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发《为雷锋事迹补拍照片无可非议》——兼问老梁

季青春 2017-01-26 浏览:
最近,梁宏达在一则视频中丑化雷锋“摆拍”事,引来民众一片骂声。由此,笔者想到好友荆南翔在2012年4月发表于中国军网的文章《为雷锋事迹补拍照片无可非议》,觉得重发此文请老梁及其拥护者们读一读,也许不无裨益。

重发《为雷锋事迹补拍照片无可非议》——兼问老梁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最近,梁宏达在一则视频中丑化雷锋“摆拍”事,引来民众一片骂声。由此,笔者想到好友荆南翔在2012年3月发表于中国军网的文章《为雷锋事迹补拍照片无可非议》,觉得重发此文请老梁及其拥护者们读一读,也许不无裨益。文章内容如下:

【近年来,网络上出现了许多污蔑雷锋事迹是造假的谬论,其矛头首先指向当年为雷锋事迹补拍照片的事,穆正新的《雷锋是‘正搞’出来的英模》就是其中一篇代表性博文。该文声称:“雷锋在中国民众心中的好形象,除了中央领导大力题词外,主要还得益于他那些光彩夺目的照片。而这些照片大部份是“正搞”出来的东西”。该文并借用网络红人胡戈的话说:“正搞,就是一本正经地搞,认认真真地搞,搞完了让人看不出痕迹,让人不知道这东西已经被搞过”。该文最后一语道破地说:“‘正搞’雷锋,归根结底是为了‘正搞’人民。搞到几亿人傻头傻脑地把作秀当真”。

显然,穆正新抓住当年为雷锋事迹补拍照片的事,采取一些颠倒是非的手段,无非要证明雷锋不过是一个补拍出来的英模,是一个用来欺骗人民的假典型。可惜,穆正新们在历史事实和常理面前只能是枉费心机。

一、从为雷锋事迹补拍照片的作用上看:补拍照片只是为了再现和宣传雷锋先前的事迹,是对已经客观存在的事件的一种图片说明,是雷锋事迹在先,而不是补拍照片在先。当然,对当年是否应通过补拍照片来宣传雷锋事迹,今天人们尽可以发表“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议论,但绝不能以补拍照片为由,就蛮横地断定雷锋的事迹是造假。对此,我们曾在去年的一次网络辩论中指出:是否同意用补拍方法来宣传雷锋,与雷锋事迹是真是假,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问题,把前一个问题等同于后一个问题,不是心坏,就是脑残!

二、从为雷锋事迹补拍照片的依据上看:在补拍照片问题上,当年沈阳军区工程兵党委曾约法三章:第一,补拍内容必须是雷锋曾经真实做过的事情;第二,能补的补拍,不能补拍的画幻灯;第三,补拍的照片要经得起推敲。由此可见,部队党组织对补拍照片的真实性是有严格要求的。事实上,所有补拍的照片都严格尊照了“必须是雷锋曾经真实做过的事情”的要求,其内容都是雷锋本人真实的事迹。然而,穆正新一方面绘声绘色地说:“雷锋的许多‘助人为乐’的事迹,都是由沈阳军区某部机关作出决议,由该部宣传摄影人员张峻、季增等干部设计场景、调配人员、指定服饰然后指挥雷锋和其他‘群众演员’站位扮姿势做笑容等等后拍摄下来的。”另一方面,对当年沈阳军区工程兵党委曾约法三章却闭口不提,这不是用断章取义的手段来歪曲事实吗?

三、从为雷锋事迹补拍照片的性质上看:补拍照片仍然是一种记实照片。然而,穆正新故意偷换概念,混淆黑白地说什么:“像雷锋搀扶大娘、‘精心’保养汽车、关心小学生、给公社积肥等光彩夺目的照片,都不是新闻照片,而是正正经经认认真真搞出来的‘剧照’。 ……大量‘摆拍’、‘补拍’的剧照果然成功地塑造了雷锋的光辉形象,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请问穆正新:你懂不懂什么是剧照?剧照属于一种文学创作,其人物和事件都可以是虚构的,至少也是可以夸大和拔高的,而部队党委要求补拍照片则“必须是雷锋曾经真实做过的事情”;演戏和剧照可以完全随意地去“塑造”人物和故事,而补拍的雷锋照片则完全是他的真实事迹的再现。归根结底,雷锋的光辉形象是在真实生活中形成的,而非人为塑造出来的。穆正新说什么:“生活是生活,演戏归演戏。两者本不应当混同”。然而,我们看到把两者混同的不是别人,恰恰就是穆正新本人。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穆正新还对一张雷锋的形象照片发难,他说什么:“著名的雷锋‘精心’保养汽车照片上,雷锋不穿工作服。他整整齐齐地穿戴着出席正式仪式的外套,扎着腰带、胸前还佩戴着奖章。世界上恐怕再也没有比这更加‘正经’的保养汽车了”。请问穆正新:你懂不懂什么是形象照片?你知不知道:2004年小布什的竞选宣传画曾用电脑做过移花接木的处理?

四、从为雷锋事迹补拍照片的需要上看:在当时的条件下,只有通过补拍照片,才能把雷锋事迹充分地再现和宣传出去。因此,补拍照片是正常的,而不补拍照片反倒是不正常的。但遗憾的是,补拍照片实际上并没有做到穆正新所描绘的那样:“这种‘摆拍’或‘补拍’制作过程总是一丝不苟,一遍遍地试做改进、直到产生最佳成果。完全符合胡戈所说的‘一本正经地搞,认认真真地搞’”。相反,由于摄影者的工作疏忽,某些补拍照片出现了不足,但雷锋在1962年8月15日——照片的补拍工作还没完成时便突然牺牲,使这些即便有缺憾的照片也成为珍贵资料。张峻同志曾告诉记者,当年也有参观展览战士问怎么8月穿棉衣,他们坦承是补拍的。然而,穆正新却把具体人员在工作上的疏忽故意引向部队党组织,网上一些人也借此抛出一种补拍=“修改”,“修改”=“造假”的荒谬逻辑来否定雷锋。其实,二战中美军著名的《星条旗插上硫磺岛》、《易北河会师》等照片都是事后补拍的,他们为什么没有人说那是“修改”和“演戏”,这不是一种双重标准又是什么?

我们建议广大网友拜读一下穆正新的原文,大家还可以欣赏到他的如下高论:“雷锋‘助人为乐做好事’,无论从件数还是频率上讲,都低于一般中国人。我以前举过例。当年我们那一疙瘩的中小学生每月干下的好事,都可能超过雷锋一年的好事量”。我们对穆的这种“高论”不想浪费笔墨,这让我们想起网上某些人洋洋得意地举过的一个例子:“据说美联社曾有记者专门到抚顺雷锋纪念馆采访,他们指着雷锋给伤病员送月饼、扶送大娘的照片说:雷锋做好事是自发的还是被迫的?如果是自发的,为什么还有照片?这些照片是不是‘导演’出来的”? 这里道出了一个真情:美联社记者是“专门”而来的,也就是有备而来的。他们——还有穆正新们不是为“打假”才否定雷锋,而是为否定雷锋才要“打假”——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