翻译帮忙的外交家,在国际间却发挥着强国影响力。

无独有偶,内行领导内行的治国理念正在走向极端,中国泛经济领域差不多全部被财经专业垄断,似乎只有学经济专业毕业的才懂经济。是历史的进步还是退步呢?

这首先要看中国的经济学专家们是怎样培养出来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高等教育走了一条全面向西看的道路。文革十年中国科技和教育拉大了同发达国家的差距,知耻近乎勇,我们放下意识形态争论,虚心向西方学习。然而西方对待中国的态度却复杂得多,表面上欢迎中国的改革开放,然而在战略经济利益层面,从最惠国待遇、入关谈判直到今天的市场经济待遇一路挤压中国的生存空间;在国防、高科技领域,包括奥巴马政府对华禁售用于制造超级计算机的芯片在内的美国商业部不断更新的对华高科技禁售清单等,再加上形形色色的关税非关税贸易壁垒,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从来就没有停歇,遏制中国是历届政府头号战略目标。长期以来美国执行的一条叫做遏制加接触的对华政策,所谓接触,就是心怀叵测的,包括已经在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取得成功的,和平演变手段。

1. 产业殖民地化与意识形态殖民地化

在遏制、打压中国的同时,美国在某些领域十分愿意,甚至不惜血本地“帮助中国”,比如高等教育,特别是经济、法律、新闻等人文学科,从百多年前的庚子赔款开始,到改革开放后大规模资助中国政府官员、智库学者、及重点学科教师到西方培训,美国政府可谓极具战略眼光。吴敬琏、茅于轼、周其仁、资中筠、张维迎等都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得到西方资助到西方留学访问,之后终身成为西方的忠实信徒例子。

全盘西化的财经、法律、新闻教育培养出来的人才,其是非观价值观受到西方意识形态洗脑,本能地否定社会主义元素,追随西方妖魔化计划经济,“计划经济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出现问题便是“计划经济思维”,“产业政策是计划经济的马甲”等;抹黑公有制,政府高级智囊、精英甚至把举世瞩目,造福全社会的高铁歪曲成罪恶深重的恶魔,所谓《高铁危言》:“铁道部门领导自称的他们所创造的世界最短的建设工期、每小时380公里以上的行车速度、百分之百的安全系数等方面的“世界纪录”,或者是华而不实的自我吹嘘,或者是完全子虚乌有的杜撰。而数以万亿元计的投资,除养肥了一大批腰缠万贯的贪官污吏和“红顶商人”外,还欠下了高达2.5万亿元的未偿债务,要由平民百姓今后去偿还”,诋毁高铁是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的大跃进、党政合一、政企合一、国企垄断、寻租、腐败、浪费资源、国进民退、这种做法不可持续等;恶意攻击中国政府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的积极作用是好动的手”,不分青红皂白,就是要学习西方搞“大市场,小政府”,困住政府好动的手。

自由派西化精英们认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成功都是学习西方的结果,而出现的弊端都是因为改革不彻底,“制度障碍”造成的。然而具有极大讽刺意味的是,国际上凡是效法西方的,无论是老牌宪政民主的印度、菲律宾、拉美国家,还是后来投靠西方的30个后社会主义国家,都并没有表现出“普世价值”比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有什么优越的地方。国内改革经历过的尤为突出的事实:凡是美国为首的西方愿意帮助中国的产业,其现状几乎就是沦为西方的产业殖民地。最典型的案例是民用运输工具,民航客机、汽车和铁路,美国上世纪80年代精心策划的麦道合作计划把中国自主研发的运十飞机扼杀在摇篮里,以至于至今中国客运大飞机还必须依赖西方;西方很乐意“帮助”中国发展民用轿车,先后在中国设厂占领中国市场。所谓市场换技术,在西方老谋深算下,中国既丢了市场,也没换回技术。中国最早的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合资企业,有共和国的长子一汽、实力雄厚的上汽、二汽,以近30年的技术、人才积累,国家巨额投入,庞大,并最初受保护的市场,却始终没有收获到“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红利”,至今没有发展出一款具有竞争力、自主产权的轿车,三大、三小汽车国企堕落到心甘情愿为西方企业占领中国市场做了嫁衣裳。合资跨国公司有意识地从合同、企业机制上阉割合作伙伴国企研发能力。所以指望混合所有制国企创造出国产自主品牌,就如同逼太监生儿育女。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侯峰
侯峰
信息安全从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